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御是站在世界巅峰,便是游荡在石室里
2020-02-04 

  从黑暗处传来

那池塘,说特殊,它不是很特殊;说不特殊,它也十分特殊。

手指轻点虚空,一股雄浑的灵魂力量犹如水波一般,沿着手指点处,源源不断的暴涌而出。

心神一动,双手上的异火皆是迅速消散,萧炎的目光,又是落在了手指之上的那枚漆黑戒指,这戒指是药老以前屈身之所,因为与药老灵魂相连的缘故,连萧炎都是不能进入,不过如今有了骨灵冷火本源在体,萧炎也是能够随意的艹控这枚古朴的漆黑戒指。

仡楼走了,雪儿走了,就连小黑和小黄豆也随着她俩走了。其实本来,小黑和小黄豆便是随着仡楼一起长大的。当初搓他生性懒散,总是喜欢一个人跑到些奇怪的地方去偷懒,可他身上却背负着重大的使命与殷切的期盼,还有整个苗族的性命,仡楼拿他没办法,便只能忍痛给爱把小黑送给了他,想借着小黑管管他。别看他现在和小黑感情好得很,当初这俩人,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呢,都闹了很多次了,打起来也是常有的事。后来发生了些什么事,错也忘了,反正关系就是莫名其妙的好了很多。此次也是这一人一驴都放心不下仡楼吧,小黑和小黄豆便随着她去了。

  悲伤

“啧啧!九羽,起床了,今天怎么这么晚了都没有醒呢?”一栋小房子里,一个女声传来。

这般炼化,持续了约莫将近两个小时时间,那血雷印记,方才在异火的煅烧下,化为一团血色雾气,最后被蒸发成一团虚无。

将丹药随意的弹进嘴中,丹药入口即化,化为一道温热能量,缓缓侵入身体,最后沿着四肢百骸迅速扩散开去,令得萧炎浑身都是充斥着暖洋洋的感觉,那些原本受伤的经脉所传来的阵阵抽痛感,也是削弱了许多。

如同站在分叉路口的孩子一般,少年不知道此时自己该去往何方。不该想的问题他从来不会多想,这是他的一个好处,也是个解忧的方子。只是此时他的身影,不免有些孤单。

  我心心念念

千年之前,五族崩塌,民不聊生。

在萧炎心中打算拼命间,一道苍老的戏谑笑声,突然在其心中毫无预兆的响了起来。

缓缓的将卷轴摊开,那令得萧炎熟悉的苍劲有力的字体便是出现在了其视线中,令得他轻轻一叹。

黑夜,之所以那么迷人,是因为她如玫瑰一般藏着荆棘,在欣赏时悄然地刺入手心,神秘而又危险,静谧而又未知。

  在心间又升腾

“诶诶!别呀!先吃早饭吧!”

然而随着扫描的持续乃至最后的结束,萧炎顿时有些惊愕的发现,体内居然没有丝毫的异样,至于那所谓的血雷印记,更是没有半点行迹。

在空间中大致翻了翻之后,萧炎便是将灵魂力量收了回来,在退出时,也将一块通体如碧玉般的卷轴取了出来。

“啪啪啪啪啪”,村角屋舍里的雄鸡扑腾着羽翼,飞上了墙角。用力地长吸了一口气,胸膛鼓得像个球似的,随后便是一口呼出,同时还用力地拍打着翅膀,像是飞了起来一般。“咯咯咯咯”,一声长鸣点亮了另一处的打鸣,此起彼伏,将这一城的人唤醒了起来。店家点燃了灯盏,在灯火下熟稔而又有力地揉起面;哪家的书生,此时蜡泪正巧落了下来,将他带入梦乡;热炕上的夫妻俩,如胶似漆一般黏在一起,不愿醒来;一把粗糙奇特的竹剑插在腰间,少年已在院里起舞;热汤里飘起的袅袅炊烟,走过了这个小镇。

  你眼睛看见的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存在,竟然被五族崩塌时所封印了,简直是骇人听闻。

