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少爷随家人车队上山,小红唇是宝光寺的大香客
2020-03-12 

  一、她

战天风也闻声看去,只见数丈开外,站着一群和尚,最前面一个老僧,极老,极矮,矮到只有他身后和尚的腋窝高,老到白胡子拖下来,一直拖到地下,以至于他必须要用左手把胡子挽一个结托着。不用说,众人拜的自然就是他了。 老和尚的精神极好,红光满面,两只眼睛也极有神彩,不逼人,但别人与他眼光一对,莫名其妙的就觉得身上暖洋洋的,就好象冬天里给太阳照到一般。 “这和尚了不起啊,是个高手呢,难怪他一声号子,鬼不哭狼不叫的。”战天风心中嘀咕,三不管先从渔网里出来再说。这和尚厉害,万一也把他做鬼打,他可就真成冤死鬼了,从渔网里出来,打不过至少还能跑不是。而就在他从渔网中站在来的同时,猛听到惊叫声一片:“鬼,鬼,大白天鬼现显形了。” 原来就在这一刻,一叶障目汤的魔力失效了,便在一片鬼叫声,忽地传来哇的一声啼哭,原来那孕妇给这一顿惊吓,竟就把孩子给吓出来了。 又见鬼又生孩子的,众人刹时都呆住了,谁也不知道怎么办,齐扭头看向金果罗汉,金果罗汉却是满面庄严,宣一声佛号:“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不是鬼,是佛,此儿睁眼见佛,他年必定福德无量。” 众人都愣住了,那渔夫道:“金果罗汉,你说这落水鬼不是鬼,是佛吗?” “是。”金果点头,看向那产妇道:“你是怀孕很久了,一直不能生产是吧?” 那产妇孩子还在身下,只是吓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时勉力点了点头,低声道:“是,信妇怀孕快两年了却一直不能生产,想不清楚,所以跳河。” “这就对了。”金果含笑点头,道:“我师弟银果圆寂时曾留有佛喻,是两句话,暗示未来的转世灵佛,那两句话是:有孕无生,有身无形。我们一直不明白佛意,但现在不就明白了吗,这位小娘子明明有身孕,却两年不生,这不就是有孕无生吗?为什么不生,因为要见佛才生啊。有身无形,转世灵佛明明有身子,别人却都看不到,这不是有身无形吗,所以这位便是我师弟的转世灵佛,我佛印宗新的方丈。” “原来如此。” “难怪说鬼怎么会在大白天显形呢,原来是佛啊。” “这孩子原来要见佛才生啊,好大的命。” 众人议论纷纷中,一齐拜倒,便是那产妇也要爬起身来,那金果罗汉却道:“你不要动了,好生回去带好孩子吧。”这时那产妇的家人也闻讯赶来了,叩了头,喜滋滋抬了产妇孩子回去。 这时金果身后群僧一齐拜倒,口中齐称方丈,个个一脸喜色,这群僧人年龄大小不一,金果身后并立的四僧年纪最大,约莫都有五六十岁年纪,个个眼中精光闪烁,战天风只看一眼,便知这四人修为绝对不比刑天道人或灵心道人差,这四僧后面,还有十多个和尚,都是三十来岁四十岁不等,修为也明显比前面四僧要差得多,但战天风可以肯定,这中间的任何一个,灵力上的修为都比他要强。 只扫了这一眼,战天风便有些心头发怵,暗叫:“这什么佛印宗还真是好手如云啊,了得,可七大玄门中怎么没他们的名字呢?奇怪。”心中嘀咕着,眼见群僧一齐拜倒,可就有些手足无措,忙叫道:“诸位大师傅是拜我吗?不敢,不敢,你们可能认错人了,本人战天风,江湖人称神锅大追风,却不是什么转世灵佛,更不是你们的什么方丈。” 金果看着他,一脸的笑,道:“师弟不必推托了,佛谒已应,你不是转世灵佛,谁是转世灵佛,来吧,跟师兄一起回寺去。”说着伸手来牵战天风的手,他身子离着战天风还有四五丈距离,手伸出来也不快,但战天风刚想要让开不让他牵着呢,手腕子突地就给牵住了,金果也一下就到了他面前,到底是怎么来的,战天风竟是完全没有看清楚,甚至是一点感觉都没有,生似金果本来就站在他边上。 “他若是敌人,本大追风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战天风脑中闪过这个念头,身子却已给金果带得直飞出去。 战天风在空中飞掠,还想辨解他不是什么方丈,但扭头看向金果,他身边这个一手带着他一手滑稽的托着胡子的矮小老和尚脸上,却有着一种莫名的庄严的力量,竟让他无法开口。 不多会,前方出现一片屋宇,战天风先以为是座镇子,到近前一看,可就张大了嘴合不拢来,哪里是座镇子,竟是座寺院,那一片屋宇,竟全都是寺院里的庙宇,红墙碧瓦,在夕阳余晖中发着耀眼的金光。 “天爷,这庙可真大啊。”战天风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惊呼。 一边的金果微笑道:“佛印寺为我佛印宗的根本圣地,有这等规模,那也不算什么。” “这还不算什么?”战天风瞠目结舌,心中嘀咕:“皇宫也不过这样子吧,这老和尚人矮,嘴可大。” 说话间,已在寺门前落下,寺中刹时钟鼓齐鸣,一扇扇大门洞开,大小僧人结队而立,战天风一眼看去,也不知有多少门,门后又有多少弟子,夕阳下光头铮亮,不由更是摇头惊叹。 “迎接灵佛。”高呼声中,两名老僧引路,金果牵了战天风的手,迈步入寺,后面两名老僧紧跟,随后僧众一队队跟着,众人口中更齐声诵经,战天风只听得懂阿弥陀佛四字,其它的一概不知,但香烟缭绕,钟鼓齐鸣,梵唱声声,形成一种奇怪的感觉,战天风想说话,竟是什么也说不出来,一个人就象是呆了,只会跟着金果一步步的走,所过之处,僧众逐一拜倒,个个一脸欣喜一脸庄严,很多人眼中竟还含了泪,弄得战天风竟也好象要落泪的样子,不过细一想,可又莫名其妙。 到大雄宝殿,金果在佛前跪下,道:“佛祖保佑,银果圆寂八十一年后,灵佛终于出世,我佛印宗从此有了新的方丈,阿弥陀佛。” 他最后这一声阿弥陀佛,并不比前面的话声高,但声一落,旁边的一口巨大的古钟突地嗡的一下响了起来,战天风吓一大跳,心还没落下来呢,外面忽然传来巨大的嗡嗡声,就象有千万只野蜂齐扑过来一般,战天风又吃一惊,他是屁股向外的,当下把屁股悄悄翘起,低头看出去,却原来不是野蜂,而是无数的和尚在齐声诵经,殿外的广场极大,这时却挤满了和尚,也不知有几千人。战天风给那密密麻麻的光头吓得手一软,头往前一栽,“咕咚”便叩了个大响头。

