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别名 梦李白,路远不可测
2020-03-19 

  故人来入梦,明我长相忆”。“水深波浪阔,无使蛟龙得”。“三夜频梦君,情亲见君意。”这些佳句,体现了两人形离神合,肝胆相照,互劝互勉,至情交往的友谊。

《苕溪渔隐丛话》:

  ②枫林青:指李白所在;

高车丽服显贵塞满京城,才华盖世你却容颜憔悴。

**  梦李白·其一

死别已吞声,生别常恻恻⑴。

  诗以梦前,梦中,梦后的次序叙写。第一首写初次梦见李白时的心理,表现对老友吉凶生死的关切。第二首写梦中所见李白的形象,抒写对老友悲惨遭遇的同情。

蒋一梅曰:二诗情意亲切,千载而后,犹见李杜石交之谊。

  恐非平生魂,路远不可测。

来时飞越南方葱茏的枫林,去时漂渡昏黑险要的秦关。

  【注释】

⑼浮云:喻游子飘游不定。游子:此指李白。

  君今在罗网,何以有羽翼?

君今在罗网,何以有羽翼⑹?

  江南瘴疠地,逐客无消息。

《岘佣说诗》:

  魂来枫林青②,魂返关塞黑③。

⑾告归:辞别。局促:不安、不舍的样子。

  ④落月两句:写梦醒后的幻觉。看到月色,想到梦境,李白容貌在月光下似乎隐约 可见。

5.  梦李白二首 其一(唐·杜甫)  .搜韵网[引用日期2015-04-19]

  死别已吞声,生别常恻恻。

“明月照高楼,想见余光辉”,李陵逸诗也。子建“明月照高楼,流光正徘徊”,全用此句而不用其意,遂为建安绝唱。少陵“落月满屋梁,犹疑照颜色”,正用其意而少变其句,亦为唐古峥嵘。

  水深波浪阔,无使蛟龙得。

首章处处翻死。起四,反势也。说梦,先说离,此是定法。中八,正面也,却纯用疑阵。句句喜其见,句句疑其非。末四,觉后也。梦中人杳然矣、偏说其神犹在,偏与叮咛嘱咐,此皆景外出奇。

  ③关塞黑:指杜甫所居秦陇地带。

刘须溪云:结极惨黯,情至语塞。

  天宝三年(744),李杜初会于洛阳,即成为深交。乾元元年(758),李白因参 加永王李的幕府而受牵连,被流放夜郎,二年春至巫山遇赦。杜甫只知李白流放,不知赦还。这两首记梦诗是杜甫听到李白流放夜郎后,积思成梦而作。

三夜频梦君,情亲见君意⑽。

  落月满屋梁,犹疑照颜色④。

(宜田)又云:少陵《梦李白》诗,童而习之矣。及自作梦友诗,始益恍然于少陵语语是梦,非忆非怀。

  诗的语言,温柔敦厚,句句发自肺腑,字字恻恻动人,读来叫人心碎!

注释译文

  ①明:表明。

江湖中水深波涛汹涌壮阔,千万别遭遇蛟龙袭击伤害!

  【注解】

《读杜心解》:

  故人入我梦,明①我常相忆。

吴曰:先垫一句,以取逆势(“浮云”句下)。人吴曰:再垫,再挺(“冠盖”句下)。吴曰:咏叹淫洗(“斯人”句下)。吴曰:此中删去几千百语,极沉郁悲痛之致(“孰云”二句下)。吴曰:逆接(“千秋”句下)。吴曰:致慨深远(末句下)。[5-6]

  杜甫**

文学体裁五言古诗

江湖多风波,舟楫恐失坠⑿。

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⒃。[1]

“魂来枫林青,魂返关塞黑。”梦归魂去,诗人依然思量不已:故人魂魄,星夜从江南而来,又星夜自秦州而返,来时要飞越南方青郁郁的千里枫林,归去要渡过秦陇黑沉沉的万丈关塞,多么遥远,多么艰辛,而且是孤零零的一个。“落月满屋梁,犹疑照颜色。”在满屋明晃晃的月光里面,诗人忽又觉得李白那憔悴的容颜依稀尚在,凝神细辨,才知是一种朦胧的错觉。相到故人魂魄一路归去,夜又深,路又远,江湖之间,风涛险恶,诗人内心祝告着、叮咛着:“水深波浪阔,无使蛟龙得。”这惊骇可怖的景象,正好是李白险恶处境的象征,这惴惴不安的祈祷,体现着诗人对故人命运的殷忧。这里,用了两处有关屈原的典故。“魂来枫林青”,出自《楚辞·招魂》:“湛湛江水兮上有枫,目极千里兮伤春心,魂兮归来哀江南!”旧说系宋玉为招屈原之魂而作。“蛟龙”一语见于梁吴均《续齐谐记》:东汉初年,有人在长沙见到一个自称屈原的人,听他说:“吾尝见祭甚盛,然为蛟龙所苦。”通过用典将李白与屈原联系起来,不但突出了李白命运的悲剧色彩,而且表示着杜甫对李白的称许和崇敬。

水深波浪阔,无使蛟龙得⑻。

你现在被流放已身不由己,怎么还能够自由地飞翔呢?

