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亦举家清,李商隐《蝉》第四句为什么被誉为神句
2020-04-30 

**    蝉

图片 1

本以高难饱,徒劳恨费声。

4、特点及传颂原因

晚唐诗的特点,主要应该有以下几个:老趣。内容历练中有苍凉。感伤。凄迷,朦胧,空朦。工整、历练。典雅而规范。多重、复调。万千滋味集于一体。意境。

赏析

        古人有云:“昔诗人篇什,为情而造文。”这首咏蝉诗,就是抓住蝉的特点,结合作者的情思,“为情而造文”的。诗中的蝉,也就是作者自己的影子。                                        此诗借蝉自况,自叹身世来表达自己高洁的品行。以蝉之高洁自警,喟叹身世之沦落飘零。    先是描写蝉的境遇,后面直接跳到自身的遭遇上来,直抒胸臆,感情强烈,最后却又自然而然地回到蝉身上,首尾圆融,意脉连贯。全诗以蝉起,以蝉结,章法紧密,对蝉的刻画与诗人的情意婉转表达到了浑然交融与统一,前四写蝉是显,其次自喻其间,身份自见,是隐。咏物而不沾滞于物,咏物以抒怀,抒怀而又切合于物,物我一体,不落痕迹,此之谓借物咏怀最上乘。

    薄宦③梗犹泛④,故园芜已平⑤。

蝉 作者: 李商隐朝代: 唐体裁: 五言律诗 本以高难饱,徒劳恨费声。 五更疏欲断,一树碧无情。 薄宦梗犹泛,故园芜已平。 烦君最相警,我亦举家清。 ①以:因。 ②高:栖于高处。 ③恨费声:因恨而连声嘶鸣。 ④疏欲断:指蝉声稀疏,将欲停止。 ⑤薄宦:官职卑微。 ⑥芜:荒草。 ⑦君:指蝉。 ⑧清:清贫,清高。 你栖息在树的高枝上,餐风饮露,本来就难以饱腹,何必哀婉地发出恨怨之声?这一切其实都是徒劳的。由于彻夜鸣叫,到五更时已精疲力竭,可是那碧树依然如故,毫无表情。我官职卑微,像桃木偶那样四处漂泊,而故乡的田园却已荒芜。烦请你用鸣叫之声给我敲响警钟,我的家境同样贫寒而又凄清。 栖于高树之蝉吸风引露,饥而难饱,日夜哀鸣,然而碧树无情,仍然清翠依旧;诗人身为小宦,四处漂泊,想来故园一定已经荒芜了,乡思难熬,可是蝉却无情,依然鸣叫不停。 蝉声的断疏与树叶的清翠、作者的思乡与蝉的鸣叫本无关联,但在诗人笔下,蝉与树都被赋予了情感,咏物与抒情密切地结合了起来,而且「错综细腻」,寓意更深:诗中的「蝉」难道不就是作者的影子吗?

薄宦梗犹泛,故园芜已平。

《蝉》 作者:李商隐

名家点评

《唐诗三百首》:无求于世,不平则鸣;鸣则萧然,止则寂然。上四句借蝉喻己,以下直抒己意。

《汇编唐诗十集》:唐云:堪与骆临海、张曲江并驰。

《唐诗归》:钟云:五字名士赞(首句下)。钟云:三字冷极,幻极(“一树”句下)。钟云:自处不苟(末句下)。

《岘佣说诗》:三百篇比兴为多,唐人犹得此意。同一咏蝉,虞世南“居高声自远,端不藉秋风”,是清华人语;骆宾王“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是患难人语;李商隐“本以高难饱,徒劳恨费声”,是牢骚人语。比兴不同如此。

    李商隐:(约813 - 约858),字义山,号玉溪生,又号樊南生,原籍怀州河内(今河南沁阳),祖迁居荥阳(今属河南)。少习骈文,游于幕府,又学道于济源玉阳山。开成年间进士及第,曾任秘书省校书郎,调弘农尉。宣宗朝先后入桂州、徐州、梓州幕府。复任盐铁推官。一生在牛李党争的夹缝中求生存,备受排挤,潦倒终身。晚年闲居郑州,病逝。其诗多抨击时政,不满藩镇割据宦官擅权。以律绝见长,意境深邃,富于文采,独具特色。为晚唐杰出诗人。

