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清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的诉说,我常常觉得每一片雪花都是宇宙间的一只小小的精灵
2020-03-22 

  风是一个行者她没有脚却贯通天地南北上下两极

它是一棵树,与浆声相伴它从不相信风能吹落帆它也不相信冰雪能压碎山它相信:叶落叶生是一本生命的船,岁月没有回归的海岸线。它是一棵树眺望日出旸谷,日落蒙汜它问天天际外是否也有树,也有同样的树语言它向天高于地面,心纸书写大地宇宙的铜环它飞天树枝筑巢,引来鸟的翅膀振荡叩问天音的琴弦。它很老可它是一棵千年的树呀风剐掉了皮,雨挖了根,而它更茂密了年岁的记忆;挺拔,坚韧,直腰,站立它于是富有了贫瘠的欢唱它把骨头种在荒芜的石山它把灵言浇灌禅宇的经卷青苔的石阶,堆砌了高瞻仰望的远方听了百年,听了千年的故事人,故事人的推风十里的诗卷。它是一棵树年轻而又苍老的树它问天它向天它飞天它的心轴陀螺宇宙的起始点的火焰它嘲讽,它鞭打,它撞击巫师的惑言烂泥的鬼魂黑道势力的囚禁,邪教的教会,恶魔的咒语和盗食灵魂的虫蚁,腐烂的臭气污泥,砍伐的暴力。喂,你看天的火一片云红的彩霞,飘在它的头上它记忆起了荒野的篝火,弯曲的线条伸展了,舞蹈了;由远而近向它走来。它把沉放在雪地的脚印深深地亲吻,吻来了春风的神奇,滋润了蓝蓝的眼睛;它把语言吹开记忆的树根串起,一朵,二朵,三朵,万朵姹紫嫣红;它复活了,它新鲜了,它新生了桃的红,李的白,一条河畔的亮光,一条智河圣明的树。它是一棵树伤痕沉色着心的苍老的树沉默着思考着天与海的弧线,它质问,它问天写成骚体的《天问》而又含恨的再问,我重写,我重问:人间何有黑社会,“胡子”的词语为何没有消去。它让我听到了一棵树的哭泣粉笔的飞沫,正在四方的窗口,向外飞出问天,飞向千年灵魂文明树上生长一片叶子质问质问。听到满树挂着的尘风,而它挥泪喧读它从不相信风能吹落帆它也不相信冰雪能压碎山它相信:人间的正气汇集为一座青山,青山永恒挂着太阳的经幡。

        那日,行走在呼伦贝尔大兴安岭深处,开始了人与树的对话。而这种独特的沟通方式,让我深深地爱上了这原始而自由的生命存在。无论是原始白桦林勾勒出的唯美的童话世界,还是原始森林中樟子松那自由倔强的生命力,都让我感受到了生命的厚重与传承。

这个冬天,是个多雪而寒冷的季节。

图片 1

  因为气的流动风成为了一个力的使者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白桦林的世界是唯美而纯情的。唯美的让人情不自禁的想到了忠贞不渝的爱情,纯情的让人感觉整个世界都是完美、纯净、和平的世界。徜徉在白桦林中,感觉每走一步,灵魂就会被净化一次。就这样平静的走下去,灵魂已然净化到了最纯净的状态,心灵无比安宁。闭上眼,用心感受这个纯净的世界,没有喧嚣,没有吵杂,没有纷争,没有杀戮,没有谎言,没有伤害,甚至没有欲望。是的,连欲望都没有的世界,那将是多么纯粹的世界。而这样的世界只有在白桦林中才能真实的感受得到。或许在现实生活中永远也找不到这种理想画卷,但内心却那么强烈而炽热的渴望着这样的生活,那是精神的家园。

如果说,夏日里的雨丝是一场天与地的缠绵,那么飘落在这冬日里的雪花便能演绎一场盛大的舞会,每一片雪花都踏着曼妙的舞姿,似飞花飘絮,更像是孤独的舞者挥舞的一只衣袖,就那样的轻轻盈盈的,却纯白了人的双眸。

