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天没在意,        母亲祖籍河南济源
2020-04-22 

  辛苦一辈子

在眼睛没看瞎的前提下,追完了《W两个世界》,一路追一路感慨,颜值啊颜值,闪闪发光的男主和女主已经美的非人类了,特别是女主,360度无死角,简直美得逆天了;脑洞啊脑洞,穿越二次元,想象无极限,韩国的神编剧简直要上天了!呀呀呀…… 点开《请回答1988》,世界瞬间安静了。一条胡同,三家人,平凡的生活,流逝的岁月,里面有你,有我,有他,是一部好剧该有的样子。 2015年底上映的剧,20集,每集90分钟,《请回答》系列第三部,豆瓣评分9.4分。绝对中肯的评价。如果你没看过,那么你一定要看看。如果你看过了,我相信你不会忘掉。 青梅竹马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从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童年,到情窦初开、芳心暗许的少年,到风华正茂、两情缱绻的青年,一条巷子,温情满满。 最初的镜头从阿泽的房间切入,五张年轻面孔逐一亮相登场,电视里正在播周润发张国荣的《英雄本色》,那是1988年,回忆的起点,那时,他们正读高二,未满十八岁。随后,各自被父母唤回家吃饭,几个家庭开始映入眼帘,故事由此逐一展开。泡泡龙、大富翁、随身听、追星、千纸鹤、高考,五光十色的生活;你在闹,他在笑,他的喜欢你不懂,还在想为什么没人爱自己;高三了,开始知道紧张学习,也会苦恼为什么没有梦想;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的眼里只有你,有份爱藏在心里一辈子,有份爱叫作喜欢就会说出来……20集,六年,人生中最好的一段时光,那时的他们都有着亮亮的眼神,有着你我都曾有过的心路历程,看他们,是在看过去的自己。剧集的最后,镜头随着四十多岁的女主的讲叙,又切换到最初这一幕,又往前推,四五岁的他们正被各自家长唤回家。 “正焕啊,回家吃饭……” “德善啊,回家吃饭……” …… 二十多年的光阴流转,似乎只是一瞬。好的剧是有文学性的,一个首尾呼应,好象把一段记忆进行了封装,年轻的他们和那些关于成长的故事,连同双门洞这个所在,会一直在那里,不会老去,不会褪色,不会拆毁,这也许就是文字或是影像最珍贵的功用。 记得那时年纪小,你爱谈天我爱笑,梦里花落知多少。那时的村庄,那时的街巷,那时的校园,那时的玩伴,那时的一点点动心……我们也是这样长大的,我们也都在青春已逝的年纪频频回首,那时的点点滴滴都是好的,因为我们已经回不去了。 父母子女 雨夜狂奔,坚定的护住要被警察带走的女儿,恳切的眼神颤抖的声音飞快的语速,她滔滔不绝地诉说着女儿的千般好,她不知道她受伤的脚正在流着殷红的血。是啊,那大大小小的骄傲都铭刻在母亲的记忆里,在这个意料之外的雨夜急切的奔涌而出,奔涌成一条没有尽头的河,惊呆了看剧的我。 每个子女都是父母眼里的珍宝,闪着熠熠的光。有没有哪个时刻让你清楚的看到父母那深沉的爱?那些沉潜在他们血液里的感情,那些从不轻易示人的骄傲,滚烫,灼热,从未冷却。 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欣喜又若有所失。孩子大了,渐渐的变成了家里的客人,不再象以前那样亲密无间,无话不谈,失落的母亲尝试着去拥抱儿子,一个生疏的动作,若干未出口的心思。 女儿买的衬衣,小了,父亲还是高兴的穿,即使绷掉了纽扣也是刚刚好;女儿买的鞋子,大了,父亲还是高兴地说着合适,在婚礼上小心的穿。看到塞到鞋里的纸团,穿着婚纱的女儿顿时泪崩,眼前掠过的是这几十年未曾说出口的爱吧。后面几十年,她再也忘不掉父亲的尺码。 年龄再大,也是为人子女。丧偶的女儿为了不让母亲看到家里的窘境担心,装点了一派虚假繁荣,可细心的母亲还是看到了袜子上的破洞,偷偷留下了钱;在子女面前再坚强再阳光灿烂,也会在最软弱的时刻卸下伪装,抱着电话跟母亲痛哭一场。 父母子女,一路走来,都在做着各自的功课。孩子会抱怨父母的忙,也会质疑父母的爱,可是最后都会懂得。父母不是生来就为人父母,有不足,有缺憾,都在慢慢调整、改变,唯一不变的是那份爱。 幼年丧母的阿泽提到母亲依旧会有闪闪的泪花,十几年来“没有一天不想念”;在母亲的丧礼上,德善的父亲谈笑风生,姑姑们谈论着金戒指,可当客人散尽,大哥归来,兄妹几人抱头嚎啕大哭,那种不示人的伤痛看上去更痛;正焕的父亲在自己生日黯然神伤,因为母亲不在了…… 成长和老去是同步调的。父母子女连成的生命链条滚滚向前,不能停止。为什么想回到旧时光?想去见一些人,那年轻的、泰山般的父母。那时我们还小,他们正当年,衰老还很遥远,憧憬着明天,不担心失去。只是,那段短暂的美好岁月,一去不回了。 总有一天会流逝吧/这一青春/就象花开花落…… 花落了还会开,树叶落了,会有新的树叶长出来。可是当那首歌一响起,我还是会有莫名的忧伤。 火热又纯真/所以肝肠寸断地怀念那个时候/听见了吗/听见了 就请回答/我的88年 /我的青春 感恩今生我们一路同行。且行且珍惜。