图片 2

烦君最相警,我亦举家清。

这四句诗里,有落魄才子的进退两难和无所适从,既向往荣华富贵,又以清高来自我安慰,既要摇尾乞怜,又厌恶自己失去自尊,既想求助,又扭扭捏捏。这四句诗准确地写出了潦倒之人的心态,被后人称为是“追魂之笔”。 这种心态极难写,一般的人没才华写,就算有才华也不见得肯把这种心态写出来给人看,因为写出来会被鄙视的。 对令狐绹这种身居高位的人来说,看到这样一首求助诗,即便会因为从前的情谊心生怜悯,愿意扶他一把,也得对方扶得起来。但从这首诗里,你会怎么评价作者的精神状态和思想境界?你敢为他引荐一个重要的职位吗?一个文人这么写诗,能让人瞧得起他吗? 这样的好诗也只有李商隐这种既有才华,又潦倒、柔弱,还足够真性情的人才会写、才能写,才敢写。

图片 3

    这首诗借咏蝉以喻自身的高洁。前半首闻蝉而兴,重在咏蝉;它餐风饮露,居高清雅,然而声嘶力竭地鸣叫,却难求一饱。后半首直抒己意,他乡薄宦,梗枝漂流,故园荒芜,胡不归去?因而闻蝉以自警,同病相怜。全诗层层深入阐发主题:“高难 饱”,鸣“徒劳”,声“欲断”,树“无情”,怨之深,恨之重,一目了然。实属 “咏物”佳绝。

薄宦梗犹泛,故园芜已平。

纵观李商隐的一生,可能少年的贫困限制了他的境界。生存的压力和家族的责任让他对仕途名利充满向往,这也没什么不对,既然向往那就追求吧,但他偏偏还想要清高,既然想要清高,那就忍受一下贫寒吧,但他又偏偏哀怨“高难饱”,既然想饱那就好好求助吧,但他又偏偏嫌弃自己仰人鼻息,不想仰人鼻息那就贫寒且自尊吧,但他看别人过得那么好,却偏偏心意难平,你怎么能够那么“碧无情”?自己因为高洁才贫寒,你怎能不帮我?话外之意,简直是在说别人不高洁,所以才富贵。

艺术手法

  借物喻人,托物言志.诗人通过咏蝉寄予自己的身世情怀。

图片 4

  

    ②一树句:意谓蝉虽哀鸣,树却自呈苍润,像是无情相待。实是隐喻受人冷落。

图片 5

说起穷空,我还想起以前有个禅师,写穷空这样写:

注释

1、高难饱:古人误以为蝉是饮露充饥的。故曰"难饱‘’

2、徒劳:蝉在高树上悲鸣以传恨,但无人同情,只是徒费声音。

3、一树句:意谓蝉虽哀鸣,树却自呈苍润,像是无情相待。实是隐喻受人冷落。树无情出自江淹《江上之山赋》:"草自然而千花,树无情而白色。"

4、薄宦:官卑职微。

5、梗泛:飘荡不定。

6、芜已平:长满荒草到了没胫地步。

7、君:指蝉。

8、举家清:家贫如洗。

    ①本以两句:古人误以为蝉是餐风饮露的。这里是说,既欲栖高处,自难以饱腹,虽带恨声,实也徒然。

这一联儿啊,历来称之为“追魂之笔”、“绝妙好词”。绝妙在哪呢?先看“五更疏欲断”,“五更”嘛,是天快亮的时候,蝉本来就没有吃饱,又叫了一夜,到这个时候,声音已经是时断时续,难以为继了。这句话写得非常悲情,但是还不令人叫绝。真正令人叫绝的是下一句,“一树碧无情”,尽管蝉鸣欲断。但大树照样在天光的照耀下露出苍翠的颜色,这是何等冷漠、何等无情啊!大家想,如果仅仅从逻辑的角度考虑,这不是非常无理吗?蝉声是断还是续,和树是否绿又有什么关系呢?但是我们一再说,这不是科学论文,这是咏物诗啊。咏物诗的重点永远不是事物,而是人附加在事物上的感情。就蝉而言,树当然既谈不上有情,也谈不上无情,但是呢,就以蝉自比的诗人而言,他所托身的大树,或者说他所寄托希望的有势力者,却可以有情,也应该有情。这些人本来不应该对诗人的撕心裂肺无动于衷,但是,他们居然就那么无动于衷。所谓“世情薄、人情恶”不就体现在这“一树碧无情”之中吗?所以说这“一树碧无情”貌似无理,但是从人情的角度体味,又是那么入情入理。《红楼梦》里头,香菱学诗的时候不是说过嘛:“据我看来,诗的好处,有口里说不出来的意思,想去却是逼真的;有似乎无理的,想去却是有理有情的”。香菱这番体味其实正是对“五更疏欲断,一树碧无情”的最好注解。那首联“起”,颔联“承”,都在说蝉的事儿。那颈联呢,颈联该“转”了,转到哪儿呢?从蝉转到人了。