693核心提示: 红豆杉属于浅根植物,其主根不明显、侧根发达,是世界上公认濒临灭绝的天然珍稀抗癌植物,是经过了第四纪冰川遗留下来的古老孑 红豆杉属于浅根植物,其主根不明显、侧根发达,是世界上公认濒临灭绝的天然珍稀抗癌植物,是经过了第四纪冰川遗留下来的古老孑遗树种,在地球上已有250万年的历史。由于在自然条件下红豆杉生长速度缓慢,再生能力差,所以很长时间以来,世界范围内还没有形成大规摸的红豆杉原料林基地。 山风初起。 梅花山腹地,鹞婆岭上,这一片红豆杉该是南方最大的红豆杉林了吧!作为世界珍稀濒危物种、国家一级重点保护植物,现存的野生红豆杉早已是凤毛麟角,偶尔见上一株两株,便是三生有幸了。苍天独厚梅花山,竟让3000株红豆杉聚而莽莽成林,苍天更偏爱岭下的崇头村,让这个村子的客家人,世世代代朝朝夕夕与杉林为伴,览红豆而发相思。哦,那是我的矫情了,客家农民,大约是难有闲情逸致发相思的。 走过一株,伸手一抱;又一株,再一抱。绝大多数的古杉,要两人合抱、三人合抱,最大的那株红豆杉王,竟要5人合抱,三十多米的树干直插云霄,举头望树冠,望不见云,望不见天,只望见了自身的渺小。就说伸手抱住的这一株吧,直径并不大,斑驳的树皮、树皮上寄生的苔藓、树皮脱落处裸露的赤红木质,却处处昭示着古老,少说也是300岁高龄了。抱着树干,你会想起白胡子老祖父、瘪嘴唇老祖母,哦不,就是他们,即使在最年轻的红豆杉面前也只能算是儿童。红豆杉是这个世界上生长最为缓慢的树种之一了,百年的时光,树干的直径只能增加15厘米左右,差不多七八年才增加一厘米。都说是十年树木,对于红豆杉来说,却是200年才能成材的。一棵树,它认识你爷爷的爷爷,也会邂逅你孙子的孙子,这个村庄世世代代的农民,都在它的守望中出生、成长、衰老、入土,而它,却永远是这副挺拔的模样。秋末冬初,红豆缀满枝头,漫山红云引来百鸟和鸣,好一幅美得醉人的图画,让你觉得每一棵树,似乎都正在恋爱的年龄。多么奇妙啊!100岁它还是娃娃,500岁它刚刚少年,1000岁它仍在热恋,千年沧桑,人间万象,尽嵌入它细密难辨层层叠叠的年轮里,窖藏、发酵、酝酿当长风拂过叶面的时候,当山雨拍打树干的时候,从赤红赤红的年轮中源源不断涌上树干、涌上叶面的,是它酝酿千年的倾诉吗?也许,倾听红豆杉,就要选在这风乍起的时刻。长风拂面而来,树干上攀缘着的古藤簌簌抖动了,树阴下匍匐着的茅草簌簌抖动了,你抬起头,径直站到那株红豆杉王面前,站到那株树龄标明1700年的红豆杉王面前,你闭上眼,把耳朵轻轻地贴着树干,不要理会古藤与茅草发出的轻薄的噪音,不要担心山雨欲来,你调匀气息,用心,你听 隐隐地,从高高的树冠之上,从深深的树根之下,仿佛电流一般,传来那么遥远、那么微细的音响:那是时光在树的身躯中轻轻摇曳,那是岁月在树的血管里悠悠循环,那是春夏秋冬在树的五脏六腑间轮番穿越,那是红豆杉王这1700岁依然年轻的精灵,在一呼一吸的吐纳之间,那么深情地诉说 哦,鹞婆岭,客家人把山鹰的一种称作鹞婆,最早是哪一只鹞婆衔来最初的红豆杉种子,让这白垩纪孑遗的古老树种,让这植物王国的活化石与梅花山结缘?1700年前,中国的纪元正是两晋,当鹞婆衔着红豆杉种子飞进梅花山,当红豆杉王绽开第一片新芽,在中国的北方,岁月这只庞大无比的鹞婆也张开了翅膀。无数的客家先民,你的先祖、我的先祖、他的先祖,还有鹞婆岭下崇头村民的先祖,都被岁月衔在嘴里,向南,向南红豆杉王的嫩枝在梅花山风下第一次摇曳,一派蛮荒中它在守候、它在期盼:逐水而居的百越在它的注视下来了,又去了;刀耕火种的畲瑶在它的注视下来了,又去了,那北来的文明,在岁月的翅膀上飞翔了千年,崇头村,这个隶属上杭县步云乡的村落,是在元代开始奠基的。红豆杉王,目击了一个村庄的诞生,目击了客家先民到客家人的艰难嬗变,一代代人生了,长了,老了,去了,一一走进了它的年轮,而它,挺立千年,阅尽千年。 山风紧了,山雨就要接踵而来。你把耳朵贴紧树干,贴紧这个庞大而漫长的生命。生命与生命尽管千差万别,但生命的信息是相通的。你想听清,听清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的诉说,你想听,想听 但,山风紧了,更紧了,山雨,无情地敲击着你的脚步。 哦,人是迁徙的树,树是守望的人。猛回头,雨雾间,你看见红豆杉王,还有那么多的红豆杉,一齐舞动着、舞动着,每一片树叶,似乎都在诉说。 只是,它说给风听、说给雨听,而你,无缘听见。 (选自《石狮日报》2008年4月).

