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着于自己的生死,不问曲终人聚散
2020-05-15 

  依旧义无反顾

6、伊斯兰教

图片 1

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

经文:

  痛不可痛悲不可悲

《旧约·约伯记》写道:“人为妇人所生,日子短少,多有患难。出来如花,又被割下,飞去如影,不能存留。”(个人认为这句话很像东坡的“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我赤身出于母胎,也必赤身归回。”“人死亡而消灭,他绝气,竟在何处呢?海中的水绝尽,江河消散干涸;人也是如此,躺下不再起来,等到天没有了,仍不得复醒,也不得从梦中唤醒……人若死了,岂能复活呢?”这些都表现了人生的短暂性与死亡的终极性的观点。然而,《但以理书》又说:“睡在尘埃中的,必有多人复醒”,《以赛亚书》说:“死人要复活,尸首要兴起。睡在尘埃中的啊,要醒起歌唱”,这和《约伯记》里所说的:“人若死了,岂能复活呢?”存在明显的逻辑矛盾。(对此我也搞不懂……)

《预约我的美好告别》一文中提及,“人生,终有一死,但我们一辈子在逃避这个结局。在科技发达下,越来越多人在医疗现场被延命加工,一息尚存,却毫无尊严。” 年初,亚洲第一部善终法案《病人自主权利法》立法通过,并于2019年1月6日开始实施。以后病人可以自己决定如何死亡,不用再让医生和家属决定。

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

我们常说爱情是人类永恒的主题,但其实人类还有另一个永恒的主题,那就是死亡!面对死亡,有时是“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的不甘,有时又是“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洒脱。有时是“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的豪迈,有时又是“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的悲怆。

  明日乘风江于行

总之,犹太教克服对死亡的恐惧是通过对耶和华上帝的绝对信仰和敬畏完成的,如《以赛亚书》说:“耶和华上帝已经吞灭死亡直到永远”,《传道书》说:“你只管去欢欢喜喜吃你的饭,心中快乐喝你的酒,因为神已经悦纳你的作为。你的衣服当时常洁白,你头上也不要缺少膏油。在你一生虚空的年日,就是神赐你在日光之下虚空的年日。当同你所爱的妻,快活度日,因为那是你生前在日光之下劳碌的事上所得的分。凡你手所当做的事要尽力去做,因为在你所必去的阴间,没有工作,没有谋算,没有知识,也没有智慧。”这表达了我们常说的“活在当下”的积极观点。

任何事物都有自己的使用年限,人也不例外,就像机器一般,年龄大了,人的零件自然走不动了。无论是电视剧,还是故事,我们经常看到通过注射营养剂勉强为生的,抢救回来每天承受着比死亡更加病痛的,靠着呼吸器一息尚存的……我们无法评判家属的行为,因为很多时候,活着毕竟有无限的可能。

风华是一指流砂,苍老是一段年华。

撒拉死了,但在上帝面前她依然活着,因为“上帝原不是死人的上帝,乃是活人的上帝,因为在他那里,人都是活的”(路20:38)。每个人都有永恒,唯一的问题是,你打算到哪里去度过你的永恒?

  罢了罢了

1、佛教

中国一直来,都有喜丧的说法,民间认为死者生前积德行善,广做功德,临终则不受病痛的折磨,甚至“无疾而终”,自然老死,就是喜丧。而如今,一个人活到自然的生理机能衰退,与其承受病痛无穷无尽的折磨,笑着离去,是否,也是一种喜丧?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愿主帮助他的儿女建立起正确的“死亡观”,因为懂得合乎真理的面对死亡,因此能够更加积极的度过今生。阿们!