薄宦梗犹泛,故园芜已平。

                          蝉

                        本以高难饱,徒劳恨费声。                              五更疏欲断,一树碧无情。                              薄宦梗犹泛,故园芜已平。                              烦君最相警,我亦举家清。

    李商隐**

图片 6

本以高难饱,徒劳恨费声。

创作背景

    李商隐平生曾两度入官秘书省,但最终未能得志,处境每况愈下。该诗就是表达了他虽仕途不顺,却坚守清高之志。

    ⑤芜已平:荒芜到了没胫地步。

图片 7

首联:""本以高难饱,徒劳恨费声″。我居住高枝上,饮露难自饱,只能徒劳地发出悲鸣。此联是说,作者由于为人清高,所以生活清贫,虽然向权力者陈情,希望得到他们的帮助,最终却是徒劳。

翻译

    你栖身高枝之上才难以饱腹,你虽含恨哀鸣徒然白费神劲。

      五更时蝉声疏落,几乎断绝,而蝉栖息的大树依然苍翠却无丝毫同情。

      我官职卑微,像桃梗一样飘荡不定。故乡的田园早已被荒芜杂草埋没脚胫。

    烦劳你的鸣声给我敲响警钟,我也举家操守象你高洁不佞。

图片 8

    烦君最相警,我亦举家清。

五更疏欲断,一树碧无情。

李商隐每到困境,都会去找大富大贵的令狐绹,令狐绹曾身居相位十年之久。令狐绹念在少年情谊,还是帮过李商隐几次,最后一次引荐李商隐当了正六品上的太学博士。《蝉》这首诗就是李商隐在困境中写的。

    ③薄宦:官卑职微。

诗写到这儿,这个境界一下子就升华了。其实很多人都知道,李商隐经历坎坷,潦倒终身。他早年丧父,为了撑持门户,不得不给人抄书度日。但是呢,与此同时他又是个神童,“五岁诵经书,七岁弄笔砚”,十五六岁就名扬天下,这样的才华让他被很多人看好,也让他在有意无意之中,就卷入了当时著名的官场内斗,“牛李党争”之中。他跟两派都有关系,其结果不是两派都提携他,而是两派都打击他,而他也最终成为两派斗争的牺牲品,这当然是人生的悲剧。所以李商隐的诗往往笼罩着悲凉色彩,比方说“五更疏欲断,一树碧无情”。但是呢,尽管如此,李商隐也从未失去底线,从未失去士人的风骨。孟子讲:“无恒产而有恒心者,惟士为能”。所谓“烦君最相警,我亦举家清”,不就是属于士人的恒心吗?再读一遍:

说这首诗之前得先大致介绍一下李商隐。概括来说,李商隐在人生开始时抓到的牌并不好,但他很快凭本事换到了一手好牌,但最后,他又凭本事把一手好牌打烂了。

    【诗人简介】

本以高难饱,徒劳恨费声。

无题

    【简析】

李商隐和杜牧并称“小李杜”,是晚唐最有成就的诗人之一。他有三类诗都非常出名:一类是咏物诗,代表作就是《蝉》;另外两类呢,分别是咏史诗和无题诗。所以下一首跟大家分享李商隐咏史诗的代表作《马嵬》。

做幕僚时,王茂元对李商隐的才华非常欣赏,并将女儿嫁给了他,夫妻二人琴瑟和鸣。也正是这桩美满的婚姻将其拖入了牛李党争的政治漩涡。因为,岳父王茂元与李德裕交好,被视为“李党”的成员;而前恩公令狐楚父子属于“牛党”。李商隐恰好处在牛李党争的夹缝之中,虽苦苦挣扎,也无法摆脱人际关系这张无形的罗网。

    【注释】

尾联的作用是“合”嘛,合到哪儿呢?还合到蝉上去。但这蝉已经不是自然之蝉,而是拟人之蝉了,是“君”,以君对我,是同病相怜,更是同声相应。蝉之难保,恰如我之薄宦;蝉之面对无情碧树,恰如我之面对凉薄世道,这是同病相怜的部分。但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什么?重点是蝉明明知道“高难饱”,还是要登高;我明明知道清高会受挫,也还是要清高。这才是真正的物我一体,同声相应啊。既然如此,蝉之嘶鸣就仿佛在提醒我坚守清白、坚守清贫,而我呢,也慨然相应。“烦君最相警,我亦举家清”,这种困境中的坚守,哀婉中的不屈,不正是诗人的志气和操守吗?

