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是凌晨几点,但他随即看见了走廊尽头秋加班的化验室窗口透出的雪白灯光
2020-03-01 

  你轻轻的走过来,

时间真是奇妙的东西

图片 1

                                            情      殇

很开心,终于见到的你,满脸阳光,积极向上。我的好姑娘啊,你为了未来努力的样子真心太美了。

  如同我慢慢的走过去,

突然想起很多

听《风居住过的街道》的时候,总能从梦中流出眼泪来,全身心地叹了口气,睁开眼睛,用手擦一擦耳边的泪珠。

                                                           ——无  语(一)

图片 2

  相逢是一首歌曲,

以前挑食的厉害,记得吃饭时,要是饭菜里有姜,我会一个一个的挑出来,然后皱着眉头,把菜吃进去,妈妈做饭时,如果是饺子,一定会单独给我做不放姜的……

此刻,天是黑的,你不知道是凌晨几点,不知道窗帘外的月亮还在不在,只知道黑暗中的自己是一个人的。

秋天小姐,故事里的主人公,我的好闺密。

  不知道明天的天空里能有几个人在回味。

如果是在酒桌上,我问到那个白酒味道,饭不吃,也就饱了。

会喜欢一首歌,循环了无数遍仍旧情有独钟。

                                                                          文/周敏

我到现在依然记得高一开学报道时在宿舍里初见时她文静甜美的样子。年纪相仿的姑娘们总是能很快打成一片,我们宿舍的四个姑娘也不例外,每当宿舍熄灯后,我们就躺在床上说着班级里的八卦,也分享着彼此的小秘密,无话不谈,亲密无间。

  秋天不在回来,

上学时,中午在外面吃,我会放上满满两大勺的辣椒,然后在放上很多的醋,才会吃的进去,喜欢吃甜的,每天我都兜里都会有几块糖,要酸甜味的,上下学时放在嘴里,明明很酸,我却觉得很甜,很幸福……

会爱上一个人,即使过了那么多年,仍旧不能停止爱他。

高二上学期,突然有一天熄灯后,秋天小姐问我们说:“如果一个男生很喜欢我,跟我表白了,但是,他初中毕业就不上学了开始工作了,我该怎么办啊,我应该答应他么?如果答应他了,我们会有未来么?”她的话犹如一颗炸弹一般,太让我们吃惊。我问她:“那你喜欢他么?”她说:“我也不知道,就是不想让他伤心,又担心现在答应他,没有未来,最后两败俱伤。”另外两个室友就都劝她说:“你还在上学,他又在别的地方工作,你俩异地啊,异地先不说,将来你去别的地方上大学,那不更远嘛。人家现在工作了,你俩也没有共同话题啊。怎么说你俩不合适啊。”就这样乱七八糟说了一大堆,她最后说:“我要好好想想才好。”那时候天真的我们都期盼我们这一辈子只能爱一个人,所以,她确实需要慎重慎重再慎重。

  绕尽了的情丝腾然的飞去,

后来喜欢棒棒糖,每天都会咬着棍,嘴里的糖不断被我搅动,偶尔咬一咬棍,感觉自己酷酷哒,糖吃完了,我能咬着棍玩半天,感觉还是很甜。

喜欢风,有时候是因为淌过它的柔情,是因为它的治愈,给全身心带来的释放。

                                                 一

我记得很清楚,间隔了一个周末,放假了大家都回家了,回来的那个周一,同样熄灯后,秋天小姐对我们说,她答应他了。那个男生啊,在这里,我就叫他田野吧。我想,那时候的她真的是很喜欢很喜欢他的吧,不然怎么会堵上自己一个不确定的未来,大概那时候的她自己还没有意识吧。

  我回过头来注视着你,

喜欢路边的野花,春天来时,一路上都是各种的小花,我能一路走一路看,即使是一个人,也觉得好热闹,有一种白色的小花,很像满天星,没有味道,小小的很可爱,从第一次发现我就爱上它啦

还是因为,它能带走夏天,给秋天留下沧桑,我们知道是时候该成熟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秋天小姐就开始了她甜蜜的恋爱生活。那时候她是宿舍里最先拥有智能手机的人了,当然,她男朋友田野给她买的。每天晚上,两个人都要打电话打好久,有室友睡觉了,就改线上聊天。真的就是,每天不是上课,就是在跟男朋友聊天。慢慢的,时间久了,她的学习成绩一落千丈,班级前十到班级倒数。我们劝她分手,还是要以学习为主,她没有听。