        母亲祖籍河南济源,1920年1 月20日出生在一个名叫桃源的小村庄。这个村大部分人都姓商,母亲也属这一大姓。国难当头之时,也就是1942年河南遭灾,生活窘迫,为了生存母亲随丈夫逃难到陕西。几经周折投亲靠友定居合阳。母亲一生历经人世坎坷、屡遇人间磨难,早年守寡,养育儿女。全家人的生计仅靠她一人苦苦支撑。她曾在县福利厂打过苦工,干过零活。后来在县城以经营小本生意养家糊口。母亲始终坚持“恪守本分、诚实做人”的原则,堪称合阳的“女强人”。

好的,明天带她去高沟看看。

举例我奶奶临终前躺了三个来月,吃喝都好说,尿有尿不湿,最难的是大便,每次都需要三个人能,算了不再说了泪…泪…不管怎样父母、叔婶总算尽孝让奶奶安详的走了。

  尽管如此

        再过一年多,母亲就满百岁了。这位世纪老人近百年的生命历程充满着辛酸、坎坷与坚强,就像一首歌让我们世世代代咏唱、回忆和恋念,……。

别吵,谢红安慰道:我还有钱,你就去看看。而白炽灯下,谢红忽然发现,老奶的眼泪流了下来。

说说我的经历吧

  母亲是家

              品行高洁耀千秋

        母亲不仅是一位争强好胜的女强人,也是一位与人为善、乐于助人的好人。她在不大的合阳城里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一提起“晓桃妈”大家都赞不绝口,年轻时就下了不少苦,真是了不起。

        母亲乐善好施。她经常接济穷人,不求回报。一些没有钱喝水的人她总是免费提供。因为自已受过苦,困难时也是别人帮着走过来的,所以自已也要去帮助更困难的人。曾经,母亲救助过一位姓吴的孤寡老人,那是一个外乡人,无儿无女,孤苦伶仃,母亲经常送吃送喝,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照顾着他。这位老人死后也是由母亲和乡邻将其尽孝安葬。

