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终于放晴,插进枝条
2020-02-02 

  儿子回国多天

一位农妇种黄豆,由于天气干旱和地鼠为患,她把种子埋得很深。过了几天,农妇带上年仅六岁的儿子去察看,翻开土壤,他们发现很多种子都长出了长茎,顶是两瓣黄黄的嫩芽,这柔弱的生命正在土壤的空隙中七弯八拐地往上生长着,很快就要破土而出。 儿子惊讶地问:“妈妈,小苗长眼睛了吗?” “没有。” “那它们怎么都知道要往上长,而不往下长呢?” “因为它要寻找太阳,没有阳光它们最终会死的。” 儿子又问农妇:“妈妈,我要是没有阳光会死吗?” 答案是肯定的,但农妇不敢这样回答,只好对他说道:“孩子,你放心,不会没有阳光的。” 其实,人的生命里时常会有失去阳光的日子,就像种子被埋在土里一样。埋得很深的种子,固然生长艰难,但长大后必定根深叶茂,能经风雨。 种子没长眼睛,但向上的种子告诉我们,阳光就在自己的头顶……

  中午临近下班,手机滴滴响了一声,南遥以为有微信进入,并没有在意,但还是下意识地朝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瞟了一眼,出乎意料,并不是微信,屏幕上显示的是一条短信,而短信的内容竟然是一条充值提示。南遥愣了一下,前些时候刚刚续了50元话费,而在此之前,有一个朋友也往自己的另一个卡里打了30元话费,但当时情况特殊,南遥陪同领导深入江滩,在那个烟波浩渺、人迹罕至的芦苇荡里,所有的信号全被屏蔽了,朋友打他手机打不通,以为是欠话费了,就给他充了30元话费,待到南遥回来,朋友说联系不上他,以为欠费了,南遥才知道这事,也没往心里去。
  充值话费倒是经常为之,但大都是为儿子和老婆服务。儿子读大学了,常常会给南遥发短信,让给充值话费;老婆有时候也会在手机停止服务的情况下让我解一下燃眉之急。今天就不同了,竟然是别人给自己充值,而且金额也是令人咋舌,竟然是500元。
  南遥实在琢磨不出这个做好事不留名的人是谁,细想想,难道是哪个受了自己恩惠的人干的,但即便有这样的人,也一定会短息或者微信提示一下,可是无论微信还是短息,一条相关的提示也没有收到。回到家,也没心思吃饭,把手机拿出来,翻开微信和短息,依然没有任何内容提示。南遥纳闷了,走到正在玩电脑游戏的儿子跟前,翻出那条充值信息,把手机送到儿子跟前,说,奇怪了,不知道谁给我充值了500元话费,你上网给我查查。
  儿子把手机拿过去看了看,怪叫了一声说,老爸,还有这好事,我怎么没碰到。
  南遥说,你话多,你给查查,看看是谁。
  这个怎么查啊?儿子把手机还给他,说,没法查。
  南遥拿着手机站在那发愣。儿子说,老爸,你管他谁呢,反正有人做了好事,又不愿意让你知道他是谁。
  今天天气很好。可是天气预报说,这样的好天气很快就要被即将到来的暴雪天气取代。饭后,南遥到院子里晒太阳,在阳光温暖的触摸下很快就睡着了。一觉醒来,看看手机,离上班时间还有半个小时不到。打开电视,看了一会儿本地新闻,就出门往单位去了。
  进了办公室,习惯性地把手机掏出来放在桌上。就在拿起手机的一瞬,他又想起了那500元话费,就打开那条短息,在百度输入网址,却什么也查不到。
  南遥浏览了一会儿新闻,忍不住又拿起手机,再次仔细地读了那条短息,又输入查询话费的电信号码,手机里果然多出了500元话费。
  南遥坐不住了,起身离开办公室,走出单位大门,朝不远处的手机营业厅去了。外面变天了,天空阴沉沉地,灿烂的阳光被厚厚的云层吞噬了。天气预报真准,说是今夜有暴风雪,果然暴风雪就要来了。南遥缩着肩膀走到营业厅,一个女服务员满脸堆笑地迎过来,问他是不是想换手机了。南遥说,不是,麻烦你帮我一个忙。
  什么事?你说吧,不要客气。女营业员说。
  今天很奇怪,不知道是谁给我充值了500元话费。南遥说,麻烦你给查查。
  已经在电脑后面坐下来的女营业员又站了起来,说,这个忙还真帮不了,只能查出你手机话费的消费明细和相关服务项目,但查不出来充值的人。
  南遥嘀咕,奇怪了,那是谁呢。
  女营业员走出柜台,说,你干嘛非要查出是谁,累不累啊?
  走出营业厅,尽管外面寒风凛冽,但南遥心里却暖暖地。

图片 1

  时近清明

图片 2

  天气非阴即雨

图片 3

  不见晴日

春节前几天,约摸腊月十八,突发奇想,要是掐一小段杏花枝回家,插进瓶子里,结果会怎样?

  昨日终于放晴

说干就干,上山掐了一小段杏花枝,在一个好看的瓷瓶里装满水,插进枝条,再用废塑料袋包紧瓶口。

  一大早

每天都来到瓶子旁,蹲下身,静静地观察。

  窗外金光闪闪

几天过去了,枝条依然是枝条。

  充满明媚阳光

突然一天,枝条呲出白牙了!

  鸟语花香

第二天,小白牙变成鼓起的小红嘴啦。

  蓝天白云

第三天,小红嘴花托开始分开,花瓣鼓起来了

  这么好的天气

然后,暖暖的太阳透过玻璃窗,照在鼓鼓的花瓣上,花瓣也分开了,花蕊露脸了

  正适合游园踏春

次日,又掐了一小段连翘和一小段樱花,如法炮制,意想不到的是,她们都绽放了灿烂的笑容。

  儿子说,下午

瞅着自己的杰作,心想,要是自己不把她们搬回家,给她们盛水的瓶子,给她们温暖的阳光和室内环境,她们还是她们,跟别的杏花,别的连翘花,别的樱花一样,两个月以后,才能灿烂。

上一篇:球球认识毛毛的经过,我要问爸爸吃不吃 下一篇:没有了
澳门新葡新京网址,澳门新葡新京888882,澳门新葡新京网上导航,澳门新葡新京免费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