  心里边语音却又停下不知身在何处。

有一种紫色的,很小,遍地都是,颜色很美,结的果实像小米,却比小米要小的更多,那时候感觉好厉害

还是因为在冬天的时候,它带来的寒意是全身的毛孔收缩,感觉到它的冷,头脑却异常清醒。

黑色奔驰无声地滑过那道短短的斜坡,向左一拐,稳健而又十分急切地停在星火化工厂那幢有些灰暗的办公楼前。

那时候,她的男朋友对她也是真的好,她打电话时随口一说的话,他都记得。比如说,秋天说想要个毛绒玩具,田野周末放假回来找她,就给她买了很多个大的小的毛绒玩具。再比如说,秋天说想吃什么了,田野回来就带他去吃。甚至,刚刚谈了三个月,田野就把秋天带回家见家长了。那时候他们两个的状态,就是女生最想要的爱情的样子。田野对秋天的好,我们都看在眼里。我们都以为,田野和秋天会幸福地走下去。

  那秋数着不清楚的问来叫醒你,

我不知道它们的名字,却喜欢的不得了

我喜欢冬天,因为起风的时候,我是真的在想你。

图片 3

  你在哪里俳徊着自己唱着那歌谣,

蒲公英我从课文里真正开始懂它,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花开时,白色的蝴蝶会落在上面,偶尔扇动一下翅膀,美的像幅画,那时候太小,还不懂什么叫画,可我知道我喜欢,然后我会脱下外套,扑向它,想把这样的美捉住,永远留在身边,可当我捉住时,很快它就死去……

万物似乎就在这一瞬间全都活跃起来,田野里的庄家,原野里的绿草,山间的小花全部都舞动起来,我就在这一刻突然觉得,这就是诗和远方。

伟推门而出,两步跨上那五级台阶,“化验室就在一楼。”他捺不住心跳的狂乱。

转眼就高三了,整个班级里都充满了紧张的气氛,总觉得时间越来越不够用。有一天,秋天打电话,可是打着打着就哭了起来,我们就问她怎么了,她说:“没有事,吵了一架而已,你们学习吧,我自己待会儿就没事了。”可能,那时候就是个警示,而我们忙着复习,没有注意罢了。

  秋天里你不在回来,

后来我还是会捉,之后仔细看看,然后就放飞了……

思想和灵魂可以随风飘得很远很远,与风融为一体。

高三下学期开始复习最紧张的时候,就是秋天哭得最严重的时候。我们一直问她到底出什么问题了,她就是不说,我们没办法,只能劝她先好好学习,任何问题等高考后再想办法解决。慢慢地,秋天不哭了,但是却总逃课了。突然有一天,老师找不到她了,来问我们宿舍的人,其实我们一大早就给她打电话,她始终不接,我们就只能对老师说,不清楚她去了哪里。没办法,老师发给她家长,问有没有回家,她没有回家。她妈妈很快就到学校里,第二天,秋天就回来了。这件事就过去了,她开始晚上不跟田野打电话了,特别特别努力地复习了。

  留下了一堆话却惹我心乱如麻。

我知道我留不住这样的美

像风一样自由,像风一样飞翔。

休息日的办公楼静悄悄的,整个大厅空空荡荡。看到窗玻璃上自己有些凌乱的头发,伟的脚步变得有点迟疑:“秋会不会不在?”但他随即看见了走廊尽头秋加班的化验室窗口透出的雪白灯光。轻轻吐一口长气、按按胸口、放轻脚步、生怕踩碎这渐近黄昏时显得有点忧郁的宁静似的,一步、两步……伟的步子静寂无声。

一个周六的早晨,我跟秋天一起吃早饭,她跟我说:“我要跟田野分手,可是又舍不得他。”我很惊讶,问她为什么突然要分手,她回答我说:“一开始他家里就不同意,觉得我上了大学就会抛弃他,我以为这么久了,我的努力会让他爸妈改变这种看法。结果到现在他爸妈还是这样想,对我提出了不让我参加高考了,甚至他妈妈已经在他家楼下给我找好了收银员的工作了。”我问她:“田野呢?他怎么想?”她冷笑了一下,说:“刚刚开始的时候,他现在我这边,现在他站在他爸妈那边,希望我不去上大学。更可笑的是,我居然答应了他们,我可是我接到妈妈电话回来的时候我就后悔了,所以我肯定要跟他分开。”说完就开始默默流泪。突然,我明白了那些日子里她哭泣的原因,本来跟她心意想通的恋人,突然变得不可理喻无法沟通,是谁也接受不了的吧。