李商隐这首《蝉》是一首咏物诗。所谓咏物,物我合一,无非是借物来寄托自己的情操、节抱、情绪和感慨耳。

    ④梗犹泛:这里是自伤沦落意。

烦君最相警,我亦举家清。

诗以言志,真正的诗人写诗,就处在一个“思无邪”的状态,没有杂念。

    本以高难饱,徒劳恨费声①。

图片 9

本以高难饱,徒劳恨费声。 五更疏欲断,一树碧无情。 薄宦梗犹泛,故园芜已平。 烦君最相警,我亦举家清。

    五更疏欲断,一树碧无情②。

薄宦梗犹泛,故园芜已平。

“无持操,恃才诡激,为当涂者所薄。”——《旧唐书》

五更疏欲断,一树碧无情。

这都是李商隐写的。 李商隐身上的标签有:晚唐才子,朦胧诗人,多情种子,看不懂的无题诗,叽叽歪歪的loser。 没错,他真是个叽叽歪歪的loser。 有多叽歪?有多loser? 一首诗就能看明白:

到这一步,诗人已经抛开咏蝉的外衣,直面自己的人生悲剧了。什么样的悲剧呢?先看“薄宦梗犹泛”,所谓“薄宦”,自然是指官小位卑,那“梗犹泛”是什么意思呢?这里用的是《战国策》的一个典故,说河边有一个泥人和一个桃木做的木偶人,那木偶人又讽刺泥人说:“你本来不过是河西岸的土嘛,被人捏成一个泥人而已。到八月份的时候,天降大雨,河水暴涨,那你可就被冲没喽”。这时候呢,泥人就反唇相讥,他说:“我本来就是河西岸的土,河水一来我还是回到西岸当土,这有什么了不起呢?而你呢,你本来是东方的一根桃木枝啊,人们把你雕成一个人形,到八月大水下来的时候,我倒要看看你漂到哪去?”什么意思呢?泥人还有来路,也有去向,而桃树枝也就是桃梗儿,却只能随波逐流,漂泊不定。在这里呀,诗人用“桃梗”这个典故,真是无限感慨:自己当了一个小官儿,每天装模作样,何尝不像那个桃梗雕成的木偶人儿啊!自己为了衣食东奔西走、前途渺茫,又何尝不像那个漂泊无依的桃梗啊。那既然如此不堪,为什么不弃官回家呢?陶渊明当年做官不得志,不就吟诵着:“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然后不就辞官归隐了嘛。可是啊,诗人既然自比桃梗,就说明已经无家可归了。为什么呢?因为“故园芜已平”,田园早已荒废,家业早已荡然。一根已经砍下来的树枝,本来就没有办法再回到桃树,何况是连桃树也早就被连根拔起了呢。“薄宦梗犹泛,故园芜已平”,官固然是难做下去,家呢更是回不去了,这样的人生是何等的悲凉啊!要知道,这不是李商隐一个人的悲凉啊,这是唐朝千千万万平民知识分子的普遍悲剧。他们不像魏晋南北朝时期的那些贵族文人,在朝廷里有势力,在家乡还有产业,进可攻,退可守,人生可以活得潇潇洒洒。他们出自于寒门小户,做官没有背景,生活没有保障。他们有才华,就像蝉有歌声;他们渴望得到有力者的庇护,就像寒蝉依赖大树。但是呢,他们往往又清高,低不下头、放不下身段、撇不开原则,所以又会被有力者最终抛弃。他们痛恨“一树碧无情”,但是又没有退路,无可奈何。“薄宦梗犹泛,故园芜已平”,这进退失措的背后有多少时代和人生的辛酸呢?那全诗由蝉到人,写尽了不堪,怎么结尾呢?看尾联:

本以高难饱,徒劳恨费声。五更疏欲断,一树碧无情。薄宦梗犹泛,故园芜已平。烦君最相警,我亦举家清。

图片 10

可见,无论是妙到毫颠的“碧”字,还是整句作为对诗人境遇的暗喻,“一树碧无情”都妙到极致,它被称为神句并不算过分。

图片 11

………

“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吟诗也会吟”,今天跟大家分享李商隐的五律《蝉》:

今年也贫,贫得锥也无”。

图片 12

一生飘零的李商隐闻蝉起兴,成就五律名篇《蝉》。五更疏欲断,一树碧无情。李商隐或未必有他自喻的蝉清高,却远比那只蝉境遇凄凉...