尘世里的人说,做了宝光寺的方丈,梦里都会喜欢死。 宝光寺是座大寺,僧众二百多人,有道高僧也是不少。别说尘世里的俗人,就是宝光寺的僧人也说,能做上方丈,那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和缘分。 但宝光寺的僧众都知道,下一任方丈就是三十二代弟子不悟。不悟一 尘世里的人说,做了宝光寺的方丈,梦里都会喜欢死。 宝光寺是座大寺,僧众二百多人,有道高僧也是不少。别说尘世里的俗人,就是宝光寺的僧人也说,能做上方丈,那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和缘分。 但宝光寺的僧众都知道,下一任方丈就是三十二代弟子不悟。不悟一岁进的宝光寺,是被宝光寺的佛音养大的,二十年来心无旁鹜,潜心佛学,参禅解佛,通幽入微。年纪轻轻,已是宝光寺藏经阁的主事,深得方丈苦空大师的喜爱。有了大香客,苦空大师往往是携了不悟亲自作陪。 寺是大寺,香火就盛。进香的善男信女整日络绎不绝,就像寺前愚溪的水,长年没个断的时候。 乐极楼的小红唇进香来了。小红唇是经常来进香的,有人就想,小红唇一个妓女,烧的什么香拜的什么佛呢? 乐极楼在水镇。水镇的人出门在外喜欢问别人话:“你去过水镇吗?” 被问的人摇头说:“没去过。” 水镇的人就一脸的遗憾说:“可惜呀可惜,水镇都没去过,那不白活了吗?” 对方心痒痒的就问:“水镇有什么呢?” 水镇的人于是自豪地说:“水镇有乐极楼,乐极楼有小红唇。” 名满五府十八县的小红唇是男人的梦想与欲望。 小红唇是宝光寺的大香客,香火钱每次都是一张二百两的银票。 方丈苦空大师请小红唇用茶,不悟在下首作陪。小红唇看着不悟浅浅地笑,不悟低了头,不悟觉得自己有了魔障。 小红唇离开宝光寺时,被高高的门槛绊了一下,在身后送行的不悟扶住了她。小红唇笑了,银格玲玲的笑声撕破了宝光寺肃穆的天空。 “罪过,罪过。”不悟在心里说。不悟托住了小红唇胸前丰腴而绵软的欲望。 小红唇进香更勤了。来了就“不悟、不悟”地叫,叫得不悟心如鹿跳。不悟在禅房颂佛的时间更长了,不悟觉得只有在庄严的佛号声中才找得到宁静和平和。 “不悟,你是一只鸟,在我心里筑了个巢呢。”小红唇说。 “不悟,你还了俗娶我吧。”小红唇追着不悟说。 “不悟,我是一朵花呢,我把我的美丽绽放给你。”小红唇拉着不悟的袈裟说…… 初秋的时分,宝光寺的一池红莲开了。 如焰的红莲恰如小红唇绽放的激情与胴体。不悟抱住小红唇的时候,觉得自己是一轮喷薄而出的太阳。 “师傅,我背叛了佛。”不悟跪在苦空大师的座前。 “缘来缘去,哪有什么背叛之说,”苦空大师说,“你去吧,小红唇在寺外等你九天了呢。” 不悟一辈子都没忘记苦空大师送别时说的话。 苦空大师说了什么呢? 苦空大师说:“不悟,你找到了你的佛!”

