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者君子之心,死了又要生
2020-02-03 

  罢了罢了

三生佛前许三生誓言,奈何桥头定生死情缘,忘川河畔奏天荒地老,断桥途中演一世离欢。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更烛声随着夜风飘远。

《摆渡人》读后感

安墨染

烟雨迷离初夏,一杯清茶,一本闲书,就是午后的闲暇。捧一本《摆渡人》,在悠闲的午后,经历一场治愈心灵的旅程。

图片 1

《摆渡人》读后感

人死后真的有灵魂吗?“如果命运是一条孤独的河流,谁会是你灵魂的摆渡人?”如若可以,我希望你先我而去,世间的繁华,我陪你看遍;相思的苦酒,留于我独尝。有我作伴,你这一生,必不孤单。在我离开的渡口,愿是你相迎,陪伴我走过荒原。有你指引,我这一路,处处繁花似锦。看却花谢离恨天,生死渡口再相见,一句“我在这里”,就心安。挥袖作别,流云万千。若有来世,你来做我的摆渡人,可愿?我还在那里等你,与你一同涉水跋山,穿过荒原。

“当我们直面生存、死亡与爱,哪一个会是最终的选择?”阅历有限,堪不破生死。只知道孔老夫子曾说:“未知生,焉知死?”生死太大,又太过渺小,无从言说。道吾禅师说:“我既不说生,也不说死,为什么?因为生死是很自然的,不需要给它说什么。”面对生死的问题,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像主人公迪伦那样平静,那样淡然的接受“死去”的事实。星云法师说过:“生了要死,死了又要生,它是轮回的。所以生也不必太欢喜,生也很辛苦;死也不必悲伤,可能有一个更美好的未来。”相对于佛教的生死轮回,虚无缥缈,道家则将死死生生推衍得有声有色,在他们看来,死亡不再是一场令人震惊、无法理喻的恶梦。庄子妻死,鼓盆而歌,一个新的、乐观的死亡哲学就以这样惊世骇俗的方式登场。不以生为喜,不以死为悲。生死齐一,方生方死,方死方生,生命的辩证就在其中,自然之“道”超越一切,人永远无法与造化之功抗衡,“生之来不能止,其去不能止”,生死皆为人生问题的极限。既然无法堪破,又何须自寻苦恼?蒹葭苍苍,芙蓉为裳,意绵静日玉生香;举案齐眉,良辰共享,但比鸳鸯一世长。珍惜当下,山高水长。

生死难说,情之所起又不可捉摸。汤显祖在《牡丹亭》里说过:“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迪伦与崔斯坦的相爱,绝不是意外,那是超脱生死的情爱。佛家有云:“前生五百次的回眸才换得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佛说:修百世方可同舟渡,修千世方能共枕眠。前生五百次的凝眸,换今生一次的擦肩。所以,迪伦和崔斯坦的相遇是注定的,注定的需要迪伦死一次才会遇到崔斯坦,注定的把他带回自己的世界。注定的相遇,蓦然回首,眼光交会的刹那,也就注定了彼此一生的牵挂。你说,缘是“山中高士晶莹雪,世外仙姝寂寞林。”我说,缘是“众里寻她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你说,缘是“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我说,缘是“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生命中所有的相遇,都是过客和过客的交替。迪伦是崔斯坦灵魂名册中的一个,但崔斯坦却是迪伦这一生唯一的摆渡人。

《摆渡人》,一部治愈心灵的小说,与其把它当作对生死的思考,不如把它当作一场关于初恋的旅程。豆蔻年华,偶遇翩翩少年,一起踏上穿越死亡的灵魂之旅。虽然羞涩,但也敢爱敢言,没有扭扭捏捏和惺惺作态,都是少女的青涩和勇敢。我们以为,无形的分界线,让他们从此再难相见;迪伦却用她对爱情的坚定,冒着魂飞魄散的危险,毅然决然踏上寻爱之旅,穿越荒原,回到起点。那列火车上,再次醒来,隧道出口,“原来你在这里。”“我在这里。”没有多余的言语,四个字,就让人心安。

她是幸运的,在孤独的命运河流中,有个灵魂的摆渡人,带她穿越荒野。“如果我真的存在,也是因为你需要我。”可是,我的摆渡人呢?那刻骨铭心的爱,也在离开时被我们一一扫落尘埃。每个人来到世上,都是匆匆过客;每个人离开尘世,都会有人来渡。从锦绣华年,到白发苍颜。韶光匆匆,我希望陪伴你的是我;死生苍茫,我希望来渡我的是你。

来生渡我,问君可愿?

于女子而言,夫君是尘埃落定之宿命,人人依迹而行,甚早,甚迟,皆无用。此时,一愿君心似我心,二愿我志与君同。足矣!

  那怕知道尽头

奈何桥头,我用相思熬成孟婆的汤羹一碗,把你的笑靥刻成胸口的一抹伤痕,只为来世,茫茫人海中,你那熟悉的笑颜出现时,我的心会隐隐的痛。我伫立忘川渡口,撷一缕清风明月,弹一曲红尘绝唱,诉一滴相思泪,破碎一纸流荒,任花开花谢,任月圆月缺,背负万丈尘寰,只为你的一句:来生再见。尽管要用生命来祭祀那一场相见,尽管刻划在心头的伤痛永世纠缠,我依然期盼轮回的到来,期盼在下一个轮回里,与你共赴一场前尘约定。