烦君最相警,我亦举家清。

锦瑟

蝉的特性啊,其实有三个:一个是高居树上,一个是餐风饮露,还有一个是嘶鸣不已。这三个特性其实都是蝉的生物属性,并没有特殊意义,但是呢,多情善感的诗人却把自己的人生况味附加上去,让蝉的每个特性都自带品格,令人感慨。什么品格呢?对于餐风饮露,大家的想象都非常一致,那就是高洁,无论是虞世南的“垂緌饮清露”,还是骆宾王的“无人信高洁”都是如此。但是呢,对蝉鸣,大家的感觉就不一样了,虞世南的蝉是“流响出疏桐”,不求闻达而自然闻达;骆宾王的蝉则是“风多响易沉”,尽管嘶鸣不已,却终究斗不过风声。而对于蝉高居树杪这个特性,每个人的解说也不相同,对虞世南,那是“居高声自远”;骆宾王呢,虽然没有特别提到这件事儿,但是既然“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可见大树也绝非蝉的庇护所;那在李商隐这首诗里,蝉同时也具有这三个特性,那他又会赋予这些特性怎样的情感呢?先看首联:

本以高难饱,徒劳恨费声。 五更疏欲断,一树碧无情。 薄宦梗犹泛,故园芜已平。 烦君最相警,我亦举家清。

这是以蝉起兴啊。蝉本来因为栖身高处而难以吃饱,却还要拼命嘶叫,当然终属徒劳。这里最有趣的是“恨”字,谁恨呢?当然是蝉。恨什么呢?恨自己白白浪费叫声,却并无所得。那它只是在恨自己吗?当然又不是。它还怨恨这世界无情,并不理会它的叫声。这真的是在描摹蝉吗?当然不是。蝉就是那样的生物嘛,它靠吃树的汁液生活,栖身大树不会让它吃不饱。那蝉鸣是为了求偶,既不徒劳,更不可能有恨意。那诗人这样写,是不是思之过深了呢?又不是。因为在咏物诗里啊,“物”只是诗人借题发挥的对象,诗人就是要借助所咏之物的特性,来抒发自己的情感。那蝉的特性是什么呢?其实就是“高”和“费声”嘛,诗人只需要就这两个特性发挥就可以了。对于诗人来说,这“高”不是树高,而是清高。诗人因为清高不合流俗,自然难以获得理想的生活,这不就是“本以高难饱”嘛。那“费声”呢,也不是蝉绵绵不绝地嘶鸣,而是诗人不停地吟诗作赋,甚至是不停地向当道者自荐陈情,可是呢,这些努力全属徒劳,这种徒劳感又让诗人恨自己,也恨这个冰冷的世界。这是一种怎样的不得志,怎样的郁郁难平啊!这种情感不属于蝉,但它属于诗人,这其实也正是咏物诗的妙处。就特性而言,它一定是属于物的,但是就情感而言,它又必须属于人,人情和物性就这样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咱们都知道,律诗讲究“起承转合”嘛,首联讲蝉居高处、徒劳费声,这是“起”。那颔联呢?颔联的功能是“承”,所以就接着 “费声”往下写:

李商隐有首《有感》诗,也许是李商隐对自己的人生的反思:

图片 13

但是,人生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句便工。如果李商隐不是活得这么扭扭捏捏叽叽歪歪,他又怎么写得出这些既抑郁又精美的诗?

本以高难饱,徒劳恨费声。

尾联:""烦君最相警,我亦举家清″。多劳你给我警告,我一家人的生活也和你一样清寒。此联将咏物与抒情密切结合,并呼应开头,首尾圆合。

五更疏欲断,一树碧无情。

前四句明着在写蝉,但从后面诗人直写自己官职卑微、一贫如洗、漂泊不定、故园荒芜的凄惨境地的四句诗中,我们就可以看出,前四句写的其实也是诗人自己。

唐代诗人李商隐,他的诗很容易走入读者的心灵,尤其是一些爱情诗写得缠绵悱恻,优美动人,广为传诵。如""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全诗如下:

作为唐代著名的咏物诗大家,李商隐的诗句大多是咏物诗且都托物寓意,在这首诗里他实际上是在借“蝉”写自己。全诗层层递进地阐述了关于“难饱”“徒劳”“欲断”与“无情”,可想而知诗人此时此刻的心绪怨之深,恨之重。诗人将“蝉”的遭遇引申到自己的遭遇上来,直抒胸臆,足以见其感情的强烈。最后却又自然而然地回到“蝉”的身上,收尾相连。

澳门新葡新京网址,澳门新葡新京888882,澳门新葡新京网上导航,澳门新葡新京免费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