9月23日晚,旅居老挝越南佛教信徒、越南侨胞、老挝佛教联谊会和尚等参加在老挝首都万象佛迹寺举行的超度法会,悼念越南国家主席陈大光。

  心有繁华该怎样康复

老挝佛迹寺方丈释明光尚座在超度法会上表示,每逢中秋节来临,陈大光主席都向国内外少年儿童致以中秋节贺信。今年,在去世之前,陈大光已向少年儿童们致以中秋节贺信,体现一位国家主席对青年一代所给予的特别关心。

肇惟岁首,正月元旦。

  这种纠结跟了她一辈子

超度法会场景

沈家少爷随家人车队上山,去上那正月初一头一炷香,祈一年福祉。

  晚,跪在蒲团上默默无语

释明光尚座表示,陈大光主席逝世令旅居万象乃至老挝越南佛教信徒和侨胞感到十分惋惜和悲痛。

无奈今年仍是大雪封山,七八驾大小马车举步维艰,少爷这辆更是误在了雪里。家丁五六人奋力推着车,沈家少爷只是在车轿里向外望着。

  菩萨低眉顺眼,表情叩人心扉

在庄严的气氛中,越老两国佛教信徒和旅居万象越南人一同祈愿陈大光主席早日往生极乐、脱离苦海。

极目远眺,云踪寺掩在飞雪银树中。雪片鹅毛般大,风无一丝,雪如谩舞般四合落下,绵软温柔,白茫茫世界,声音也被掩埋。

  等风来时雨已先至

超度法会结束后,老挝佛迹寺向受7月23日在老挝南部阿速坡省发生的萨南赛县桑片-桑南内水电站大坝坍塌事故影响的老挝学生赠送350份慰问品。

疏林萧索,沈家少爷于凌乱视野中见一幼小光头,穿着破损棉僧袍,棉絮从破洞中翻出,与白雪混做一处,身后背着一小捆柴,跌跌撞撞朝车队这边走来。

  就这样走走停停已然白发及腰

"小孩儿,小孩儿!"沈家少爷唤着。小光头抬头看见窗帘后探出的脑袋,紧走了两三步,来到车边,冲着车中的人双手合十行了个佛礼:"阿弥陀佛。施主,我不是小孩儿。"

  有人说忽明忽暗的日子也是风景

沈家少爷将手伸出窗外,掸落光头上的雪,笑道:"分明是个小孩儿。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大雪里走?"

