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跟大家分享岑参的《走马川行奉送封大夫出师西征》,汉家大将西出师
2020-04-04 

    《走马川行奉送封大夫出师西征》 作者:岑参

图片 1

    君不见, 走马川行雪海边,平沙莽莽黄入天。

朋友们,大家好!“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吟诗也会吟”,今天跟大家分享岑参的《走马川行奉送封大夫出师西征》:

    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

君不见走马川行雪海边,平沙莽莽黄入天。

    匈奴草黄马正肥,金山西见烟尘飞,汉家大将西出师。

轮台九月风夜吼, 一川碎石大如斗, 随风满地石乱走。

    将军金甲夜不脱,半夜军行戈相拨,风头如刀面如割。

匈奴草黄马正肥, 金山西见烟尘飞, 汉家大将西出师。

    马毛带雪汗气蒸,五花连钱旋作冰,幕中草檄砚水凝。

将军金甲夜不脱, 半夜军行戈相拨, 风头如刀面如割。

    虏骑闻之应胆慑,料知短兵不敢接,军师西门伫献捷。

马毛带雪汗气蒸, 五花连钱旋作冰, 幕中草檄砚水凝。

    【注解】: 1、金山:即阿尔泰山。 2、汉家:这里实借汉以指唐。 3、连钱:马身上的斑纹。

虏骑闻之应胆慑, 料知短兵不敢接, 车师西门伫献捷。

    【韵译】:

图片 2

    你难道不曾看见, 辽阔的走马川,紧连雪海边, 浩瀚的沙漠,黄沙滚滚接蓝天。 轮台九月的秋风,日夜在狂吼, 走马川的碎石,一块块大如斗。 随着狂风席卷,满地乱石飞走。 匈奴草场变黄,正是秋高马肥, 金山西面胡骑乱边,烟尘乱飞, 汉家的大将军,奉命率兵西征。 将军身着铠甲,日日夜夜不脱, 半夜行军,战士戈矛互相撞拨, 凛冽寒风吹来,人面有如刀割。 马背上雪花,被汗气熏化蒸发, 五花马的斑纹,旋即就结成冰, 军帐中,起草檄文砚水也冻凝。 匈奴骑兵,个个闻风心惊胆战, 早就料到,他们不敢短兵相接, 只在车师西门,等待献俘报捷。 【评析】: 岑参之边塞诗意奇语奇,或清新隽逸,或雄浑壮美。此诗是写雄奇豪壮的。

先说题目吧,《走马川行奉送封大夫出师西征》,这个题目呢,可以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走马川行”,一部分是“奉送封大夫出师西征”。我们之前说过,“行”字代表着歌行体,是从汉魏六朝乐府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一种古体诗,音节格律都自由流畅,给人一种放言长歌、行云流水的感觉。那所谓“走马川行”,也就是走马川放歌;那再看第二部分,“奉送封大夫出师西征”,“封大夫”是唐朝西域名将封常清,因为官封御史大夫,所以称封大夫。这个人一生的经历非常传奇。他原本是蒲州人,也就是现在的山西人,从小父母双亡,被外祖父抚养。可是,外祖父又犯了罪,被流放到安西充军,守卫胡城的南门,这个胡城在今天的哈萨克斯坦。所以封常清其实是西域长大的人。问题是呢,此人虽然生长在胡地,但是又没能长成胡人一样结实的身板。按照史书记载,封常清又瘦又小,一只眼睛有毛病,还跛脚。那这样的人在崇尚军功的边疆地区其实很难生存,封常清也是软磨硬泡,好不容易才在当时的安西四镇都知兵马使高仙芝的手下当了一个小参谋,一点儿都不受重视。可是呢,有一次高仙芝出征,封常清在幕府之中悄悄地就写好了告捷文书,把高仙芝怎么谋、怎么打,何时停、何时走,写得清清楚楚,比高仙芝自己讲还要明白,而且呢,这边仗刚一打完,那边捷报已经写好了。高仙芝还因此被上级大大地表扬了一番。从此之后封常清就脱颖而出,一直当到了安西四镇节度使兼北平都护。

