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个意象不能各自为战,落日五湖春④
2020-04-11 

**    饯别王十一南游

连日的阴雨绵绵,心中要装下多少阳光,才能抵御这寒冷的天气。在这样的天气,读送别诗,感慨会特别深,前两天读到刘长卿的一首诗:

鸡鸣紫陌曙光寒,莺啭皇州春色阑。金阙晓钟开万户,玉阶仙仗拥千官。花迎剑珮星初落,柳拂旌旗露未干。独有凤凰池上客,阳春一曲和皆难。——唐代·岑参《奉和中书舍人贾至早朝大明宫》

无论是作诗还是填词,又或者写一篇文章,第一要紧的宗旨还不是美,而是浑成。就像青年人找对象,首先得五官端正,不能斜眼歪嘴,才能论及其馀。

        ——读刘长卿《饯别王十一南游》

    刘长卿**

《鉴别王十一南游》

奉和中书舍人贾至早朝大明宫

唐代:岑参

岑参(约715-770年),唐代边塞诗人,南阳人,太宗时功臣岑文本重孙,后徙居江陵。[1-2] 岑参早岁孤贫,从兄就读,遍览史籍。唐玄宗天宝三载进士,初为率府兵曹参军。后两次从军边塞,先在安西节度使高仙芝幕府掌书记;天宝末年,封常清为安西北庭节度使时,为其幕府判官。代宗时,曾官嘉州刺史,世称“岑嘉州”。大历五年卒于成都。

岑参

前年伐月支,城下没全师。蕃汉断消息,死生长别离。 无人收废帐,归马识残旗。欲祭疑君在,天涯哭此时。——唐代·张籍《没蕃故人》

没蕃故人

旅馆无良伴,凝情自悄然。寒灯思旧事,断雁警愁眠。远梦归侵晓,家书到隔年。沧江好烟月,门系钓鱼船。——唐代·杜牧《旅宿》

旅宿

望君烟水阔,挥手泪沾巾。飞鸟没何处,青山空向人。长江一帆远,落日五湖春。谁见汀洲上,相思愁白蘋。——唐代·刘长卿《饯别王十一南游》

饯别王十一南游

唐代:刘长卿

望君烟水阔,挥手泪沾巾。飞鸟没何处,青山空向人。长江一帆远,落日五湖春。谁见汀洲上,相思愁白蘋。163唐诗三百首,送别,友情

诗词都是依靠描写意象来抒情达意的,一首词,一阕词,都是很多的意象的组合。每一个意象不能各自为战,不能彼此之间了无情思,而应该存在着有机的联系。初学诗词的人,见眼前景致纷繁,总想都写入到诗中,不知未经妙手的剪裁,单是把自然界的景物堆到一处,写出的诗词便不能浑成,而徒然是意象的堆砌。譬如把各种浓烈的色彩涂在一张画布上,那不是真正的艺术,或者至少不是古典的艺术。

图片 1

    望君烟水阔,浑手泪沾巾。

望君烟水阔,挥手泪沾巾。

做中西文学比较研究的学者,常常会举元人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小令为例,以说明中国诗不太讲究语法,单只是罗列意象,就可以是很好的一首诗了:

望君烟水阔,挥手泪沾巾

    飞鸟①没何处②,青山空向人③。

飞鸟没何处,青山空向人。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望君烟水阔,已无泪沾襟。但将一身情,化作慈悲心。

    长江一帆远,落日五湖春④。

长江一帆远,落日五湖春。

依着现代语法的概念,我们可以说这首小令只有两个符合现代语法要求的完整句子,“夕阳西下”和“断肠人在天涯”。诗中的意象包括了: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断肠人、天涯,前三句都分别是三个意象的罗列,第四句赋予了夕阳以“西下”的动态,第五句是一篇之眼,也点明了题旨,就是写天涯游子悲凉孤寂的情怀。

2018.3.27

    谁见汀洲上,相思愁白苹⑤。

谁见汀州上,相思愁白蘋。

这首小令恍如一幅画,我们读后立即可以强烈地感知曲子中描写的场景,也能对断肠人飘泊天涯的心情,产生出深挚的同情。何以会如此呢?秘密就在于曲子中的意象,都是有内在关联的,它们形成了若干个意象群,产生出一种集团作战的合力,从而更有力地打动我们。

附原文:

    刘长卿:(709?-790?),字文房,郡望河间(今属河北),籍贯宣城(今属安徽)。青少年读书于嵩阳,天宝中进士及第。肃宗至德年间任监察御史,后为长洲尉,因事贬潘州南巴尉。上元东游吴越。代宗大历中以检校祠部员外郎为转运使判官,任淮西鄂岳转运留后,被诬贪赃,贬为睦州司马。德宗朝任随州刺史,叛军李希烈攻随州,弃城出走,复游吴越,终于贞元六年之前。其诗气韵流畅,意境幽深,婉而多讽,以五言擅长,自诩为“五言长城”.

就特别感慨!“望君烟水阔”,看到友人渐渐远去,消失在烟水之中,一个阔字写出了天地之大,从此天各一方,离别之情油然而生。

枯藤与老树之间有何关联?藤向来是缠于树干的,鸦则栖于树上。枯藤、老树、昏鸦,都是中国诗人造出来的文学词汇,它们的共同特点是,实字前面的虚字,都带有一定的感情色彩。而这三个带感情色彩的虚字:枯、老、昏,又都能给人一种荒凉死寂的感觉,故此连在一起会十分和谐。这是第一个意象群。要是我们换成青藤老树,或者枯藤绿树,昏鸦换作栖鸦,马上就失去了这种和谐感。小桥跨过流水之上,流水又绕人家屋前而过,这三个意象也是关联在一起的,是第二个意象群。第二个意象群的共同特点是有生气,故与第一个意象群互相映照,这就有了对比,也就有了诗的张力。

饯别王十一南游

    【注释】

烟水,不仅指风景,也指泪眼朦胧,离别的忧愁,蕴含眼眸之中,直至挥手之际,终于忍不住,决堤而下,挥手泪沾巾。

我们可以想象眼前就是这支曲子所写的画面:近景是枯藤老树昏鸦,中景是小桥流水人家,而远景则是古道西风瘦马——它们的连带关系不必赘言,而它们的共同情感寄托则是孤独、荒凉、倔强。有了这三个意象群作铺垫,则有了曲家的艺术想象: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假使有这样的一幅画,夕阳落山的景象和断肠人都是不必再着墨绘出的,我们自可于想象得之。

唐 · 刘长卿

澳门新葡新京网址,澳门新葡新京888882,澳门新葡新京网上导航,澳门新葡新京免费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