  可惜这风景如苦酒,一饮而尽才壮烈

"出寺拾柴,和师兄们走散了。"

  如果命运是道选择题

"你是这前面云踪寺的?"

  她依然无法选择四大皆空

"是云踪寺的沙弥。"

  她怕她的悲误伤远处的青山和近处的乌鸦

"既是沙弥,可有法号?"

  眼下,她只想选择半盏佛灯取暖;仅此而已

"阿弥陀佛。法号慧觉。"

  二、七宝寺

"我没有法号,我叫沈雁。"

  七宝寺,是我离那最近的地方

小光头睁着圆圆的眼睛看着被窗帘半掩的笑靥,嘴角上扬也弯出了一抹笑。

  还是晚到了,陌生的古镇陌生的堂

"同是往云踪寺走,上车来吧。"

  善念起伏、檐歇庄严,我也不敢不庄严

小沙弥本想推辞,沈雁半个身子却已从车子前面轿帘里探了出来,回身冲慧觉伸出了手。

  跪在大慈大悲面前、跪在菩萨面前不知自己何所求

慧觉犹疑间,片片雪花已宿在沈雁手掌上,手心温热,片刻便融成细小的颗颗水珠,慧觉缓缓伸出手,沈雁柔柔握住。

  落叶悠悠佛风总绿

小厮看自家少爷招呼一个小沙弥上了车,便接过了慧觉背上的柴。车还陷在雪里,马儿哧哧的喘着气。

  古木老了,依然怀柔,我老了却怀愁

沈雁将手炉塞给了慧觉,拉他身边坐下。

  我想问方丈,可否允我参佛,方丈笑而不答

"云踪寺我每年都来,从未见过你。"

  上了法船,能否抵达彼岸?实在遥远

"我是去年剃度的。"

  寺前的小径安宁清幽,家乡的冷清谁在打理?

"原是如此。我只是每年元旦来烧香,祖母、母亲是每月初一十五都来拜佛的。"

  我不敢许愿,怕这眉间的尘埃总是掸不净

慧觉想起了风雨无阻的沈家香客,方知眼前这位是名门望族的少爷。

  我不敢还愿,怕这半辈子风声呼之欲出

"我今年十岁。你多大了?"

  我是罪人,请原谅我一贫如洗,掏出的只有彷徨

"八岁。"

"看你个子不高,圆头圆眼,我以为你只有五六岁。俗家姓名叫什么?"

"阿弥陀佛,出家人进了空门,便无俗家姓名。"

沈雁笑道:"怎能如此说。若没有俗家父母生养,赐予姓名,怎有你出家受戒得法号的机缘?何况我已报上了姓名。"不依不饶,只让慧觉快说。

车轿的窗帘自被沈雁掀开未来得及合上,慧觉看向窗外,大雪接天连地,混沌如初开,僧俗又岂不是一个世界。

"卢靖。"

话音未落,马儿一声嘶鸣,车轮滚出雪窟,车里的人颠的似要跃起。沈雁揽住慧觉,手护住了他的光头。直至停稳,慧觉脱出怀抱,坐稳道:"阿弥陀佛。"

沈雁笑看他:"你说什么?"

"我俗家姓名叫卢靖。"

沈雁的马车最后一个行至云踪寺。进了山门,知客师法清立在门内,却见慧觉跟在沈雁身后,有小厮替他拿着柴。向沈雁行了礼,悄声走到慧觉身边说:"怎么你和沈施主回来了?你师兄们呢?"