谁能说天理公道无欺人,迟暮之年却无辜受牵累。

⑻这句指李白的处境险恶,恐遭不测。祝愿和告诫李白要多加小心。

3.  蘅塘退士 等.唐诗三百首·宋词三百首·元曲三百首.北京:华文出版社,2009:6-7

子美作是诗,肠回九曲,丝丝见血。朋友至情,千载而下,使人心动。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钟云:“明我常相忆”、“情亲见君意”,是一片何等精神往来(“三夜”二句下)!钟云:述梦语,妙(“告归”二句下)。钟云:悲怨在“满”字、“独”字(“冠盖”二句下)。

作品译文

2.  萧涤非.杜甫诗选注.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98:122-124

4.  赵庆培 等.唐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83:498-500

分别是你总是神色匆匆,总说能来相见多么不易。

参考资料

孰云网恢恢,将老身反累⒂。

梦醒时分月光洒满了屋梁,我仿佛看到你憔悴的容颜。

【其一】

蒋云:起便明风忽来,惨淡难名‹“死别”三句下)。郝楚望云:读此段,千载之下,恍若梦中,真传神之笔(“故人”八句下)。(“魂来”)二句抵宋玉《招魂》一篇。

只怕见到的不是你的生魂,路途遥远万事皆难以预料。

【其二】

“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不说梦见故人,而说故人入梦;而故人所以入梦,又是有感于诗人的长久思念,写出李白幻影在梦中倏忽而现的情景,也表现了诗人乍见故人的喜悦和欣慰。但这欣喜只不过一刹那,转念之间便觉不对了:“君今在罗网,何以有羽翼?”你既累系于江南瘴疠之乡,怎么就能插翅飞出罗网,千里迢迢来到我身边呢?联想世间关于李白下落的种种不祥的传闻,诗人不禁暗暗思忖:莫非他真的死了?眼前的他是生魂还是死魂?路远难测啊!乍见而喜,转念而疑,继而生出深深的忧虑和恐惧,诗人对自己梦幻心理的刻画,是十分细腻逼真的。

《唐诗快》:

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⒁。

【其一】

钟云:无一字不真,无一字不幻。又云:精感幽通,交情中说出鬼神,杜甫《梦李白》诗安得不如此!钟云:到说自己身上,妙,妙(“故人”二句下)。谭云:幽冥可怯(“魂返”句下)。钟云:暗用招魂语事,妙。谭云:只转二韵,极见相关之情。此皆外之音(末二句下)。

瘴地而无消息,所以忆之更深。不但言我之忆,而以故人入梦,为明我相忆……故下有“魂来”、“魂返”之语,而又云“恐非平生魂”、亦幻亦真,亦信亦疑,恍惚沉吟,此“长恻侧”实景。

《诗伦》:

梦中李白的幻影,给诗人的触动太强太深了,每次醒来,总是愈思愈愤懑,愈想愈不平,终于发为如下的浩叹:“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孰云网恢恢?将老身反累!”高冠华盖的权贵充斥长安,唯独这样一个了不起的人物,献身无路,困顿不堪,临近晚年更被囚系放逐,连自由也失掉了,还有什么“天网恢恢”之可言!生前遭遇如此,纵使身后名垂万古,人已寂寞无知,夫复何用!“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在这沉重的嗟叹之中,寄托着对李白的崇高评价和深厚同情,也包含着诗人自己的无限心事。

出门搔白首,若负平生志⒀。

《西清诗话》云:……(白)风神超迈,英爽可知。后世词人,状者多矣,亦间于丹青见之,俱不若少陵“落月满屋梁,犹疑照颜色”。熟味之,百世之下,想见风采。此与李太白传神诗也。

天上浮云日日飘来飘去,远游的故人却久去不归。

⒃这两句说:他活着的时候虽然寂寞困苦,但必将获得千秋万岁的声名。[2]

创作背景

【总评】

作品名称 梦李白二首

“行”字妙(首句下)。情至苦语,人不能道(“三夜”四句下)。竟说到身后矣,今人岂敢开此口(末二句下)。

⑺颜色:指容貌。

即使有流芳千秋的美名,难以补偿遭受的冷落悲戚。[3]

落月满屋梁,犹疑照颜色⑺。

【其一】

你被流放的地方瘴疠肆虐,被流放的老朋友杳无音讯。

《唐诗归》:

作品鉴赏

作者简介

《而庵说唐诗》:

【其二】

⒂孰云:谁说。网恢恢:《老子》有“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的话。此处指法网恢恢。这句意思是:谁说天网宽疏,对你却过于严酷了。

刘辰翁曰:起意,使其死耶,当不复哭矣,乃使人不能忘者,生别故也。“落月”二语,偶然实境,不可更遇。杨慎曰:“落月”二语,言梦中见之,而觉其犹在,即所谓“梦中魂魄犹言是,觉后精神尚末回”也。诗本浅,宋人看得太深,反晦矣。传神之说,非是。

⑽这两句说:李白一连三夜入我梦中,足见对我情亲意厚。这也是从对方设想的写法。

本是幻境,却言之凿凿,奇绝(“魂来”句下)。

作品别名 梦李白

梦李白二首

澳门新葡新京网址,澳门新葡新京888882,澳门新葡新京网上导航,澳门新葡新京免费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