        母亲教子严厉。父亲去逝早,母亲总是将子女作为自已的依靠,寄希望于子女。母亲总是严厉地教导我们,甚至有时会棍棒相加,但我们兄妹没有一丝怨言,知道母亲是为了教育我们成人成才,才这样做的。她懂得好好培养子女,才是自已希望。母亲讲的最多的就是,你父亲走得早,娘不能让你们受委屈,你们有出息,娘守寡受罪,就觉得值得。娘不需要你们多优秀,只要平安长大、会做人就行,朴实的话语让我们受益终生。在母亲的言传身教下,我们兄妹六人刻苦努力、不断进取,为党工作,献身祖国建设、服务人民事业各有所成,从来没有辜负老人对我们的期望和要求。

图片 1

1980年五月,我参加银行工作。姐姐、哥哥都走向了工作岗位。

        苦尽甘来, 为了生存、为了子女、为了家,母亲象蜡烛一样燃烧着自已,付出青春、付出辛劳、付出了一切。上天没有将这一切遗忘。由于母亲的辛劳付出和含辛茹苦,使我们张家逐步过上小康生活。由过去租房转变为如今拥有自已的小院,也盖起了楼房,宽敞明亮,居住条件发生了根本改变。家族也不断壮大,可以说:四世同堂人兴旺,五十多口一大家。

图片 2

1993年春节全家,逐步迈向小康。

图片 3

母亲80大寿,四世同堂,全家共庆。

        盛世太平,人心向往。母亲步入老年之后,逐步退出生意圈,休养在家,安度晚年。因为儿女们都成家立业,另立门户。目前也没有什么牵挂。该做的事都有交代,尽到了自已应尽的责任。多年来我一直照顾老人的晚年生活,其他子女也都很孝顺,逢年过节儿孙们常回来看望老人,使母亲不孤单,很幸福。常言到,要好好的孝敬父母,因为他们才是儿女的佛。

图片 4

我和老伴照顾晚年的老母亲

图片 5

娘在家就在,有妈妈真好,母亲与我全家。

        母亲经常对我讲,年轻苦不算苦,老来福才算福。现在母亲大人已98岁高寿,身体依然健朗,起居自如,生活规律,坚持定期洗头,每晚泡脚。爱讲卫生经常保养。母亲虽然年轻时吃了苦,出了力,但到老来无病无灾,健健康康,这真是上天对母亲的恩赐,也是做儿女尽孝的回报,更是母亲一生积德行善所结的善果。

图片 6

近百岁的母亲起居自如,生活规律

        心态好,明事理,做善事,粗茶饭,知足常乐;坚强、谦和、善良、无私,这就是我们心中最爱最伟大的母亲!每当我从外面回来时总要喊一声娘,听到母亲亲切的回应声,就觉得这时的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真是娘在家就在,有娘就有依靠,有娘更有亲人。

        人常说: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让我们共同期盼母亲百岁大寿,邀请天下所有人参加, 为大家添福加寿。祝天下所有的母亲福寿康宁,快乐精彩!

她已经对他失望透顶,这么大岁数了,她也不指望他有所改变。她完全认命了。你看他整天也不知想什么,就对小孩子念书吧!你识字人,应该每天督促督促,可他却好,成天熟视无睹,和庄里人东扯西拉,一天到晚不美国就日本的。从电视报纸上看点新闻,便眉飞色舞,仿佛吃了兴奋剂。而如果细听,你会发觉,他这么大岁数了,还没有一点思想是自已的。完全是留声机,昨天的和今天的有了明显的矛盾,他也看不见。就大喇叭似的到处乱演讲。一天当中,徐此而外,他便象死蛇一般,毫无生气。

人生中只有遇到这种情况的人才真正的懂,有时不是真的不孝顺,而是种种原因不允许!

