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末怀李白,人物评论的时候这句话用得非常多
2020-02-15 

  ①天末:犹天边;

⑶鸿雁:喻指书信。古代有鸿雁传书的说法。

天末怀李白

杜甫

  凉风起天末, 君子意如何?
  鸿雁几时到, 江湖秋水多。
  文章憎命达, 魑魅喜人过。
  应共冤魂语, 投诗赠汨罗。

  这首诗为诗人客居秦州(今甘肃天水)时所作。时李白坐永王璘事长流夜郎,途中遇赦还至湖南,杜甫因赋诗怀念他。

  首句以秋风起兴,给全诗笼罩一片悲愁。时值凉风乍起,景物萧疏,怅望云天,此意如何?只此两句,已觉人海沧茫,世路凶险,无限悲凉,凭空而起。次句不言自己心境,却反问远人:“君子意如何?”看似不经意的寒暄,而于许多话不知应从何说起时,用这不经意语,反表现出最关切的心情。这是返朴归真的高度概括,言浅情深,意象悠远。以杜甫论,自身沦落,本不足虑,而才如远人,罹此凶险,定知其意之难平,远过于自己,含有“与君同命,而君更苦”之意。此无边揣想之辞,更见诗人想念之殷。代人着想,“怀”之深也。挚友遇赦,急盼音讯,故问“鸿雁几时到”;潇湘洞庭,风波险阻,因虑“江湖秋水多”。李慈铭曰:“楚天实多恨之乡,秋水乃怀人之物。”悠悠远隔,望消息而不可得;茫茫江湖,唯寄语以祈珍摄。然而鸿雁不到,江湖多险,觉一种苍茫惆怅之感,袭人心灵。

  对友人深沉的怀念,进而发为对其身世的同情。“文章憎命达”,意谓文才出众者总是命途多舛,语极悲愤,有“怅望千秋一洒泪”之痛;“魑魅喜人过”,隐喻李白长流夜郎,是遭人诬陷。此二句议论中带情韵,用比中含哲理,意味深长,有极为感人的艺术力量,是传诵千古的名句。高步瀛引邵长蘅评:“一憎一喜,遂令文人无置身地。”这二句诗道出了自古以来才智之士的共同命运,是对无数历史事实的高度总结。

  此时李白流寓江湘,杜甫很自然地想到被谗放逐、自沉汨罗的爱国诗人屈原。李白的遭遇和这位千载冤魂,在身世遭遇上有某些相同点,所以诗人飞驰想象,遥想李白会向屈原的冤魂倾诉内心的愤懑:“欲共冤魂语,投诗赠汨罗”。

  这一联虽系想象之词,但因诗人对屈原万分景仰,觉得他自沉殉国,虽死犹存;李白是亟思平定安史叛乱,一清中原,结果获罪远谪,虽遇赦而还,满腔的怨愤,自然会对前贤因秋风而寄意。这样,“欲共冤魂语”一句,就很生动真实地表现了李白的内心活动。最后一句“投诗赠汨罗”,用一“赠”字,是想象屈原永存,他和李白千载同冤,斗酒诗百篇的李白,一定作诗相赠以寄情。这一“赠”字之妙,正如黄生所说:“不曰吊而曰赠,说得冤魂活现。”(《读杜诗说》)

  这首因秋风感兴而怀念友人的抒情诗,感情十分强烈,但不是奔腾浩荡、一泻千里地表达出来,感情的潮水千回百转,萦绕心际。吟诵全诗,如展读友人书信,充满殷切的思念、细微的关注和发自心灵深处的感情,反复咏叹,低回婉转,沉郁深微,实为古代抒情名作。

          天末怀李白

尾联“合”,“应共冤魂语,投诗赠汨罗。”既接上颈联写文章,投诗汨罗江,将李白的才华和屈子等列,同时合回首联:“君子意如何”,替李白臆想了一种解决悲伤郁闷的方式。你和屈原命运相同,不如投诗于江,与他一起互相诉说自己的冤曲和不平。

  文章憎命达③,魑魅喜人过④。

鸿雁几时到⑶?江湖秋水多⑷。

天宝初,青年杜甫在齐赵一带初遇当时已名满天下的谪仙人李白,“醉卧秋共被,携手日同行”,从此结下了唐诗史上俩位泰斗的不渝友情。李杜之交,既有诗文的同好,更有命运的同怜。生性沉挚的杜甫,既对天才不羁的李白钦仰备至,又为他傲岸不驯的性格深切忧虑。十数年过去了,当此李白西南流放之日,正是杜甫辞官向蜀,行经秦州时。类似的才高不遇、中心获咎的经历,使杜甫对李白的思念更为强烈,以至到“三夜频梦君”(《梦李白》)的地步;了解也更为深刻,“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当京师收复,贵盛煊赫,攀龙附凤之时,何以命运对天才如此不公?本诗就作于这种心情之下。

首联“起”,“凉风起天末,君子意如何。”这就是以寒暄的方式起笔,交代时间、地点、和写诗的事由。这天地的尽头,凉风飒飒,老朋友,你的心情怎么样呢?当时杜甫听闻李白因永王之乱被流放夜郎,中途遇天下大赦而返,既为好友误入叛军而抱屈,又为他中途遇赦而欣喜。