  你不会是悄悄的打开了风匣,

我也曾把不知名的小花一颗颗移到家里,想养着它们,可没多久,它们就失去了活力,一个个的低下了头,怎么也没有办法再那样充满活力,在风中摇曳,很快它们就没有了生命的气息……

一首歌就是一段人生,一首歌就是一段无法取代的回忆。

在距离高考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她选择了分手。在他们分手的第二天,我接到田野的电话,他说:“秋天在么?她跟我说她跟另一个男生在一起了,你知道么?”我说:“不可能,肯定弄错了。”我没想到,田野说的是真的。秋天真的在分手的第二天和别人在一起了。秋天这样对我说:“他说他喜欢我很久了,我大学去哪个城市他就去哪个城市。”我想,后一句话才是真正的原因吧。田野就觉得秋天肯定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就跟别人眉目传情了,不然怎么可能那么快就能接受另一个人,为此,他死缠烂打,甚至用死吓唬秋天,吓得秋天不敢回学校,只好给田野的爸爸打电话,他爸爸过来把田野劝走了。

  静静的天突然来扰乱了好多下,

渐渐的我,春天来临时,我学会了去看,做个路人,再喜欢,也学会了只是欣赏,而不是抱回家

那风就是一生,风是永恒。

所有的仪器都已清洗得干干净净、摆放得整整齐齐;秋侧身半弯着腰在黑漆有些剥落的办公桌前填表格,她专注地写着,一束头发随意地散落下来,她的白皙的面庞在雪亮的灯光下显得更白、有些透明似的;伟没做声,看着她的细削的手指握着笔快速地移动、移动;移不动的,是伟的脚,他只觉得空气稀薄,必须张大嘴深呼吸才行……

这样,复习之余,秋天偶尔跟她的新男友出去吃个饭,高考前,秋天就跟他分手了。我想,秋天肯定是被田野伤得不轻,以至于随便就答应了第二个男生,就因为他能和他去一个城市上大学。我想,秋天肯定是怨恨田野的,怨恨他不能理解她、支持她。

  挺不住枫叶的深情,

很多这样的事情,喜欢蝌蚪,每年都要捉很多,喜欢那些不同纹路和色彩的青蛙,每次都要捉很多,想早起时回家时都能看见,想随时听到青蛙的合奏……

就像我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以为爱你就会永恒,可是后来我发现,永恒也就那样,那么短。

秋写好了,凝神检查一遍,竖起来在桌上顿一顿、放进抽屉、锁上,起身去脱白大褂。

秋天高考成绩还不错,顺利被一所一本院校录取。因为我妈妈对我的期望很高,我高考失利后,选择复习。这样,我们之间的联系就少了。等我再一次高考来到秋天的城市上大学后,再见到她,我才得知,她跟田野和好了,就在她大一结束后的那个假期。

  在风中不停的旋转又很快的落下。

后来就不捉了……

但是那是真的永恒过,因为我曾经是那样地坚信。

这本来是件开心的事,可是看他们两个相处的样子我总觉得不安心,我问过秋天:“还是原来的感觉么?你不介意么?他不介意么?”她说:“我不知道,既然现在在一起就想努力走下去。”秋天是真的真的很爱田野,哪怕那么被他伤害过。

  我想秋天不会在来,

喜欢却得不到,也许那是我成长的第一步吧

从前从不相信时间是最好的良药,直到现在也不相信,因为当时正在经历的,是真的痛苦,时间慢熬结痂又如何,血是真的流了,而且一去不复返,那一刻的痛,无药可医。

伟费劲地揉揉眼,从衣袋里取出手机,飞快地按下一串数字——这串数字时刻在他的心中浮现跳跃,他无数次地拨过这个号码,但每次,都在按到最后一个键时惆怅万分地关机。

那么田野呢?没多久,田野就用实际行动告诉了我们他的答案。他介意,非常介意,无比介意。没多久,他就单方面对秋天提出了分手,理由很简单,他说:“我就是特别想让你尝尝被我甩的滋味。”