  那怕知道尽头

帮助人们看破生死、了脱生死、超越生死一直是佛教的重要价值,如天如维则禅师所说:“夫参禅学道无他术,只消痛念生死事。”中峰明本禅师也曾说过:“古人有参禅无秘诀,只要生死切。”高峰原妙禅师亦云:“生死事大,无常迅速,生不知来处,谓之生大,死不知去处,谓之死大。只这生死一大事,乃是参禅学道之喉襟,成佛作组之管辖。”明代憨山德清大师在其著作《梦游集》里写道:“从上古出家本为生死大事,即佛祖出事,亦特为开示此事而已。非于生死外别有佛法,非于佛法外别有生死。所谓迷之则生死始,悟之则轮回息。”

人这一生总要喝过一些茶,结婚茶、子孙茶,饮茶是好的,而孟婆茶是生命尽头时,留给世界最后的背影,生命的终结,也预示着所有故事的完结。南柯一梦,孟婆茶奉上,将饮而未饮,与其执念弥留,不如先“及早清理”去西方路上不能夹带的“私货”,身外之物自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可“身内”的又该如何呢,喜怒哀乐,总还有些不能用“曾经”一笔带过,总还是有些久久挥之不去。

既不回头,何必不忘。既然无缘,何须誓言。今日种种,似水无痕。明夕何夕,君已陌路。

祈祷:

  也是另一个灵魂的结束

3、道教

从客观来讲,如果有不承受痛苦延续生命的可能,哪怕多活一天也要不遗余力;如果只是被现代医疗拖延着,苟延残喘地活着,那么是否能够尊重病人的决定抑或做出更冷静的决定?

寄君一曲,不问曲终人聚散。


  你曾来过就别后悔

《坛经·机缘品》里对佛教的生死观有一段经典的描述:

从古至今,中国人执着于生死,执着于自己的生死,甚至更执着于他人的生死。长生不老向来被津津乐道,死亡散发着寂灭的未知恐惧,然后浸淫此道的秦始皇也依旧逃不过一死,人会走,茶会凉,终究是抵不过时间的。

乌云蔽月,人迹踪绝,说不出如斯寂寞。

从此,那块田和田间的洞,就藉着赫人定准,归与亚伯拉罕作坟地。(创23:20)

  人依旧老之而去老

基督教认为,一方面,不仅人的身体,而且人的灵魂也是有罪的、必朽坏的,另一方面,在世界末日,人的复活不只是灵魂的复活,也是身体的复活。《马太福音》也写道:待末日来临时,“人子要在他父的荣耀里,同着众使者降临;那时候,他要照各人的行为报应各人。”原罪说、死人复活、末日审判是基督教信仰的重要内容,这也使其信众对死亡坦然接受。

面对死亡,很多时候,当事人往往是比周边的人更加冷静的。人们总说,被留下的,才承受着莫大的苦楚,于是不舍也好私心也罢,亦或是从古至今沿袭的传统,在问及家属时,我们总会义无反顾地回答不惜一切延续生命。

一朝春去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那块田……归与亚伯拉罕作坟地。

  我依旧是那个人

觉曰:生死事大,无常迅速。(玄觉禅师说:生死才是大事,而且无常变化很快。)

说起琼瑶先生,有思想的人似乎对于生死总有一种独特的解读,无独有偶,想起了杨绛先生的《将饮茶》。茶是孟婆茶,《将饮茶》是老之将至,微妙的生命体验,人老了一切都只剩温暖的回忆,孟婆茶喝了据说就能抹去前生的记忆,更洒脱地面对来生。

灯火星星,人声杳杳,歌不尽乱世烽火。

死亡,对于我们基督徒来说。它既不是“一死百了”的人生终点站,亦不是投胎转世的“关机重启”。而是真正的开始进入永恒!因为有这样的信心,所以我们可以满怀盼望的度过今生,哪怕今生今世充满苦难,哪怕今生今世没有看到应许的实现。“我们若靠基督只在今生有指望,就算比众人更可怜。”(林前15:19)与此同时,我们更需要敬虔端正的度过今生,因为深知今生所言所行的一切,都必要接受永恒中的审判!

  总之

2、婆罗门教

人会走,茶会凉,愿在茶热之时,亲手捧于亲人喝。也不临茶将凉,捧于胸口,拖延着凉下,茶却终究会凉。

心微动奈何情己远,物也非,人也非,事事非,往日不可追。

面对死亡,孔子用一句“未知生焉知死”来选择绕行,佛家则用“生死轮回”的理论来教导人们种什么因就会结什么果。问题是绕行其实是在回避对人的终极关怀,而所谓的轮回又真的公义吗?(其人今生作恶,纵然来生遭报,现在的其人到时又不会有感觉,有何公义可言!)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澳门新葡新京网址,澳门新葡新京888882,澳门新葡新京网上导航,澳门新葡新京免费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