    开首极力渲染环境恶劣、风沙遮天蔽日。接着写匈奴借草黄马壮之机入侵,而封 将军不畏天寒地冻、严阵以待。最后写敌军闻风丧胆,预祝凯旋而归。

图片 3

    诗虽叙征战,却以叙寒冷为主,暗示冒雪征战之伟功。语句豪爽,如风发泉涌, 真实动人。全诗句句用韵,三句一转,节奏急切有力,激越豪壮,别具一格。

这是多么励志的逆袭故事啊。对于岑参这样渴望建功立业的文人来讲,相当有吸引力,所以天宝十三载,岑参有机会进入封常清的幕府,给封常清当判官,真是有点粉丝见偶像的感觉,内心相当激动,情绪也非常的昂扬。那此刻封常清要出师西征,作为下属的岑参写诗送行,这样的诗该怎么写呢?先看前两句:

图片 4

君不见走马川行雪海边,平沙莽莽黄入天。

还记得李白的“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吗?一样的句式,只不过李白写的是滚滚黄河,而岑参写的是漫漫黄沙罢了。那走马川究竟在哪呢?一般认为走马川又叫左未河,也就是今天新疆的车尔成河,那它的位置在塔里木盆地南边。而雪海呢,则在天山主峰与伊塞克湖之间,因为常年积雪,所以叫雪海。可是我们说完这两个地方,问题也就出来了,车尔成河在塔里木盆地南边,天山在塔里木盆地北边儿,雪海当然更靠北,这样一来,走马川和雪海之间的距离差不多有一千公里,无论如何也不能说沿着走马川走到雪海边。

图片 5

既然如此,“走马川行雪海边”应该怎么理解呢?有两种可能:第一种,这句诗讲的是一个相当广阔的空间范围,从天山以北的雪海一直到天山以南的走马川,这其实也就是封大夫纵横驰骋的千里疆场。事实上,这次封常清西征的目的地差不多就在左未河附近。所谓“走马川行雪海边”,那大概就是朝着走马川走在雪海边,这就好比“城阙辅三秦,风烟望五津”,涵盖了封大夫从出发地到目的地的广袤空间。这是一种解释。那还有一种解释,说走马川并不是左未河,而是雪海旁边的一条河沟,或者就是一道平川。那这样一来,走马川行雪海边,就是走马川蜿蜒在雪海的旁边。

图片 6

到底哪个对呢?我个人其实倾向于第二种,因为下面还有一句“一川碎石大如斗”,很显然这应该是诗人眼中的实景呈现,而不是遥想千里之外。不过,还是那句话,“诗无达诂”,而且呢,对诗的理解呀不能太过实在。走马川也好,雪海边也好,乃至后面提到的轮台、金山,那都只是西域沙漠绝壁上的坐标,并不是诗人写作的重点,也不是我们追踪的重点。那什么才是重点呢?重点在第二句,“平沙莽莽黄入天”。为什么“平沙莽莽黄入天”哪?因为塔克拉玛干沙漠呀,更因为沙漠上的烈烈长风。一望无际的沙海上狂风呼啸,大风把黄沙卷到天上,犹如一条黄龙遮天蔽日。风来了,那接下来呢?接下来三句:

图片 7

轮台九月风夜吼, 一川碎石大如斗, 随风满地石乱走。

这是从白天写到夜晚,从风色写到风声,从天上写到地下了。深秋之夜呀,颜色已经看不到了,这个时候声音登场了。什么样的声音呢?“轮台九月风夜吼”,一个“吼”字,何等狂暴、何等惊心动魄呀!怒吼的狂风把斗大的碎石都卷了起来,让它们随着风势满地乱滚,这样的力量是何等恐怖啊!天上平沙莽莽,地下飞沙走石,这不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那样的宁静的风景画,这是一个狰狞的、能够吃人的沙漠,而最酷烈的环境也长养了最凶恶的敌人哪。接下来三句,敌人登场了:

图片 8

澳门新葡新京网址,澳门新葡新京888882,澳门新葡新京网上导航,澳门新葡新京免费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