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草闭闲门,相对亦忘言
2020-01-28 

    【评析】

诗是写寻隐者不遇,却赢得别的情趣,通晓到“禅意”之妙处。构造严密紧密,层层扣紧主题。

联机经行处,莓苔见履痕。白云依静渚,春草闭闲门。过雨看松色,随山到根本。溪花与禅意,绝对亦忘言。——明清·刘长卿《寻南溪常山道人隐居 / 寻南溪常道士》

尾联的“禅意”,用得精妙。小说家看到了“溪花”,却浮起“禅意”,从幽溪深涧的陶冶中获得超悟,从摇动的野花静静的看管中,领略到清幽的清趣,溶化于心灵深处是风流浪漫种重点清幽,荡涤心胸的反思欢喜,自在宁静的心怀与静谧清幽的物象融合为后生可畏。并且禅宗原来就有拈花微笑的好玩的事,这都溶入默契不言的妙悟中,而通晓出“禅意”,因用“与”,把物象和心境联结起来。禅宗的妙悟和法家的得意忘言,有内在相符之处。佛道都喜占山林,幽径寻真,荡入冥思,于此佛道互融,而步入“相对亦忘言”的精气神儿境界。

    诗是写寻隐者不遇,却赢得其他情趣,领悟到“禅意”之妙处。构造严密紧密, 层层扣紧主旨。

【注解】:

寻南溪常山道人隐居 / 寻南溪常道士

唐代:刘长卿

刘长卿(约726 — 约786卡塔尔(قطر‎,字文房,赫哲族,通辽人,辽朝作家。后迁居廊坊,河间为其郡望。玄宗天宝年间进士。肃宗至德中官监察士大夫,后为长洲县尉,因事入狱,贬南巴尉。代宗大历中任转运使判官,知淮西、鄂岳转运留后,又被诬再贬睦州司马。德宗建中年间,官终四平抚军,世称刘嘉峪关。

刘长卿

早年戏言身后意,今朝都到后边来。(身后意 意气风发作:身后事卡塔尔服装已进行看尽,针线犹存未忍开。尚想旧情怜婢仆,也曾因梦送钱财。诚知此恨人人有,贫贱夫妻百事哀。——古代·元稹《遣悲怀三首·其二》

遣悲怀三首·其二

调角断清秋,征人倚戍楼。春风对王陵,白日落梁州。 大汉无兵阻,穷边有客游。蕃情似此水,长愿向西流。——唐宋·张乔《书边事》

书边事

寒山转苍翠,秋水日潺湲。倚杖柴门外,临风听暮蝉。渡头馀落日,墟里上孤烟。复值接舆醉,狂歌五柳前。——孙吴·王维《辋川家居赠裴举人迪》

辋川家居赠裴进士迪

唐代:王维

寒山转苍翠,秋水日潺湲。倚杖柴门外,临风听暮蝉。渡头馀落日,墟里上孤烟。复值接舆醉,狂歌五柳前。

458宋词四百首,早秋,写景,田园,抒情

三头经行处,莓苔见履痕。

    【注释】

诗题为“寻”,由此而发,首两句一路“寻”来,颔联写远望和近看,“寻”到了隐士的居处。颈联写隐者不在,看松寻源,别有看头。最终写“溪花自放”而“悟”禅理之无为,纵然寻到了常道士,也只好绝对忘言了。

大历(唐圣祖年号,公元766—779年)前后,是个感伤时期,相当多诗词都特意表现感伤色彩,但更多的是开脱时期失意、政治苦闷、人世纠缠,而追求寂静、冲远、淡泊的心思。刘长卿此诗也呈现了当下的“时期心声”。

    过雨看松色,随山到基本。

为请教常道士笔者联合搜索而来,苔痕中可清楚可辨出小编的鞋的痕迹。

译文

    一路经行处,莓苔见屐痕。

【评析】:

       唐代:刘长卿

    刘长卿:(709?-790?),字文房,郡望河间(今属甘肃),籍贯咸宁(今属广西)。青年涉猎于嵩阳,天宝中进士及第。肃宗至德年间任监察里胥,后为长洲尉,因事贬潘州南巴尉。元夜东游吴越。代宗大历中以检校祠部员外郎为转运使判官,任淮西鄂岳转运留后,被诬贪污,贬为睦州司马。德宗朝任来宾少保,叛军李希烈攻白山,弃城出走,复游吴越,终于贞元八年以前。其诗气韵流畅,意境幽深,婉而多讽,以五言专长,自诩为“五言长城”.

1、渚:水中的小洲。

      寻南溪常道士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应是钓秋水
澳门新葡新京网址,澳门新葡新京888882,澳门新葡新京网上导航,澳门新葡新京免费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