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鸟儿不尽的长吟中,小区外已是人声鼎沸
2020-04-17 

  我的村庄呀毕竟也曾繁盛过。

记忆中,那脆脆的鸟鸣,随着回家的脚步渐渐远去了。现如今,更随着我奔向城市的步伐,那诗意的歌唱也一并远去了。

《麦声》

村子不太大,总共也就十多户人家,其中有几家迁到城里,老屋年久没住人,显得破敗萧条,有的甚至已倒塌。村子里见到的也都是一些上了年岁的老人。在一处低矮,破旧的院落里,一个老人孤单的,木讷地坐在那里,就那么一个姿势,一动不动。眼睛一直闭着。旁边有一丛玫红色开得正艳的月季花。弃落在院外的一块大碾盘和一个石磙让人联想到老人年轻时的生活场景:他曾用石磙碾过麦子,他曾在碾盘上磨过谷物,他的孩子们也曾围着碾盘欢闹嬉戏,生活曾经那般热闹、快活。如今静得只剩下了鸟鸣……

青石板上走来的依然是熟谙的身影,蓝靛的棉袄,摇晃的菜篮,盛满诉不完道不尽的乡愁。

  毕竟那儿仍有几个“糟老头”,另有几个无人认领的“碎孩子”呢。

故乡,我曾是她怀抱里一只自由歌唱的小鸟。

诗/刘新吾

四月槐花香

炽热的光,擦黑了全身,汗水洗刷过的面目,才有故土的本色。一抔泥土,有比人类更深刻的思想,一滴汗水,有比语言更有力的叙述。

  总是这样,新的一年里总会有几片老叶子坚守岗位,

抬眼细寻,鸟雀儿不知何处,却见墙头的绿藤萝缠缠绕绕,藤叶儿经一夜春雨洗礼泛着一层油亮的绿光,格外动人。清风中,薄雾携着几许雨丝扑面而来,轻抚面颊,惬意顿生;鼻翼翕动,清新之味扑鼻而来,忍不住深呼吸、细嗅闻,似吸得一肺腑的泥土香……此番情景,故乡有!

图片 1

不远处传来山鸡‘’咕咕‘’地鸣叫,偶尔能看到它们从隐蔽的灌木丛中飞向远处的树梢。前方两只喜鹊在草地上欢快蹦跳,待我走近,惊恐地扑楞着翅膀叽叽喳喳向高处飞去。

灵性的雾驮着一支悠扬的民歌沿土路飘飘荡荡,却没有飘出村域的边缘。温存的光,透过爽朗的微笑,穿越阴凉,碎碎的撒在地上,阴凉的树下是我开始学走路的地方。

  不成群的老人和孩子们呀偷生在那块难以开垦的坡地上。

故乡的鸟儿们,不为乞食之哀而鸣,不为竹笼之困而哭,不为网箩陷阱而忧。似乎,除了寻觅吃喝、生儿育女这点俗事外,大多数时候,小鸟们更像是一个个歌者,热衷于卖弄歌喉;又像吟游的诗人,喜好吟诗作对。大自然无疑是它们表演的大舞台。倾耳细听,你总会听到它们的表演——或在密林间婉转,或在晨雾中缥缈,或在山谷里空灵,真正儿是“百啭千声随意移”,叫得恣肆,鸣得畅快。

路,是黄土的路。树,是白杨的树。
一条条小路,迈着孩子样的脚步,在原野上穿梭;
一棵棵杨树,挺着女子样的胸脯,在地头上作息。
那些四合小院组成的村庄,以一种特有的芬芳,以一种不受污染的鸡鸣犬吠,把五月的沙乡,深深拉入了唐宋绝句的意境,拉入了油画般的温馨。
有惹人的布谷,声声如雨。

图片 2

窗外,那棵高出屋顶的银杏树,充满着诱惑和热望。父亲种植的桂花树,亲吻着祖屋前多情的土地,一次再一次拥抱着根的故乡。

  好像一刹那回到了最初的无一个村庄的核心不再是人,

犹记得,七八岁时,随着母亲下地,母亲在地里锄草,我独自在地头玩土。对面树林间传来的鸟叫声,很是好听。而我那稚嫩的嗓音也能学得几分,于是彼间它叫一下,此间我学一声,此起彼伏地呼应个不停。陡然间,彼间鸟鸣调儿高了些、尖锐了些,令我疑惑不解。母亲便告诉我,是小鸟在骂我呢,嫌弃我学它叫。听了好奇不已,小小的心灵并未曾怀疑母亲的话,也未多想什么。待到今日,我倒宁愿相信,定是小鸟怨我粗拙的声音搅浑了它诗意的歌唱吧。

《炊烟》

刚下过一场雨,,空气干净、湿润,叫不上名的黄色的、紫色的小花在春风中摇曳生姿,小草披着绿色的盛装召唤着还没有完全舒展的同伴。

头顶着故乡的云,踏过葱郁如常的田垄,记忆的心光,能否渗透所有的过往?灵魂交流的内涵,是乡村琴弦上跳动的音符。

  院墙根那棵粗壮的冬果树还立在那儿,

那时候,山村里响起的多是鸡鸣狗吠声,牲口饿了嚷食的声音,男人耕地哟呵的声音,女人呼唤孩子的声音,即使有一辆拖拉机响起,也不觉刺耳和嘈杂,相反更显悠远和空旷。而鸟鸣,是故乡最动听的天籁。