  可能等待着下一个分钟里,

很多事情都是尝试了几年才不甘的放下

起风的时候,我总想象着,自己会不顾一切,越过高山,穿过小溪,一直一直地飞,然后直到你的身边。

看着秋天以泪洗面的样子,我恨得咬着牙骂他渣男。可是又有什么用呢,秋天就是一次又一次地被这个渣男伤得体无完肤。

  树上的叶子很快就要老去,

喜欢很多,春天的万物复苏,夏天的生机盎然,秋天的落叶纷飞,冬天的寒风凛冽,春天的就像活了一样,满世界的疯跑,从泥土中寻找着刚刚出生的一点绿色,能高兴一整天,每天都要看着小芽越变越大,就好像看着自己在长大。

起风的时候,我总想象着,你就在我身边,就站在我的不远处,看着我的头发随风飞扬,手轻挽发丝,那一刻,你竟有片刻的出神,因为此刻的我是那样美,是冬日里一道晕炫的风景,而你被迷住了。

“快点通吧,快点通吧!”这几秒钟何其漫长;伟看着秋挂好白大褂,穿上外套,准备出门;电话铃响起,秋不禁一愣,转身右手拿过话筒,抬左手去捋头发,未及开口,耳边响起一个非常遥远的声音:

有很多次,我们一起逛街吃饭的时候,秋天红着眼睛对我们说:“这里我跟田野来过,我跟田野也一起吃过这家。”那时候我们怎么劝都没有用,我有时候害怕看见她那双通红的大眼睛。

  我扶手刚要摘下却看见那满脸都是泪水。

夏天的感觉就是热,满满的绿色,花也争奇斗艳,看的我眼花缭乱,最喜欢这个时候下一场雨,雨声风声蛙叫声好像一场演唱会,别提多热闹了,那些植物我都好像听到了它们的欢呼和喜悦,有时为了能更清楚的感受到这热闹的气氛,我会站在雨中,像个傻子似的,在其中漫步,那时我觉得很浪漫……

其实都没有关系,起风了,你的记忆深处是儿时空中越飞越远的风筝,是麦田摇晃,深处厚重的幸福,是当时她在风中凌乱的刘海,还是寒风中他温暖的怀抱。

一直到现在,秋天也再没有谈过恋爱,我想,她跟我一样,都害怕了吧,我怕谁都不像他,她怕谁都像他。

  我想秋不会在回来,

秋天来时,风有些冷,走在上学的路上,树叶会从身边飘落,似乎在和我告别,我知道等最后一片叶子落下时,秋天就结束了

风都曾经见证过,风都替你记着。

“嗨,秋,你好!”这浑厚低沉的嗓音那么熟悉,但似乎又从来没有听到过,“……你好吗?”

秋天现在很忙,忙着学习,打算考研。我觉得她为了实现目标而努力的样子都发着光。

  刚抬头你就看见了他的话语,

冬天里风像刀削的一样,发出呜呜的声音,像个调皮的孩子,时不时的恶作剧,不管你喜不喜欢,有时说着话,一阵风,满脸的疼,满嘴的土,你想找它算帐时,哪里还找的到它半点影子。孩子的我大概最喜欢的就是大雪过后那雪白的世界,和亲手堆砌的那个雪人了

第一次听周杰伦的《告白气球》的时候总有种恋爱的感觉,后来网络上出现各种各样的翻唱,有一个版本是用多个国家的语言翻唱,第一次听到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正在热恋中,正在和这首歌。

我亲爱的秋天啊,愿你,从此落下的泪无一滴因他,愿你,从此爱上的人无一人像他。

  天不会再说你什么,

四季像一场又一场的轮回

而奔忙于繁华的大都市中,上班下班,夜晚拖着疲惫的身子从公交车上下来,路过一家平凡的杂货店时,店里正响起许嵩的《清明雨上》,瞬间让人红了眼。

“是……你吗?”伟看见她捋头发的左手停住了。

  你也就调皮了很多。

如今我已经长大了,所以不在挑食,不在强求,可也不会在那么执着喜欢什么,不捉青蛙蝴蝶了,也不在雨里浪漫,风里嬉戏,雪里打滚…我长大了……长大到不会在为这些欢喜,也不在为这些停留……

当时的我也是在寒假的时候离开家里,干了两个月的白夜班交替的辛苦生活,因为整个人太累了,整个人暴露在灯光下也一下子睡着了。

  从一开始数着倒是自己也不清楚,

我想有时间去看看,看看春天里让我觉得热闹的景象,我想去走走,想坐在曾经的田野里,和曾经的老朋友好好聊聊天

夜里醒来,耳机里响起许嵩的《清明雨上》,突然特别难过,特别想家,眼泪无声地顺着脸颊滑落。

“是的是的,是我,秋……你好吗?”

