我常常想起通往故乡那条弯弯的小路,本来以为父亲会一直不理解我
2020-02-01 

  嗅着熟悉的乡情

在故乡看得最多的是稻田庄稼地、一望无际的田野,最温暧的是住在的瓦房里,吃得最香的是自家种的谷米和蔬菜,走得雄赳赳、喜洋洋的是泥泞乡间小路。还有鸡叫狗汪、蛙声蝉鸣……汇编成一首首乡下的曲子。如今这些却是雕刻在我心灵的画卷!

几年前踏上火车那一刻都还没有意识到,从此故乡只有冬夏,再无春秋.

幸福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不知不觉间,回家已经二十多天了,可我总觉得没有过够一样,甚至孩子气地想,如果时光能够倒流多好啊。后天,我将踏上前往黔东南的征程,然后返回北京了。从2000年到北京上学开始,我就经历了无数次聚散别离,心情却仍是没有改变:回家时的欣喜,离家时的惆怅,到京后的不适应,本来以为年纪大了一些,我会变得更加成熟和坚强,可这份乡情始终是割舍不下,也许正如妈妈所说,在他们的心目中我永远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吧。妈妈今天说,其实要是我没有机会回家来,她是感到很习惯的,可是我来了以后又离开,还是心里有些失落,会想念我,我心里又何尝不是呢?当我提出要出黔东南调查的时候,爱子心切的爸爸首先提出反对,一是路途遥远,需要转三趟车,人生地不熟;二是孑然一身,担心我的安全,毕业前的那年,我在那里的一个月田野,多少人在我担心啊,我都能理解,但是亲人越反对,我的意愿却越坚决。本来以为父亲会一直不理解我,甚至不让我过去,但第二天他就打电话帮我找车,当时心里真是百感交集,觉得很愧疚和不安。我亲爱的导师也从北京打来电话,叮嘱我,出门不要打扮自己,衣服穿得越朴实越好,同时多与当地人交流,建立起友好的关系……老师和父母的关系让我感到很温暖,这份情谊鼓励着我去完成好自己的任务。田野,并不是意味着田园般的诗意,农村的艰苦生活是我们这些八零后的孩子很难想象的,那次田野让我学会了成长,体验到了实实在在的农村生活,当时我吃住都在农民家,一切都是陌生的:陌生的街道、陌生的面孔、陌生的语言;一切后来又都是熟悉的:熟悉的歌师爷爷、熟悉的村里姐妹、熟悉的田间…记得启程离开的时候,汽车开出很远,我还望见村里人在招手,我想起大家对我的关心和照顾,鼻子酸酸的。后来很多次,在我跟苗族同胞聚会的时候,在我论文答辩的时候,在我课堂发言的时候,讲起这段经历,我没有一次不是声音哽咽、泪如雨下,我想念村子里的人啊,我几次在梦中梦见关心我的龙爷爷,我到了他的家里,还是那台老的黑白电视…如今,这个愿望快要实现了,我快见到魂牵梦萦的村庄了,龙爷爷也很盼着我过去!我要离开温馨的家了,我很感谢父母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和关爱,好女儿志在四方,相信我会好好努力,做有意义的事情,放心吧。

我的故乡养在美丽的湘南,她是一个充满乡土气息的小村庄,少为人识。

  行走故乡的街道

我的故乡在湖北孝感,是董永故里,流传千古绝唱的孝义之地,畔邻汉口。细算我离开老家二十多年了,其中回去了几次,从九二年服兵役后,包括三次回乡探亲,至今满打满算也才一百多天。

图片 1

我的故乡在安仁县安平镇药湖村,村里人都管那地儿叫铺子湾。说到药湖,也许有很多人没听说过,但只要提到神龙遍尝百草之地“洗药药湖池”,则无人不知,我的故乡就在那里。史记,始祖炎帝神农氏曾尽访各地,遍尝百草试药。有湘南一处胜地,此间森林茂密,鸟语花香,百草盛长。林中有处湖泊,称之为古碧海,碧波如镜,流光溢彩。神农氏日里采摘百草,夜里湖中洗药。“采药九龙庵,洗药药湖池,晒药香草坪”,虽常遇常待,却仍屡叹药湖之奇。相传一日,神农帝带领八名随从来此,人问地字,这荒野之地原本没有地名,神农帝沉思良久说道,此地有药有湖,可取名为“药湖”,众人齐声称好。从此药湖之名一直沿用迄今。南宋嘉熙年间,当地老百姓为了继念神农帝在此不畏艰辛,采药救济百姓的功绩,遂在古碧海前兴建殿宇,取名药湖寺。从此,年年岁岁,初一、十五都有四乡八邻的耕者樵夫前来凭吊神农,虔诚祭祀。“药湖寺里钟鼓响,南岳庙里烧架香”,有传药湖寺的香火曾盛于南岳。如今,药湖寺的香火好像并不是很旺,可几千年来它能历久不衰,足见神农精神在此根深蒂固,绵延不竭。

  三十年前的晌午

故乡像一坛陈酿的酒时间越长,越香越醇!日月如梭,流年似水,离别故土许多年,但故乡在心里却如清泉般的明澈,是那么温润、徜徉、悠扬、甜美、思念。这浓浓的乡情,悠悠的情思像一个红红的心结,诉不尽乡情、乡愁、乡韵、乡土,在宁静的夜晚望月思乡,却是美丽中的惆怅……

家乡  李志

至于铺子湾,现在的名气却是不大。可是听老辈的人讲,铺子铺子,到处是店铺,曾经的此地商贾云集,物阜货丰,到处呈现出一派车水马龙、人气鼎盛的繁华景象。据说,我祖爷爷时代,那时几百家商铺林立,一个铺子湾里同年生的娃子就多达三、四十个,我们湾中一口池塘周围甚至出现过“一塘九庙”的盛景。可惜时过境迁了。

  温馨的感觉不老

想起那时我每次从部队回乡探亲,还未到家,妈妈在村口望眼欲穿,回到家对我嘘寒问暖,高兴的面容几分思子之苦。吃着妈妈用土罐在土灶里熬的鸡汤,美味佳肴、食香畅口,那一口一口的鸡汤溢满母爱的关怀与温暧!

