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声洪亮的汽笛,陈永开用白铁皮加工茶壶、漏斗
2020-03-12 

  清晨小区的窗外,

从小,我就喜欢雾。雾起的日子是我记忆中最快乐的时候了。

       因机缘巧合,我得以来到这个宁静的小镇上生活一段时间。这真的只是一个宁静的小镇,四面环山,中间一块小小的平坝,有点像一个小小的盆地地貌。斗转星移,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都从山上往这块平地聚集,形成这样一个僻静的小镇。

塔城市阿西尔乡克孜别提村位于塔城以北四十五公里处的小山村,塔城人把这个村叫北山。虽然小山村偏僻但宁静,这里现在已改变了容颜,以前村里的“老行当”也有一二。

  秋风路过了宁静的街道。

已是秋天。老话说“一场秋雨一场寒”,这场雨已下了一天的时间,我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那从清冷天上带来的寒意。虽有些凉,但我很开心,因为我喜欢雨,喜欢听雨的声音。

我的家乡每年冬天到来的时候,就会升起弥漫的大雾。在这样的日子里,我总是喜欢跑上山顶, 静静的坐着,什么也不想,就这样静静的着,只到雾散,才恋恋不舍的回去。

       小镇的生活简单而又宁静,这里多数都已是步履蹒跚的耄耋老人,和娇憨可爱的黄口稚子。青壮年多数都在外打工奔波,维持一家老小的开支。每逢赶集,镇上的贸易中心人潮汹涌,有的天不亮就起床来到集市,或者出置自己多余的蔬菜瓜果,或者置办未来两三天的日用物事,或者带着孙儿孙女购买三两件漂亮的衣衫裙袜。熙熙攘攘的人流夹杂着孩童清脆如银铃般的笑声,在这个宁静的小镇,赶集就像是久逢的盛世。

今年87岁的陈永开以前就是在村上从事着一种老手艺----砸白铁皮。他从山东老家来到塔城,14岁跟着师傅学艺,16岁就开始自己干了,他还是一个不错的木匠。那时的交通工具夏天马车,冬天马爬犁。后来他搬迁到了塔城市区还继续他喜爱的老本行,每天在自己的“工作室”里敲敲打打、不亦乐乎。木槌敲打白铁皮发出清脆的声音,这种声音曾是寻常人家习以为常的“音乐”,当地人称他为铁皮“裁缝”。

  一声清脆的问候声

我是个感性的人,经常会被某些场景事物所感染。相信很多的朋友也有类似的经历,在雨天很多的人会感到一丝忧伤。我也会有,但雨所带给我更多的是一份安详与平静。我们所处的世界到处充满声音,鸣笛声、人语声、机器声、鸣叫声等等杂音交织在一起,时常让我感到烦躁,每当这时,我都希望可以下一场雨,让它重归宁静。

一个人坐在山顶,静静的看着雾起雾散,其中愉悦的心情是旁人所不能理解的。静静的坐着,听着树叶上的露水滴答.滴答地落在地上的落叶上,你会发现,整个世界上没有比这更动听的音乐了。这样的声音,这样的音乐,只有天上有,人间那得几回闻?

       镇上的人们都习惯早起,每天五六点天刚蒙蒙亮就开始听到各种活动的声音,习惯不吃早饭习惯赖床的我,在这样大环境的影响下也不好意思流连被窝的温暖。其实早晨的小镇真的很美,群山环绕,虽不及大山巍峨,却也秀丽清奇,婀娜多情。那缥缈的云雾缭绕其间,如同仙女衣袂飘飘,更舔几分如梦似幻的韵味。若遇上天朗气清,初升的太阳穿透云朵撒下丝丝若有似无的光线,鸟儿在田间枝头欢快的唱着歌儿撒着泼,远处绿油油的稻田里秧苗正随风欢快起舞,那比人还高的玉米杆上,背着一个个带着小红帽的玉米娃娃。凉风绕绕,任发丝飞满脸颊,深深呼吸,连空气里都铺满了清甜的气息。