  好象天都塌了

                艰难不屈总昂首

        有哲人说,人生实苦。这句话母亲体会和理解的更深刻。就在全家生活还算过得去之时,哪知更加沉重的苦难将要降临。1958年5月5日,父亲身患重病不幸逝世,年仅49岁。父亲英年早逝,撒手西去,母亲的天塌了下来,身在异乡的母亲举目无亲,唯一能依靠的人走了,走的是那样突然、那样的无情、那样的心如刀割。孤儿寡母如何生存?命运在问,大地在问,母亲用青春年华作出了最坚强、最完美的回答。父亲走时我们兄妹最大的才十五岁,最小的我仅四十天还在襁袍之中。家中的顶梁柱倒了,家人唯一的依靠和生活来源失去了。这对母亲和全家人以后的生存真是致命的打击。亲朋好友面对母亲的不幸遭遇和沉重负担,除了同情以外,都劝母亲尽早返回故乡,投奔亲人。有的说:“合阳对你和娃们生存空间希望很小,如果不行就把最小的儿子送给富裕人家换取点生活费,别再委屈了自已。”有的人还在说服母亲改嫁,以解决子女们的养育问题。所有这些对与不对的劝告,母亲都给予果断的拒绝。

        面对父亲的突然离去,加之正逢三年自然灾害,当时家中无钱无粮,愁得母亲整天以泪洗面。六个孩子天天围在母亲周围都喊着一个字:“饿”。而且吃不饱饭,孩子们都不愿上学。听母亲讲,二哥合喜小时候最闹嘴,前脚送到学校,因吃不饱饭后脚又跑了回来。二哥因为上学不知挨了母亲多少打。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手无分文的母亲真不知该怎么办。悲伤的心情痛入骨髓,为什么命运对她这么不公平,灾难怎么老是降临到自已头上。不幸的遭遇使母亲整整三年的时间就像变了一个人,逢人不语,低头过街,不敢抬头看人。母亲每当遇到日子难过或者心情不好时,只能在娃娃身上出气,我挨母亲的打记不清次数。其实她这也是无奈之举,想以此来舒缓、平息自已的内心痛苦和抑郁的心情罢了。

图片 7

父亲去世一年后,母亲四十岁

        由于受到沉重的打击,愁啊愁使母亲过早地白了头。因伤心流泪过度,眼睛患病视力大幅下降。生活的各种困难和阻力接踵而来,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好人的不断相劝和疏导,母亲的脑子也终于转过了弯。她想,生气不如争气,抱怨不如改变,自已的命运靠自已掌握,不屈不挠就是母亲的性格。为了家庭和子女,母亲再苦再累不言累、不诉苦,最好的选择是坚强、是不屈。孩子们才是自已的希望和财富,也是她的全部生命价值。她不服输、不认命,不断告诫自已:“我绝不能倒下,必须活在当下。再苦再累也要笑,只要我在,家就不能散,儿女必须全。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不看八九常想一二。必须战胜摆在自已面前的一切艰难困苦。相信自已,用微笑迎接战。”为了全家人生存和日子的继续,母亲毅然独撑大厦,努力奋斗。

        她先在县福利厂打零工下苦力。每天拉砖运土做小工,洗衣织袜炸油糕。为了不让孩子们受冻挨饿,母亲每天既要忙福利厂的工作,还要考虑孩子们的穿衣吃饭。为了两不误,她想办法抽时间,夏顶烈日,冬冒严寒,拾棉花、挖野菜,捡玉米,溜红薯,为了填饱孩子们的肚子,在没粮食的情况下,整天以红薯叶为主食下锅充饥。家中唯一的好吃的就是棉花籽榨过油后压的饼子,个个吃的脸肿便秘咽不下。“没钱的日子实在难过”,穷人们都对这句话感同身受,体会深刻。在穿衣方面,孩子多,母亲顾不过来,除了少数部分自已做以外,大部分衣服鞋子主要靠捡别人剩下的穿。孩子们的衣鞋子大小不一,七凑八搭,参差不齐,大的穿了小的接着穿。真是寡妇抓娃靠大家啊!