图片 2

来世渡我,问君可愿

经年已久,独处时,念及岁月,芳华渐逝之感,匆匆,昔日纯粹之心,亦日渐嘈杂,常忧不止,哀叹惋惜。花开有季,花败有时,定数既定,无从更改,人心再美好之期待、之愿景,终有结局,若不尽如人意,亦无可奈何,唯有尽心尽力,无怨无悔,而后释然。

  那时的你不能用来生替代

生死一轮,我走过了远古痴情,我走到了今世今生,三生石上亘古不变的字迹还在,却早已续写了彼此又一轮的宿命缘。今生,你依然是我最深的眷恋,依然是我生命中的一场劫难。笙歌唱断前尘的哀怨,残留下流年过后的一道道惆怅,前世走散的深情,飘落成淡淡的忧伤,站在眉梢。我揣着满怀的相思,缠绵着前生的记忆,依旧在此地,生生世世孤寂,生生世世等你。

……

图片 3

  归去已成半晚霞

追不回飘逝的梦

“御史大人说苏大人值得这么大的排场……苏大人请见谅。”

未眠人。

  其中环节少一换

初识,那世,你,独倚窗畔,眉目缕缕悲意,我偶然路过,你一声叹息,惊醒了我止水般的柔情。从此,我在你的窗下从日出守到日落,从花开枝头等到落英缤纷,幻想,有一天能临窗为你画眉挽发髻,甘愿,倾我一生,只为你心疼。为何,爱是如此单薄,缘是如此清浅?谁又知道?人海中的暮然回首,只是为你我谱写的一首离歌。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他终于饮尽了杯中的酒。

未来之日,长长久久,未来之情,细润长流,未来之事,生前身后,未来之君,相携执手。

  总之

--题记

他连夜被压往京师,入狱等待最后的判定。得知消息的长子也连夜跟随入京。

吾常思君之样貌,五尺男儿,似松挺拔,似山持重。性情中,仁者君子之心,义者君子之气,礼者君子之风,智者君子之度,信者君子之范,以君子为右铭,心比天高,大怀天下。吾将为此倾心不已。

  死是生物畏惧恐怕得表现

你我缘修八百年

萧萧雨中流水漏,雾迷止惑淡去留
江边冷舟无人舵,失得任魔观焦灼

终了。

  你的路是独一无二

抓不住失落的心

吻我还吃我,爱我还难过
痛过也笑过,失落也复活

再者,是为君子正人,必将洁身自好,长情以专,自古情爱伤别离,几度生死两茫茫。剑伤人,自可愈,情伤人,无可还。纵情一时,南飞雁,苦情一世,回心难。黄金有价,玉无价,最是难得有情人。如玉般纯澈贵珍之情意,为吾毕生所求,"宁负江山不负卿"之言,重于泰山,却并非负担,君之誓,吾之愿,君付白首一心,吾报偕老一世,忠贞不渝,生死相依。

  明日乘风江于行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面前摆放着一壶清酒,一只酒杯。酒在杯中安静,他看着,久久没有端起来。思绪慢慢拉远,他不喜回忆,今夜,却不得不回首戎马半生,聊作总结。

是为君子正人,必将行端爱众,善思谨言,明是非,辨虚实,慧而淡。淡,即淡然虚空,淡泊名利,淡泊浮华。虚空为悲哀之源头,浮华名利之争,皆为虚空之争,卷入其中,不能自拔,伤脾性,害肝胆,于人无益,于己有损,实为"亲者痛,仇者快"之举,愚不可及。歉矣,吾将不能与此道中人共度一生,坠坠度日,心实不能安,夜不安寝,食不知味,非吾所求、所愿。但愿时日平淡如水,有一独好,庭花院竹,清雅别致,三五挚友,通家之好,酒醉茶香,诗书为伴......

  你曾来过就别后悔

时光如剪,怎剪不断,前世执手的痴情?岁月似刀,怎斩不断,宿命轮回的孽缘?惜一段尘缘,留几世感伤,前世错过,今生亦不能摆渡前尘的未了情,那么,来世,你会把我来等吗?若来世能陪你看遍沧桑,若来世能与你相伴到老,我愿再次跌进岁月的长河,泅渡无尽的苦厄,任凭孤单的背影,老在相遇的地方,让自己慢慢老死在对你的思念里,来生还在这里---等你。

西苑屠宰场的冷汤
微笑不露声色的张扬

二更已深,触壁极寒,寂静无声,吾却长醒,不能寐,辗转反侧,流思溢涌,忝与君说,所言尽心上,聊遣漫漫长夜之虚暗、浮空、遐思、不能自己。

  来日方休独留饮

剪不断薄蚕的情

他突然庆幸,双亲不在,兄弟不在,妻不在,痛苦只需自己承担。

另有一事相嘱,一生终有尽头,私心愿我先去,君长留,莫道食言狠离别,只因那死别之痛,小女子难以承受,念做无情也罢,怨恨也好,若父母健在,请君为我守候,若子女未成,请君为我分忧,若遇奈河,我必不饮孟婆,不忘轮回,来生再做君之好逑。

  事物都会发生巨变

拾不起破碎的缘

嘉祐二年,那时二十二岁的自己进京应试,摘得榜眼,深受欧公青睐赞赏而名动京城。年纪轻轻便成京中红人,于是以为人生就该意气风发。不曾想,这样平和的岁月随着双亲的陆续过世,变法的开始,而不复从前。

夜仍戚戚,清清,寂寂。

  实则是形式所迫

淡薄或贪得,愚钝是沉默
悔过又呵责,放下去成佛

不可哓知,君何时将至,但思,既有今日,必有明朝,想必不远矣。

澳门新葡新京网址,澳门新葡新京888882,澳门新葡新京网上导航,澳门新葡新京免费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