"我和师兄们在林中走散了,雪大无处寻觅,只得先往林外走,碰到了沈施主。"

"你师兄们还未回来。怕是还在林中找你呢。"

沈雁一旁听着,回身说:"他着急回寺,我就带了他来,你们差人再去唤他师兄们回来便是。"然后从小厮手里接过柴禾,帮慧觉背好,"去放柴吧。"

慧觉向沈雁、法清行了礼,向伙房走去。沈雁望着小小身影,渐渐被灰墙白雪隐在远处。今年这炷香他上的虔诚,许了比往年更确切的心愿。

自此沈雁爱上了初一十五随祖母、母亲到云踪寺礼佛。说是礼佛,焚香叩拜都甚是匆忙,起身就来找慧觉。但他从不唤他慧觉,只叫他俗家姓名。一声声"卢靖",在佛门中听着好生突兀。长辈们只念他顽童心性,难得有心次次跟着,又见慧觉可爱乖巧,倒是乐得沈雁与他交好,略有逾矩也不责怪。

小沙弥虽稚气未脱,学佛悟道却已露天资,只是在这沈施主面前,总难免口拙。就譬如他不让沈施主叫他卢靖。沈雁却说:"你以为你在空门里就彻底断了尘缘,追根溯源,僧俗本是一家。佛讲无相,既是无相,慧觉、卢靖都是你也都不是你,何苦纠结于此?"说到此处,慧觉合掌无奈浅笑道:"阿弥陀佛,如此说来,施主竟是更加了悟。"

积雪消融,山中早已披青挂红,新柳抽绿芽,早樱泛胭脂。日色变幻,云踪寺总被描上或金或铜亮色光霞;月光皎洁,云踪寺又似被银霜覆裹。

沈雁与慧觉每月依例相见两次,或有佛节,多见一两次。彼此眼中虽不察觉大的变化,但回想起来,初次相见时不过两个年幼身影。沈雁读了四书五经,慧觉受了比丘戒,每每相谈便佛儒相辩,几多趣味,只二人心中明了。

佛教大行,都城中若干大寺院皆修的器宇轩昂,恢弘万千。皇上两次舍身的同泰寺更是金碧辉煌,灿然夺目。而山野间的云踪寺,似是与这山川恒常,多年未变。最慷慨的香客施主,不过沈家一家。

沈雁越是与慧觉亲熟,越不甘心二人只能僧俗两隔,几次有心想劝了他还俗,却被慧觉婉拒。毕竟顽劣,沈雁竟想出了些歪招。

四月初四,文殊菩萨诞辰。沈家照旧备了香钱功德上云踪寺来。出门时,沈雁偷偷命小厮去厨房拿了几块自己平日里吃的点心,悉心包好揣在怀里,殷殷切切地跟着上了山。

大的佛节有方丈法信主持,一家人恭敬诵经行礼,沈雁也比往日更安分些,只是每个头磕下去,嘴角难掩笑意。参拜完毕,照例来寻慧觉。

慧觉正帮伙房担水,准备招待香客的斋饭,却不由分说的被沈雁一把牵了出来。后院有小溪穿过,落英随流水,几尾鲤鱼游得欢畅。溪边站定,沈雁掏出怀中点心,塞到慧觉手中。慧觉不知何意,捧着点心看他。

沈雁笑道:"今日文殊菩萨诞辰,文殊菩萨是我本命菩萨,母亲叫我于此日多行布施。我想今日点心自是比往日上供做得好些,特来带给你们。"

"既然如此,那我等会儿分于师兄弟们一起吃吧。"

沈雁忙道:"不必不必,这是我亲自留给你的,别人的已命下人去逐个分了。"

"多谢施主,那我留着晚些再吃。"

"你现在先尝一口,看看合不合口味。"

慧觉看他难得这般殷勤,只得拿出一块放到口中,味道与寺里吃的点心不同,有种奇特香气。

"怎样?"

慧觉端端咽下,面露难色:"从未尝过的一种味道。"

沈雁终于释放了强忍的得意,笑道:"你今必须跟了我还俗了。"

慧觉惊诧:"为何?"

沈雁拿过那包点心,拎在手中:"你可知,这是我平日吃的荤油点心。"

慧觉愕然,噗通跪倒在地:"罪过罪过,罪过罪过。"

澳门新葡新京网址,澳门新葡新京888882,澳门新葡新京网上导航,澳门新葡新京免费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