        每到晚上,全家人铺炕睡觉时,母亲总会数数孩子全不全,时不时会出去找还没回来的娃们。母亲拚死拚活的在福利厂苦干了一年多,由于收入微薄,难以维持家人生计,母亲毅然决定在县城经营小本生意,养家糊口。这一决定缓解了家中窘迫。在县城北街也就是我们现在的家支起了小货摊,摆干果,卖茶水,织袜子。饱经风霜雪雨,尝遍人间酸甜苦辣,含辛茹苦抚养四男二女。为了不影响孩子们的休息和学习,母亲每天总是起早贪黑,白天忙前跑后做生意,晚上等孩子都睡了以后开始织袜子。当时一双袜子才挣两毛钱。每晚上熬夜靠手工也织不了几双。受当时条件限制,家里没有钱装不起电灯,照明只能靠点煤油灯,光线十分昏暗。母亲视力差,只能在原有的眼镜上再加一副高度近视镜,才能很困难地看清袜子的织法。经常一干就是一个晚上,每当我们晚上醒来的时候,看到母亲不知疲倦织袜子的背影,心里真不是滋味。我在想,母亲啊,你的辛苦为儿能看到,能体会到你的苦,你的累,待为儿长大成人后,一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父亲不在了,儿子就是你的依靠。当时代销香烟线百元才能挣三元钱,过去的人经济普遍困难,买整盒烟的少,论根买的多,所以一整天下来也未必能挣多少,我们每天的生意利润也是分厘积累,就是靠这微薄的利润支撑着我们兄妹几人的生活来源,使我们慢慢长大成人。在此,我们多想对母亲说,你在儿女成长中功不可没,我们永世不忘。

图片 8

1964年元月,最困难时候全家福,母亲怀抱大姐的孩子。

她不记得自已的父亲,在她还未出世时,父亲便被河工累死了。是李大园子那班人,他们合起玩弄她父亲,让他多推车多上土。饥荒年代,吃不饱正常,个个都推不动小车。但你不能欺负小门小姓啦,她父亲人憨,又是有力气的人,于是,一齐提弄他,终于把他累倒了。

我们做子女的要怎么做呢?老人也要站在子女的角度想想,工作压力很大,孩子上学也很操心,后面还有一个生病的老人需要照顾!也要为子女想想,为子女减轻负担!都是相互的。有些老人喜欢倚老卖老,时间一长,原本的孝子就真的变成不孝了!

  父亲象天

                                    张和平

想到这儿,她下了决心,如果真是那老病,她绝不再看下去。

久病床前无孝子,这句话自古到今源远流长,确实是这个理!

  通过自已的努力都能撑起一片天

              逃难西行度时艰

        父母皆艰辛,尤以母为笃。母亲姊妹4人,她排行老四。在她正对生活充满憧憬和期盼美好的幼年时刻,外公因病辞世,她失去了父爱,这使她幼小的心灵受到深深的创伤。母亲年纪虽小但却很懂事,能够体会外婆的苦楚与沉重的家庭负担,她自强不息,勇于吃苦,她从小就心存争强好胜的信念,养成遇艰难总不屈、从不向命运低头的坚强性格。她经常帮外婆下地干活,洗衣做饭,照顾年老多病的曾祖母,尽最大努力减轻家中负担。1936年母亲16岁时由于受家庭特殊情况的影响,母亲很早就嫁给了父亲。父亲姓张,家住河南济源梨林镇南荣村,离母亲家约有6、7里地。父亲比母亲大10岁,据母亲说,父亲为人忠厚、头脑聪明,对她十分关爱,这种情份让母亲终生不忘。婚后的几年,虽然日子过得清贫,但也琴瑟和諧,相依为命,生活平淡而幸福。