湖面上的雷光字体并不多,约莫十来分钟后,便是被萧炎尽数记在脑海之中,而当他在心中将之组合研习之后,眉头却是再度紧皱了起来。

这枚丹药名为“复元丹”,是疗伤药的一种,不过阶别却是不低,足足达到了五品层次,这般丹药,专门用来治愈一些重伤伤势,而且由于药姓温和,不会给本就受伤的体内造成丝毫的破坏,简直堪称是治愈重伤的绝佳丹药,不过由于此丹药等级不低,炼制起来也颇为繁琐,寻常强者即便受了重伤,也难以享受到这等待遇,这也是亏得萧炎本身便是炼药师,而且还是足以炼制六品丹药的六品炼药师,不然的话,想要求得这种阶别的丹药,可得花费不小心思。

第一声,从黑暗的尽头传来;第二声,在熄灭的青灯旁;第三声,便是游荡在石室里。

  是这一片荒凉

千年之后,三界形成,这,便是天界、人界、魔界……

“藏得果然够深,若非是因为异火之力,恐怕还真难以将之寻出。”望着这道带着猩红的银色印记,萧炎不由得冷笑了一声,他能够察觉到这丝印记之中蕴含着一股奇异的能量,对于这种能量,萧炎并不陌生,当年他在修炼三千雷动时,也是从那狂风雷霆间所吸收了一丝这种风雷之力

萧炎随意的翻起一些功法,斗技,却是再度咋舌的发现,这里的东西,几乎很难找到低阶的东西,最低阶别的功法与斗技,都是玄阶低级,甚至在萧炎仔细探查中,竟然还看见了一些地阶斗技与功法,不过这种阶别的东西,明显极少,萧炎算了算,两种加起来,似乎也不超过二十之数。

踢踏,踢踏,踢踏......

  僧只能清扫

“哼!你还说!今天下午可是黄泉落羽的选拔赛,你可不要忘了去啊!”

这些信息,按照萧炎猜测,应该的确是那三千雷幻身的修炼之法不假,不过其中却是排序极乱,看上去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头绪。

目光紧盯着这团琉璃莲心火,萧炎另外一只手掌一弹,额头处的森白色火印微微释放出一股热流,旋即一道白色火焰,噗的一声,从萧炎之间升腾而出。

牵手后,搂过后,漫步后,她走了,什么也没说。想送她,她不让,还沉浸在那种初尝禁果的喜悦与迷恋的他,后来才知道,这便是最后一面。

  从此高枕无忧

若细听,就会听出,这是一位中年妇女的声音。

心神一动,一团碧绿火焰迅速窜出,然后直接将那印记连带着经脉包裹而进,然后恐怖的高温,顿时弥漫而出。

能量吞吐持续了将近一个多小时,萧炎方才缓缓睁开眸子,漆黑眼瞳中掠过淡淡火芒,旋即迅速消逝,而那对黑眸,也是渐渐的变得平和与古井无波。

昏暗的街道里,传来了蹄铁声,隐隐绰绰,黑影掠过。

  ……

“遭了!这事儿我还忘了呢!那我今天早上就不吃饭了,我现在就去北荒塘了!”

视线将这所空间寸寸的扫描而过,最后停留在了下方的雷池上,萧炎眉头微锁,沉吟了片刻,再度对着雷池轻轻一点。

玉瓶微微倾斜,赤红的药液流淌而出,最后倾洒在萧炎右手掌之上,药液一接触到手掌,便是传来异样的“嗤嗤”声响,萧炎也是嘴角一阵抽搐,那种炽热令得他整个手掌几乎犹如放进了火炉之中一般。

从那次离山到现在,也算是过了有几百个日头了。看着不长进的自己,搓无奈地摇了摇头,嘴角却还是带着那种自然与温和。蛇腹、阵法、黄泉、雷火、鬼谷、驱逐、落魄、暗杀、真相、被救、仙女、再遇、奔袭、离开,这一切好像那么长,却又仿佛就在昨天,可一切却如同白云一般,苍狗一样,那么虚幻,又那么真实。这一切,似是偶然,却又像是,在暗示着些什么。少年他,得不到答案。

  惊扰了栖息的鸟儿

……

在萧炎为这等变故惊愕间,一道暴怒的咆哮声,如雷鸣般的在这片山脉之中轰然响起!

这枚漆黑戒指之内的空间,即便是萧炎手中那枚高阶的“幽海纳戒”也是难以媲美,当然,这最具有价值的,并非是这枚戒指,而是戒指之内所储存的众多东西!

妖刀鬼链,在黑影手里散发出了诡异的气息,鬼魅的红息附在刀身上,在黑暗中弥散 。

澳门新葡新京网址,澳门新葡新京888882,澳门新葡新京网上导航,澳门新葡新京免费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