炊烟是梦。
那种袅袅的意境,象一种民谣,走过我们的童年、少年、中年甚至老年。一种坦然,盛开在风沙弥漫的空隙,真诚而现实,清灵而幽静。
有炊就有村,有烟就有水。
正如五月的农历,流淌在八月的天空。
一声鸟鸣,让我们走进历史;一声虫吟,让我们步入现实;一声牛羊的应和,让我们充满爱意。

孩子们的笑声越来越远,渐渐消失在村庄里,消失在暮色里。

03、秋

  不成片的屋舍散落在那片荒野上,有如被人粗俗的画在一张皱纸上,

★ 励志语录——当一个人真正觉悟的一刻,他放弃追寻外在世界的财富,而开始追寻他内心世界的真正财富。 ★

风中听雨,雨中听风。像三月里少女的心事。
无人的野渡,自有一叶浅浅的小舟。
有呢喃的燕子,衔着一枚相思。
一声泼墨的蛙鸣,如水,荡漾在袅袅的炊烟里。
酒的芬芳,淡淡似雨。有轻歌几许。

越靠近村子,树木就越茂密。鸟儿欢快地叫声此起彼伏。一阵香气扑来,抬头看去,一串串白色的槐花象无数的风铃挂在枝头,一阵风过后,空气里弥漫着香甜的气息,我贪婪的呼吸着这浓浓的气味,眼前浮现着年少时趴在树上捋着槐花大把大把地往嘴巴里填的场景。仰望这满树乳白色的花,心里莫名的激动起来。

天刚蒙亮,山岚升腾,迷雾中,谁还在谁的梦里睡着,咪咪鼾如缠绵的音乐,一只狗盯着熟睡中的小主人,安静得如一幅套色的版画。

  因为,村庄的“有”与“无”之间,无非是“人”的存在与否的区别。

时至今日,我仍不忘那一声鸟鸣,将我拉回故乡,让我在这嘈杂声遍布的俗世中,聆听到故乡的声音,嗅闻到自然的清香,让我于这种回归中,抖落掉满身的疲惫,灵魂暂得诗意。

春天开花,是一种芬芳。夏天结果,是一种芬芳。
秋天成熟,是一种芬芳。
在孩子眼里,这里是一个一个的梦。
在成年人眼里,这里是一个一个的启示。
在老年人眼里,这里是一个生命的过程。

图片 3

我不知道,我的先人从何而来,他们是千里迢迢赶来还是风尘仆仆路过,我只知道,那年的冬天,当他们和这一片山水相遇的时候,就毫不犹豫地留了下来,他们在这里开荒种田,纺纱织布,然后生儿育女,这一片山水,是我们的先人留给我们最初的家园。

  早晨的鸟鸣成立了这样的假设。

四五月时节,清晨伴着一夜好梦醒来,首先入耳的是声声鸟鸣,那情状,活脱脱一句“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的写意。午饭后,阳光和煦,人睡了,猫睡了,风儿也休息了,突兀中一只睡醒的鸟儿,脆生生鸣叫两声,真切切便是“鸟鸣山更幽”的注释。夏夜的傍晚,燕子啾啾呢喃,说着梦话,更衬得夜深睡意浓。

《红枣》

村后有一片桃园,满树青桃压弯了枝头,我拿出手机忍不住拍了起来。一位老人赶着一群羊向我这边走来,我正想和他打招呼,老人先开了口:今天得空了出来转转?我赶忙说:阿,大伯,山里空气好哇,出来透透气,您放羊啊。老人指着桃园:这片园子是我种的,还有一个多月,桃子就熟了,到时过来吃。我高兴地应着:大伯今年高寿啊?身体这么硬朗。老人哈哈笑着:‘’今年八十了,山里人干农活,锻炼了一辈子,身体确实不错,一辈子没住过医院。现在儿子孙子都住到了城里,种些桃树,养几只羊也算给自己找点事做,不至于太寂寞。‘’我夸赞老人好身体好福气。和老人闲谈了一会儿,老人赶着羊往后面的山上走去,临走还指着前面的石头房子说那就是他家,走累了到家歇歇脚喝点水。山里人那种朴实和淳良让人心里暖暖的。

浓浓的雾在清晨铺天盖地而来,仿佛千军万马,在阳光未达到之前,自由自在的奔腾于青山绿水之间。

  没有留下一个冬果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墙外车行不断,人声鼎沸,瞬间灌满了双耳,凝神的思绪随即被打断,又不自觉地合入人流,淹没在车水马龙的奔波中。但,那声鸟鸣,却像是一粒种子,刺破耳膜,冲进血管,随着血液流进心房,扎根,抽芽,开花,长成了满心满怀的故乡情韵。

远方有山,远方有水。远方有鸟儿的翅膀。
远方是一种朦胧。远方是一种诱惑。
远方是一种明明朗朗的邀请。
你要想使自己长成一株多汁的思想,那么,就请放开手脚,走向远方!
好风景在远方!

进入这个山村是一条刚修好的水泥路。旁边有一条通向村后的蜿蜒阡陌小径,喜欢脚踏在土地上的踏实感觉,就沿着小径向村后绕行。

湘南的农村,秋后留在野地里处处是镰刀吹过的伤痕,等到来年春风的呼唤,又开始孕育梦想,就如家乡的东茅草,长在路基上,长在田埂边,默默无闻,春天发芽,夏日疯长,到了秋冬,随庄稼一起枯黄;

澳门新葡新京网址,澳门新葡新京888882,澳门新葡新京网上导航,澳门新葡新京免费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