  ⑤应共句:因屈原被谗含冤,投江而死,与李白之受枉窜身,有共通处,往夜郎又须经过汨罗,故也应有可以共语处。

⑻汨(mì)罗:汨罗江,在湖南湘阴县东北。[3][4]

【译文】

所以,这首诗是一首符合格律的五言律诗。

  杜甫**

《唐诗归》:钟云:真元气(首四句下)。钟云:大发愤,却是实历语。谭云:十字读不得,然深思正耐多读(“文章”二句下)。钟云:“赠”字说得精神与古人相关,若用“吊”字则浅矣(末二句下)。

凉风起天末,君子意如何。

这首因秋风感兴而怀念友人的抒情诗,感情深厚却不外放,千回百转,萦绕心际。正如普通往来信件,有思念、有关注、有相思,低回婉转,沉郁深微,算是友情见证的佳作。

  应共冤魂语⑤,投诗赠汨罗⑥。

《汇编唐诗十集》:唐云:此首才堪入选,是一片真情写成。

面对着离别,李白所念念不忘的不过是酒酒酒,一杯又一杯,干了这杯再说吧,此外就没有别的意思了。在离别之后,李白就把杜甫置之脑后,完全忘怀了,在他以后的诗中,再也无一字提及杜甫。

内容赏析

**  天末怀李白

凉风起天末,君子意如何⑵?

这年的秋冬之际,李杜又一次分手,各自寻找道教的师承去造真簏(道教的秘文)、授道簏去了。李白到齐州(今山东济南一带)紫极宫清道士高天师如贵授道簏,从此他算是正式履行了道教仪式,成为道士。其后李白又赴德州安陵县,遇见这一带善写符篆的盖寮,为他造了真寰。此次的求仙访道,李白得到了完满的结果。

图片 1

  因凉风而念故友,望秋雁而怀思。文人相重,末路相亲,跃然纸上。

作品鉴赏

6.魑魅:传说中的妖魔鬼怪,它喜欢有人经过,以便吞食。这又是比喻李白行程凶险。

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

  【评析】

盛唐

应共冤魂语,投诗赠汨罗。

颈联“转”,“文章憎命达,魑魅喜人过。”这就是名句所出了,直接转换到对李白这次流放事件以及波折一生的议论。创作诗文最忌讳坦荡的命途,奸佞小人最希望好人犯错误。这里指出原因,同时也是赞扬李白的文采好,人品好,为奸佞所连累、冤枉。

  鸿雁几时到,江湖秋水多。

作者

凉风习习来自天边的夜郎,老朋友啊你心情可还舒畅。

图片 2

  ②君子:指李白。

⑺冤魂:指屈原。屈原被放逐,投汨罗江而死。杜甫深知李白从永王李璘实出于爱国,却蒙冤放逐,正和屈原一样。所以说,应和屈原一起诉说冤屈。

1.天末:天的尽头。当时杜甫在秦州,地处边塞,所以说天末。

杜甫写的这首《天末怀李白》中最有名的句子就是“文章恨命达”,这句诗已经成为了一种诗人命运不济,而文采飞扬的指代,因为这短短五字说明了一个文学创作的道理。

  ⑥汨罗:汨罗江,屈原自沉处,在今湖南湘阴县。

⑷江湖:喻指充满风波的路途。这是为李白的行程担忧之语。

这年秋天,两人如约到了梁宋。两人在此抒怀遣兴,借古评今。他们还在这里遇到了诗人高适,高适此时也还没有禄位。然而,三人各有大志,理想相同。三人畅游甚欢,评文论诗,纵谈天下大势,都为国家的隐患而担忧。这时的李杜都值壮年,此次两人在创作上的切磋对他们今后产生了积极影响,并且俩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应共冤魂语,投诗赠汨罗。

  ③文章句:意谓有文才的人总是薄命遭忌。

对友人深沉的怀念,进而发为对其身世的同情。“文章憎命达”,意谓文才出众者总是命途多舛,语极悲愤,有“怅望千秋一洒泪”之痛:“魑魅喜人过”,隐喻李白长流夜郎,是遭人诬陷。此二句议论中带情韵,用比中含哲理,意味深长,有极为感人的艺术力量,是传诵千古的名句。高步瀛引邵长蘅评:“一憎一喜,遂令文人无置身地。”这二句诗道出了自古以来才智之士的共同命运,是对无数历史事实的高度总结。

文章憎命达,魑魅喜人过。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

  凉风起天末①,君子②意如何。

这首因秋风感兴而怀念友人的抒情诗,感情十分强烈,但不是奔腾浩荡、一泻千里地表达出来,感情的潮水千回百转,萦绕心际。吟诵全诗,如展读友人书信,充满殷切的思念、细微的关注和发自心灵深处的感情,反复咏叹,低回婉转,沉郁深微,实为古代抒情名作。[6]

7.冤魂:指屈原。屈原被放逐,投旧罗江而死。杜甫深知李白从璘实出于爱国,却蒙冤放逐,正和屈原一样。

那就是诗歌是感情波折的产物,相对于仕途通达、一帆风顺的生活来说,困顿的,凄惨的生涯更加容易刺激创作者的神经,从而写出更为有力、更有感情附着的文字。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云生结海楼②
澳门新葡新京网址,澳门新葡新京888882,澳门新葡新京网上导航,澳门新葡新京免费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