        人生总有缺憾,母亲这样的清贫平淡的日子也未能持续多久。1942年,在国内战乱,匪寇横行,水患成灾,民不聊生的非常困难的时期,父母为谋生路、求平安,背井离乡,开始了漫漫的逃难生涯。他们相衣为命,共度时光,肩挑行李,沿门乞讨,向西而行。途中受尽难以名状的艰难困苦,过着非人般的生活。走困了,就以天为被、地为床,做暂短休息,就这样昼夜兼程,步行二十多天来到合阳县城。说到此,合阳县还算充满包容之地,也许这就是人生机缘,父母及我们子孙从此与这片热土结下生生世世的不解之缘。

        初来咋到,父母只能租房居住,合阳对父母来说非常陌生,必定与生于斯长于斯的河南不同,得慢慢适应这里的环境,观望事局的变化,待社会稍稍稳定,他们就在合阳暂时安顿下来。但为了长期生存,父母在县城做起小百货买卖,周转经营,积少成多,维持生计。慢慢扩大经营规模,因此日子也算慢慢平稳下来。不久我们兄妹六人也相继出生。父母每天照顾我们,虽然又苦又累,但也享受着天伦之乐,穷日子也算有了盼头。

        但不久全国上下公有制改革,国家政策要求公私合营,将全部私营企业和个体商户入伙为公。无奈之下,父亲随家中的小部分商品进入小书店(就是现在的百文商店)上班,书店员工都是河南人,母亲就成了家庭主妇,相夫教子,洗衣做饭,日子也算安定下来了。

刘晓天于是跟母亲说:明天再到王营看看。

我姥姥吃碗面条就走了,没住一天院,没花一分钱,没有给七个儿女任何拖累,大儿子的孙子都已经上大学了,年近七十,如果姥姥是久病,我这个大舅一定不会是孝子,因为他做不到了!

  子女们各自都有自已家

图片 9

起初怎么就嫁了这样一个男人。在她心目中,他就这样了。满瓶不响,半瓶咣当。他是农中的学生,从小成绩很好。老奶去福建,半途而亡,他退学回家。回家后在完小代课,代你就代呗,不知谁说做干部有出息,于是,他回到大队了。

原来我们村子来就有过这种事,他们家有弟兄三个,三个到了快结婚的年龄了还没结婚,大的28.9了,小的两个也有24.5了,然后呢三弟兄每年都在外面打工,反正在家也没事做,只有种地,人家都不愿意种地,后来都去厂里上班了,三个都是在不同的地方。有一年年中也就是七八月份吧,他们家母亲生病了,具体是什么病我也不太清楚,反正住院都住了好久,然后他爸爸就分别打电话给他们三弟兄,老大过了两天就回来了,老二和老三都说厂里请不了假来不了了,让老大先照顾下,以后他们会补偿他的,就这样老二老三都没有回来看他母亲。他父亲很是生气,说是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他们拉扯大居然是个白眼狼,没良心的,母亲住院了都不回来照顾下。后面老大在医院照顾了几天也走了,过了没多久母亲就去世了。老二老三连最后一面也没得看。说起来真的是挺悲哀的。

  母亲是家

快满百岁的母亲

没有,老奶勉强出挤出笑来。

拖垮的不是孝道,是人!孝道永流传,人不是钢铁,不是机器!不能永久!

  父亲象天

她有兄妹五个,大姐,大哥,二哥,还有一个是重山弟弟。在世上,过的也都一般般。

图片 10

  因为子女们

大哥呢!是个做小生意的,一年到头,鬼精鬼精,什么挣钱他就干什么,没有个定准,收过酒瓶,卖过冰棍,贩过瓜果李枣。那小算盘算计的是不含糊一点,和二哥分家,为一把铁铣竟然把弟弟用棍打昏。

小时候我们生病了去医院父母总是很担心我们,整天无微不至的照顾着我们,生怕我们有点什么问题。可是当父母生病住院时我们却做不到像父母无微不至的照顾我们一样,照顾他们。

澳门新葡新京网址,澳门新葡新京888882,澳门新葡新京网上导航,澳门新葡新京免费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