早年,陈永开用白铁皮加工茶壶、漏斗,水桶、簸箕、烟囱、卡盆等一些日用品。靠着几样简单的工具,剪刀、锤子、烙铁,一张张白花花耀眼的铁皮,在他们灵巧的双手中“大变身”。经过计算、测量、划线后的铁皮,会被裁剪出一块块方形、扇形、圆形等不同的形状,再经过敲打、铆接、组合,一件件精致的成品被制作出来。

  从远处传来。

雨是可爱的精灵,她是上天送给我们最贴心的礼物。古人曾说“上善若水”,水的优质品德有很多,比如包容、温顺、细腻、无孔不入······,我最喜欢的是她能够洗涤所有的污垢。当她从天而降的时候,人们开始纷纷避雨,能取消的室外活动全部取消,空气中的汽车尾气被带走,轰鸣的机器也停止了工作。此时所有的污秽都被这场雨冲走了,世界变得安静下来。等这场雨停了,她重新给我们带来了一个清新美好的新世界。

雾起的时候,远处的山峰好象披上了一件透明的轻纱,迷离而又神奇。随着雾越来越浓,越来越浓,转眼之间你的眼前就什么都看不清了,唯有稠密的大雾包围了你。远处的山,近处的树,都在你的视野中消失殆尽,只有清脆的鸟叫声传来,还有身边的露水坠落的声音。此时,你的灵台一片空明,心中的烦恼和忧愁一扫而空,你的情绪会从宁静突然转到极度的亢奋,你想大吼大叫,你想大声唱歌,那么你就叫吧,你就唱吧!这是一个只属于你个人的私密空间。

       我喜欢在这个宁静的小镇上那条宁静的公路上骑行。看着路两侧那一排排三两层的小楼房缓缓后退,哼着十七岁那年流行的经典老歌,从远处绿油油的翡翠地里飘来叶绿素清新的味道,耳旁依稀回荡着无所事事的大妈们围在一起唠叨家常,八卦闲话的琐碎,看着三两成群的学生们从身旁欢快跃过,或者一名步履珊珊的老者牵着一头大黄牛意兴阑珊的走过,又或者不知从哪里跳出一只野猫,箭一般的飞扑而来,又不知窜向哪个躲着老鼠的角落。阳光正好,恍惚间,好像又回到了正青春的豆蔻年华,仿佛自己蹉跎的这些年岁似乎从未曾远去。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白铁皮制作的日用品以其经久耐用被老百姓所接受。几乎家家都有白铁皮制作的水桶、盆、壶、瓢等。陈永开还会按照客户的要求定做,每一单活都精工细作,由于技艺娴熟,所以生意红火,那叮当作响的敲击声每天在老街上空回响。在那个年代,这些铁皮器具是普通的生活器物,也是寻常人家的艺术品。

  两声洪亮的汽笛

我喜欢雨,我更喜欢听雨的声音。如果现在你在第一时间看到这篇文章,那么相信在北京的你一定也可以听到这雨声。或许你会感觉雨声就是雨声,有什么区别呢?区别一定是有的,比如她敲打石阶的声音是沉闷的;敲打汽车的声音有金属声或玻璃声随声附和;敲打在积水上的声音则是清脆的二重奏,第一声“啪嗒”声是雨水敲打水面的声音,第二声“啪嗒”响是被拍起的小水珠重新落下的声音。若是你能看到,那一定在水面上有一个气泡冒出来,像一个突然长出来的小蘑菇。

太阳出来,雾也就慢慢地散去了。远处的山,近处的树,又重新回归到了你的视野。山还是那座山,树还是那棵树,但是,整个的世界好象已经变得不一样了,一种说不明道不出的感受涌上心头,暖暖的、浓浓的,有收获的淡淡喜悦,也有失去的轻轻懊恼。

