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为右拾遗,宋子伟登幽州台歌陈子昂前不见古人
2020-01-07 

    后不见来者。

译文

作者:宋子伟登幽州台歌陈子昂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武则天万岁通天二年,陈子昂随主帅武攸宜北征契丹,在军中任参谋。时唐军前锋惨败,武攸宜震恐不前。陈子昂挺身而出,多次献良计劝武攸宜发动反攻,结果触怒主帅被降职。当陈子昂登上幽州台,有感于燕昭王在此台招贤纳士的历史事件,联想自己空怀济世之才而备受排挤,悲情、豪情、诗情郁结于心,登高望远,极目古今,俯仰天地,胸潮澎湃,千古悲歌,洪钟巨响,《登幽州台歌》就这样诞生了。后人评说,陈子昂登幽州台,悲歌一曲,大唐气象也显出峥嵘兴旺之态了。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一前一后,写时间。念天地之悠悠,天地悠长,写空间。时、空交叠,旷远而恢宏。历史的长河,古今的交汇,人生的际遇,国家的兴盛,都一下子在诗人的笔下浓缩。独怆然而涕下,全诗骤然而起,戛然而止。短短四句,二十二个字,展示了深邃而丰富的意境,含蓄蕴藉的画面,悲愤而又无奈的心绪,给后人留下了叩动心灵之弦的思索和萦绕心头的悲歌全诗语言奔放,富有感染力,虽然只有短短四句,却展现了一幅境界雄浑、浩瀚空旷的艺术画面。诗的前三句以浩茫宽广的宇宙天地和沧桑易变的古今人事作为深邃、壮美的背景加以衬托。第四句饱蘸感情,凌空一笔,使诗人慷慨悲壮的自我形象站到了画面的主位上,画面顿时神韵飞动,光彩照人。从结构脉络上说,前两句是俯仰古今,写出时间的绵长,杨慎评此诗:其辞简质,有汉魏之风。黄周星评此诗:胸中自有万古,眼底更无一人。古今诗人多矣,从未有道及此者。此二十二字,真可以泣鬼。我突发奇想,如果主帅武攸宜采用了陈子昂的计谋,大败契丹,凯旋而归。陈子昂被朝廷擢升,路过幽州,登台作诗,以他的才情与抱负,也许会写出这样的诗句:前可见古人,后又有来者。念岁月之匆匆,独慷慨而涕下。可惜陈子昂生不逢时,虽才情满怀,满腹抱负,但没有遇到燕昭王那样的明主,反而受到排挤打击。历史虽然没有造就建功立业的陈子昂,却造就了一首千古传诵的《登幽州台》。千百年来,此诗的登高抒怀,纵览古今的浑远,宇宙沉思的苍茫和人生浩叹的沉郁,唤起人们深沉而强烈的共鸣。使读者仿佛立身于历史的长河中,听苍苍天宇之下,茫茫田野之上,那响彻天宇的洪钟巨响,感受到心魂撼动的悲壮。陈子昂,唐代文学家,初唐诗文革新人物之一。字伯玉,汉族,梓州射洪(今属四川)人。因曾任右拾遗,后世称为陈拾遗。光宅进士,历仕武则天朝麟台正字、右拾遗。解职归乡后受人所害,忧愤而死。其存诗共100多首,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感遇》诗38首,《蓟丘览古赠卢居士藏用》7首和《登幽州台歌》。

    陈子昂:(661-702),字伯玉,梓州射洪(今属四川)人 .世为豪族,少以侠知名。后入长安游太学。文明初进士及第,拜麟台正字。从征西域,至张掖而返。后转右拾遗。又随军东征契丹,参谋军事。返京后,仍为右拾遗。谏议多不合,因解官还乡。为县令诬陷,入狱,被迫害致死。其为诗力主恢复汉魏风骨,一变初唐浮靡诗风,或讽谏朝政,或感怀身世,落地作金石声。他是唐代诗歌革新的先驱。

这首诗没有对幽州台作一字描写,而只是登台的感慨,却成为千古名篇。诗篇风格明朗刚健,是具有“汉魏风骨”的唐代诗歌的先驱之作,对扫除齐梁浮艳纤弱的形式主义诗风具有拓疆开路之功。在艺术上,其意境雄浑,视野开阔,使得诗人的自我形象更加鲜亮感人。全诗语言奔放,富有感染力,虽然只有短短四句,却在人们面前展现了一幅境界雄浑,浩瀚空旷的艺术画面。诗的前三句粗笔勾勒,以浩茫宽广的宇宙天地和沧桑易变的古今人事作为深邃、壮美的背景加以衬托。第四句饱蘸感情,凌空一笔,使抒情主人公——诗人慷慨悲壮的自我形象站到了画面的主位上,画面顿时神韵飞动,光彩照人。从结构脉络上说,前两句是俯仰古今,写出时间的绵长;第三句登楼眺望,写空间的辽阔无限;第四句写诗人孤单悲苦的心绪。这样前后相互映照,格外动人。

**    登幽州台歌

        唐代:陈子昂

    【注释】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这里的古人是指古代那些能够礼贤下士的贤明君主。《蓟丘览古赠卢居士藏用》与《登幽州台歌》是同时之作,其内容可资参证。《蓟丘览古赠卢居士藏用》七首,对战国时代燕昭王礼遇乐毅、郭隗,燕太子丹礼遇田光等历史事迹,表示无限钦慕。但是,像燕昭王那样前代的贤君既不复可见,后来的贤明之主也来不及见到,自己真是生不逢时;当登台远眺时,只见茫茫宇宙,天长地久,不禁感到孤单寂寞,悲从中来,怆然流泪了。因此以“山河依旧,人物不同”来抒发自己“生不逢辰”的哀叹。这里免不了有对时世的感伤,但也有诗人对诗坛污浊的憎恶。诗人看不见前古贤人,古人也没来得及看见诗人;诗人看不见未来英杰,未来英杰同样看不见诗人,诗人所能看见以及能看见诗人的,只有眼前这个时代。这首诗以慷慨悲凉的调子,表现了诗人失意的境遇和寂寞苦闷的情怀。这种悲哀常常为旧社会许多怀才不遇的人士所共有,因而获得广泛的共鸣。

    独怆然而涕下。

⑴幽州:古十二州之一,现今北京市。幽州台:即黄金台,又称蓟北楼,故址在今北京市大兴,是燕昭王为招纳天下贤士而建。

    念天地之悠悠,

⑶后:未来。来者:后世那些重视人才的贤明君主。

    诗人具有政治见识和政治才能,他直言敢谏,但没有被武则天所采纳,屡受打击,心情郁郁悲愤。诗写登上幽州的蓟北楼远望,悲从中来,并以 “山河依旧,人物不同”来抒发自己“生不逢辰”的哀叹。语言奔放,富有感染力。在艺术表现上,前两句是俯仰古今,写出时间的绵长;第三句登楼眺望,写空间的辽阔无限;第四句写诗人孤单悲苦的心绪。这样前后相互映照,格外动人。句式长短参错,音节前紧后舒,这样抑扬变化,互相配合,大大增强了艺术感染力。

往前不见古代招贤的圣君,向后不见后世求才的明君。只有那苍茫天地悠悠无限,止不住满怀悲伤热泪纷纷。

    【简析】

⑷念:想到。悠悠:形容时间的久远和空间的广大。

澳门新葡新京网址,澳门新葡新京888882,澳门新葡新京网上导航,澳门新葡新京免费试玩