  在岁月里的生活着,

……

而往事的歌曲,总能瞬间准确无误地击中你的泪点,让你瞬间红了眼,整个人的内心变得柔软而又煽情。

  没有模糊了自己就好,

我喜欢这种感觉,因为这个时候人会特别清醒,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好的。”

  我想秋天里不会随意丢弃你一个远方人的过去。

我讨厌这种感觉,因为这时候会觉得特别无奈,思念而看不到,摸不着。

  秋不会回来,

后来一直坚信时间是最好的良药,因为已过去的都在告诉自己要珍惜当下,过去的时间都在告诉自己要坚强,时间是真的过得很快。

“真的好吗?秋。”

  你不应该会害怕在时间里,

一个人在听歌,起风的时候在想一个人,我其实都是在想你。

  从青春的悄无声息,

一个人听歌,在想你。

“真的好……很久不见了,真不敢相信是你的电话,你现在好吧。”

  你多少次能把他安然的送去。

起风了,在想你。

  一声声秋风的撕吼,

“好的!”

  不能把你给打下去,

  这也许是秋天倦恋着你,

“听人说,你现在可是大大的大款了,还以为你把老朋友们全忘记了呢,怎么,是不是发财了今天要请我们的客?”秋背对着门,伟看不见她的脸,只见她的肩膀轻轻地颤个不停。

  故意的让你拥有一颗坚强。

  秋天的梦来的太突然,

“是的,我今晚上请你吃饭好吗?”

  我还没来的及收住脚步,

  他却穿过时间到了头,

“别逗了,伟,远隔几千里呢;不过,你吃饭时在旁边摆上一副碗筷我就会闻到香味的,也可以算你请我一回;……哎,是不是要请我吃喜糖啊?”

  害的时间嘀咕着包围了墙头。

  那满院子的叫喊,

“秋,只要你愿意,我不仅请你吃饭,也请你吃喜糖。”

  你可以装看不见,

  因为秋天里的风哭诉着太短暂,

“好,今天的晚饭、你怎么请?几千里路,你一跳跳回来?”

  不相信你能把他给拦下。

  我想是秋天不回来了,

“好吧,我跳回来!秋,我回来……我知道你现在……我回来;还记得吗?我最后一次离家是在六年前……”

  过去就可以,

  把思念给藏起来,

秋晃了晃,话筒几乎掉下去,她用力扶住墙,缓缓坐下。

  让你永远都在琢磨着生活的每一个时刻。

  秋天不在回来,

                                                      二

  时钟却又上了一圈的环,

  露出了在秋天里,

忘不了六年前。那天,秋上早班,下班时,时间还早。城郊的公路上车辆稀少,深秋的风轻悄悄的有点刺脸。她慢慢地骑着车,想着早上出门时与丈夫的争吵,“才结婚半年,他就原形毕露:酗酒、赌博;想当初,他对自己……唉,这日子真是没意思。”

  虽然哭诉着却戴着那不灭的光环。

“从背影看,前面那人真象伟!……要是能和伟一起生活,该多好!”伟是秋中学时的邻班同学,她心中的白马王子,秋为自己和他编织了无数绚丽的梦;

伟现在南方一大城市里,据说已成了拥有千万资产的老板,“唉,象伟那样的男人是不好奢望的。”

那人慢慢转过脸来,“伟!”秋惊讶得从车上跳下来、差点大叫出声。

“秋,你好!”伟象是几十年来天天如此那样自然地伸手接过自行车,他的满含微笑的脸比上高中时成熟多了,显出来的不仅仅是英俊,黑亮的眼睛的闪光直照入人心的深处,让人有一种慌慌而又非常安全的感觉。

“你好!……什么时候回来的?”

“五天前。”

“……在南方工作很好吧?听同学说你开了一家大公司?”

“什么大公司,只有几百万资产;不过倒是挺有潜力。”

澳门新葡新京网址,澳门新葡新京888882,澳门新葡新京网上导航,澳门新葡新京免费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