       如果不是一声突兀响起的哀乐打破了小镇上的宁静,你几乎都会忘记,在这个时光仿佛停驻的镇上,你终究留不住滴答滴答奔走的时钟,留不住春夏秋冬四季的变换,留不住花开的繁盛,留不住叶绿的葱茏,留不住生命的流逝,留不住渐行渐远的青春。看,那天边的晚霞依旧艳丽得妖娆,丝毫不会因为逝去的人儿变得有些许哀伤。生命无常,我常常在想,那些睡去的人们,生命是否留有丝丝遗憾,是否那潦草的一生,恰如一本信手涂鸦的书,后来的人们囫囵翻过,没留下半分值得回味的痕迹。你的一生,是否也只是熟悉你的人们茶余饭后那少的可怜的谈资,任时光的流沙一冲,便再也了无痕迹。

图片 1

  把宁静的空气炸开。

于是,我站在屋檐底下,倾听着这水的精灵们带给我的精彩演奏。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傍晚的风总是带着些许萧索的意味,思绪纷飞间,再也找不到平静的港湾。人们总是在行将就木的时候回味自己的生平,才发现自己还有那么多的心愿未了,梦想未成。活着的人们,是否应该珍惜自己正在呼吸的每一口新鲜的空气,珍惜自己正在经历的每一个不一样的今天,当午夜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今天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也仅仅变成了昨天的一场经历,任你嚎啕抓狂,再也挽回不得。

  在舒适的转椅上,

最初是小雨,如同一首交响乐的前奏,细腻,轻柔,用她的柔情抚摸着你的耳朵,轻轻向我诉说着她们从天上所带来的故事和祝福。这一刻的我闭上眼睛,而面前则是江南水乡的亭台楼榭,是杭州西湖的柔美风情。

       我想是应该做些什么了。思想上的巨人,行动中的矮子只会造就一个被没落而不甘的灵魂。尝试去练好一样喜欢的乐器,学习一门可以流利交流的语言,写好一手行云流水的书法,选择一份喜欢的工作,看一些陶冶心灵的好书,去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旅行,写一本经得起时间洗涤的好书,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善事,在还来得及的时候,好好孝敬父母长辈。所有你想做的,因为懒惰、害怕等借口还踟蹰不前,未去实现的,就大胆去做吧!别让生命留有让人捶足顿胸的遗憾,别让人生在千帆过尽之后只余下苍茫空白。时光那么美,怎能辜负,加油吧,姑娘!趁着阳光正好,趁着和风微醺,趁着青春正盛!

  我和早上虚无的空气,

渐渐地雨大了起来,正式的演奏也便开始了。

  一起感受着难得的百无聊赖。

你听听,不知何处传来的点点金属声与雨声合奏在一起,把音乐的鼓点声也带来了。几声之后,敲击在地砖上的啪啪脆响似是一组水平高超的合唱团,为演唱家的歌唱带来动听的和声,这声音让人的心跳随同其频率震颤共鸣。俄而,地上有了积水,新下来的雨水,便敲打在了水面上。她似是世界顶级的歌唱家,用充满渲染力的嗓音开始了歌唱,那是来自灵魂的歌唱声,声音初而婉转低吟,慢慢地又急转直上,歌唱着宁静与平和,倾听着这歌声,我早已干涸枯燥的心渐渐的被润湿了,这首歌声中的宁静平和不仅仅只存在雨里,随着那敲击也进入了我的心里,好不惬意。

  好奇的耳朵正在偷听

这首音乐已演奏了一天的时间,这一天中,我无时无刻不是宁静的。谢谢你,在我寂寞的时候带给我一份安慰,谢谢你,给我演奏了最美的旋律。也谢谢上天带给我心灵的一次洗礼。

上一篇:寥落古行宫,因诗集编于穆宗长庆年间 下一篇:没有了
澳门新葡新京网址,澳门新葡新京888882,澳门新葡新京网上导航,澳门新葡新京免费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