一个人漂泊异乡也有几年功夫了,可回想起走的那天家乡的小城里下着淅沥沥的小雨仿佛一切还都是昨天一样。和大多数人一样我的故事俗套而又落魄,为了求学,孤身闯荡八百里秦川,来到这关中大地,身旁没有一个熟悉的面孔,惶恐不安的看着这座城市。独居的小窝充斥着孩子般的孤独,对未来的迷茫不安,对现实的惶恐,对陌生的一切都充满恐惧,那一段日子怕是最难熬的。

人可能会抱怨生活,但没有人不留恋故乡;人可以走出故乡,但走不出故乡的影子。我是1982年外出读书离开故乡的。虽说后来参加工作就在不很远的地方,但也算是从那时起真正背离了故乡,从此人生也就多了一份特别的牵念。因此,我常常想起通往故乡那条弯弯的小路,想起那条涓涓流淌的小渠,想起老屋侧边的老桔树,想起屋后不远处的梨园,想起小时很小时的记忆中那春之潋艳、夏之清凉、秋之烂漫、冬之白雪的不同景致......现在回想起来,铺子湾正是我要苦苦寻找的具有宁静致远,无所欲求,民风纯朴的地方,然而却被我为了命运和前途轻易地别过了,从此家乡便成为我一生的梦魂所系。

  一样的脚步

想起小时老家的屋顶上炊烟袅袅的烟囱,妈妈在烧土灶给一家人做饭,虽然过着节衣缩食简朴的生活,但那香喷喷的饭菜如今吹落在我眼前!

图片 2

有句俗话说得好:美不美,乡中水;亲不亲,故乡人。任何人对故乡都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他深藏在心底,浓浓的又淡淡的,挥之不去,这就是乡情。我的感觉里,但凡少小离家的人,都有一份永远也化不开的浓浓的乡情。

  迈着一样的频率

想起那时蓬年过节大人们一大早就去赶集,买了平日并不多吃的鱼肉回来充裕着节日的欢乐,家庭的温馨!

孤独即自由

然而,与乡思比起来,那,又算得了什么?游子总是“宁恋本乡一捻土,莫爱他乡万两金”的。故乡,承载了记忆里太多的一切……几十年了,我依稀记得一些与小伙伴那时的事情,月夜下我们在听老年人讲时闻,十几岁时我们一些有志的少年自己创办过生产队图书室,在大人的带领下我们开过荒,小时候我们一起在安仁渔场周边放过牛,凌晨五点钟我们结伴去二十公里以外的安子坪杀过柴……只是如今年年岁岁花相似,桃花人面今非昨了。

  一样的情素

想起在农忙耕种时爸爸用鞭子赶牛犁田,妈妈在水田里将谷芽生长好的秧苗拔起,用草绳扎成一把把,忘不了她们刨土为生的辛劳!

后来啊 后来日子还是得继续,怀揣着一颗青春懵懂的心一头扎进学习的不归路,那段日子里印象最深刻的是不敢闲下来,因为人这玩意一闲下来就要瞎想,只能让自己忙起来,放学就去踢球,踢球完了就去上网,直到深夜拖着昏昏沉沉的脑袋提着路边买的炒面炒粉回到窝,开一盏昏黄的小夜灯,就着啤酒沉默着看着窗外的城市(别看了年轻人就是喜欢没事找事,那些孤独都是自找的,哈)。

“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已恨碧山相阻隔,碧山还被暮山隔。”这是北宋思想家、诗人李觏写的诗——《乡思》。这首诗代表了许多游子的心声。是啊,在外漂泊,谁会不想念故乡的景与人呢!

  怀着一样的初衷

印象最深的是头顶烈日,弯腰驼背,光着脚丫踩在篱笆田间插秧,水田中许多蚂蟥悄无声息地扒在腿上,直到咬得一阵痛才发觉得到,这小小的肉虫是个吸血的水怪,让人厌恶又难以防范消灭掉。洒下太多的汗水,忍受太多的苦痛,却忘不了那片土地的情愫。

图片 3

许多人幼时不懂乡思,我也是如此。记得小时候,眼里满是纯真无知,以为故乡近在咫尺,说走便走,伸手即来。只是不知道,这个世界那么大,大得足以淹没万千众生。快如闪电的流年,美好的幻想,一眨眼,便无影无踪。

  物是人非

想起我常常到菜园里摘丝瓜、黄瓜、香瓜、蕃茄……天真无知的童心,只知摘瓜香口的快乐,不知流汗的辛苦。

归途

每个身在外地的人,似乎都有这么一种感觉,在故乡,似乎觉得生活那么平常,可身在外地,却又觉得那段故乡的日子是最美好的时光。每个身在外地的人,也会对故乡的那么一样东西而魂牵梦绕,天天想天天念。或许是因为乡愁。于是,一份眷恋,一份相念,构成那延续在我前世、今生和来世的乡愁。

澳门新葡新京网址,澳门新葡新京888882,澳门新葡新京网上导航,澳门新葡新京免费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