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姥连天向天横,悟悦心自足
2020-04-05 

**    梦中游历天姥吟留别

汲井漱寒齿,清心拂尘性格很顽强在劳顿费劲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闲持贝叶书,步出东斋读。真源了无取,妄迹世所逐。遗言冀可冥,缮性何由熟。道人庭宇静,苔色连深竹。日出雾露馀,青松如膏沐。澹然离言说,悟悦心自足。——南陈·柳河东《晨诣超师范学院读禅经》

    李白**

晨诣超师范学院读禅经

唐代:柳宗元

柳宗元(773年-819年),字子厚,汉代河东人,卓越作家、教育家、儒学家以至成就优秀的法学家,南齐八我们之一。著名文章有《聊城八记》等两百多篇文章,经后人辑为八十卷,名称为《柳宗元集》。因为她是河东人,人称柳柳州,又因终于大庆知府任上,又称柳河东。柳柳州与韩文公同为中唐古文运动的首领物,并称“韩柳”。在神州文化史上,其诗、文成就均极为优秀,可谓有的时候难分轩轾。

柳宗元

岱宗夫怎么着?齐鲁青未了。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荡胸生曾云,决眦入归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西晋·杜拾遗《望岳》

望岳

乙卯岁,西原贼入道州,焚烧杀掠,几尽而去。二〇一七年,贼又攻永破邵,不犯此州边鄙而退。岂力能克服敌人与?盖蒙其伤怜而已。诸使何为忍苦征敛,故作诗一篇以示官吏。昔岁逢太平,山林五十年。泉源在庭户,洞壑当门前。井税有常期,日晏犹得眠。突然遭世变,数岁亲戎旃。今来典斯郡,山夷又纷然。城小贼不屠,人贫伤可怜。是以陷邻境,此州独见全。使臣将王命,岂不及贼焉?今彼征敛者,迫之如火煎。何人能绝人命,以作时世贤!思欲委符节,引竿自刺船。将家就鱼麦,归老江湖边。——南齐·元结《贼退示官吏》

贼退示官吏

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越人语天姥,云霞明灭或可睹。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掩赤城。天台三万四千丈,对此欲倒西南倾。笔者欲因之梦吴越,一夜阿特兹镜湖月。湖月照笔者影,送自个儿至剡溪。谢公宿处今尚在,渌水荡漾清猿啼。脚著谢公屐,身登青云梯。半壁见海日,空中闻天鸡。千岩万转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暝。熊咆龙吟殷岩泉,栗深林兮惊层巅。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列缺霹雳,丘峦崩摧。洞天石扉,訇然中开。青冥浩荡不见底,日月照耀金银台。 霓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繁而来下。虎鼓瑟兮鸾回车,仙之人兮列如麻。忽魂悸以魄动,恍惊起而长嗟。惟觉时之枕席,失向来之烟霞。尘凡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别君去兮何时还?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安能曲意逢迎事权贵,使本身不得兴奋颜!——辽朝·李十二《迷糊症天姥吟留别 / 梦游云台山别东鲁诸公》

迷糊症天姥吟留别 / 梦中游历三奥雪山别东鲁诸公

唐代:李白

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越人语天姥,云霞明灭或可睹。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掩赤城。天台八万四千丈,对此欲倒西北倾。作者欲因之梦吴越,一夜GREIZ镜湖月。湖月照笔者影,送我至剡溪。谢公宿处今尚在,渌水荡漾清猿啼。脚著谢公屐,身登青云梯。半壁见海日,空中闻天鸡。千岩万转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暝。熊咆龙吟殷岩泉,栗深林兮惊层巅。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列缺霹雳,丘峦崩摧。洞天石扉,訇然中开。青冥浩荡不见底,日月照耀金牌银牌台。 霓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虎鼓瑟兮鸾回车,仙之人兮列如麻。忽魂悸以魄动,恍惊起而长嗟。惟觉时之枕席,失平昔之烟霞。世间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别君去兮曾几何时还?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本身不得欢跃颜!1640唐诗八百首,高级中学古诗,古体,记梦,最美

    海客谈瀛洲①,烟涛微茫信②难求。

    越人语天姥,云霓明灭或可睹。

    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③五岳掩赤城④。

    天台两万八千丈,对此欲倒西北倾。

    作者欲因之梦吴越,一夜Cruze镜湖月。

    湖月照笔者影,送自个儿至剡溪。

    谢公宿处今尚在,绿水荡漾清猿啼,

    脚着谢公屐,身登青云梯。

    半壁见海日,空中闻天鸡。

    千岩万转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暝。

    熊咆龙吟殷岩泉,深林兮惊层巅。

    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

    列缺⑤雷电,丘峦崩摧。

    洞天石扇,訇然中开。

    青冥浩荡不见底,日月照耀金牌银牌台。

上一篇:*  渡荆门送别,渡远荆门外 下一篇:没有了
澳门新葡新京网址,澳门新葡新京888882,澳门新葡新京网上导航,澳门新葡新京免费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