  成为了一个心胸开阔眼界辽远的宇宙的行者

        而原始森林中的樟子松是以顽强、倔强的生命存在让我感受到了生命的力量。是的,一棵古老的樟子松,四百八十八年的树龄,虽历尽沧桑却依然在风中傲然挺立。粗壮的枝干里蕴藏的是季节更替、人世变迁、苍海桑田;婆娑的枝叶在微风中浅吟低唱着生命的美好以及人世间的悲欢离合。我深情地拥抱着这棵神奇的树,耳朵紧贴着树干,真切地感受到了它体内的血液在哗哗地流动。那是生命,是顽强的生命在平静、安祥、坚强、无畏、朴实地流淌。或许这才是生命应有的状态。而生活在都市里的人们似乎早已忘记了生命的本质,追名逐利、物欲泛滥、自我膨胀已然成为人们的生活常态。精神越来越空虚,灵魂越来越无助。

我常常觉得每一片雪花都是宇宙间的一只小小的精灵,他们翩飞着来到这个纷纭的世界,做了一次停留,纵然短暂,也还是要隆重。于冷寂中温暖了一季萧瑟与干冷。

  风儿只有流动才有他的存在

        而走进大自然,在广阔的大自然里能真切的感受生命的鲜活、生动、顽强、倔强以及神奇。伸手就可触摸到生命的脉动,张囗就能呼吸到生的气息,侧耳便可静听到生命的律动……在这里每一种生命都是平等的,树,草,人,虫,风,这里所有的一切生命存在都那么和谐,那么融洽,那么唯美。在这里,人,只是其中的一个生命存在方式。人不再浮躁,不再自我,不再张狂。人,找到了自己应有的位置,平静成一棵树,一粒尘,一阵风,一滴雨。于是乎人的内心平静了,整个世界也便安宁了。其实,人也好,树也罢,只是生命的不同存在形式。人没有任何特权去肆意践踏、破坏、改变其他的生命存在。或许对大自然心存敬畏,尊重每一种生命存在,以谦卑心去面对生活,才是人本该有的心态。

薄薄的雪是我不喜欢的。飞落的零零碎碎,轻轻浅浅的盖了一层地面。羞羞答答,扭扭捏捏的,似乡间小女子。羞怯,薄凉。耐不住阳光,熬不过白日。骨子里深藏的一种浓烈让我不喜欢太过于清浅的存在。总需雪花坠落成厚厚的一层,踩上去咯吱咯吱的时候,才在心里装满沉沉的喜欢。

  他有温情的呵护顽皮的嬉戏

          古老的生命蕴含着深刻的意义,它的生命存在本身就已告诉我们很多。发人深省也好,启迪智慧也罢,尊重自然,热爱生命。

一场场掩埋了所有色彩,让世界纯净的只剩下一片耀眼的白色的大雪。常常让我觉得这样的飘落,是带了一颗素白的如天使般的心来到这个世界的。让这个世间蔓延成一片白色的雪海,让往事在这一片泛滥。湿了眼眸,沾了衣衫,醉舞倾城。

  有清劲的飒爽也有严寒的咆哮

静静地倾听,那片片的飘落分明是一场梦的呓语,浅笑着,婉约着,馨香着,美了,醉了。尘世的迷乱与慌张终于不再张扬,苍茫茫的大地落得个真干净。

  他是个丰富的宠儿飘扬挥洒于通灵玄黄之间

是否,每个这样的冬天都会历经一场壮美的诀别。纵使诀别,也依然会去期待下一个开始。生命就是在不断地失去拥有中而壮大丰厚起来的。让过去的成为过去,让开始重新开始。

  宛如一个精灵让静谧的世界有了灵动的气态

生命里总有些人来,也总有些人悄悄地离开,我们总是在一边路过着,一边遗忘着,就像无人打理的卷心菜,长着长着就散了。

澳门新葡新京网址,澳门新葡新京888882,澳门新葡新京网上导航,澳门新葡新京免费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